进入微博
大渝网 > 寒潮袭击重庆 > 正文

高山小学遭遇冰雪封山 老师冒险雪中送卷(图)

2011年01月16日08:43重庆晨报肖庆华我要评论(0)
字号:T|T

  高山小学遭遇冰雪封山 老师冒险雪中送卷(图)

郑艺左手的冻疮还未痊愈,他坚持在答题考试。

高山小学遭遇冰雪封山 老师冒险雪中送卷(图)

春蕾小学的老师在整理试卷,他们每年冬天运送试卷都很困难。本组图片/本报记者 何熠 摄

南川一高山小学遭遇冰雪封山,老师冒险下山到南川城区运回期末考试卷子

  冰雪,对于生活在主城的市民来说,是稀奇事,也是好耍的事。而对于生活在大山里的人,冰雪则意味着封山封路,意味着生活艰难。而对于高山上的学校来说,到城里领回期末考试的卷子也是一件难事。

·
·
·
·
·
·

  1月13日,是南川区三泉镇马嘴东州春蕾小学校8年级期末考试的日子,学校四周的瓦房上,积雪还没化完。郑艺一边埋头做题,一边时不时揉一下长满冻疮的左手,并将考卷的卷角抹平。这些考卷,是老师们翻越海拔1300多米的马嘴山,穿越雪线运回来的。

  冰封高山学校

  春蕾小学,距离南川城区40多公里,海拔上千米。学校有1300多名学生,留守儿童过半。每年进入冬季,这里的气温都非常低。

  元旦节,一场冰冻天气悄然而至。一夜之间,从南川城区通往春蕾小学的道路被厚厚的冰雪封住,所有车辆行人被马嘴山分割开来。“冻夹雪,半个月”,马嘴山上有经验的老农如是说。

  春蕾小学校也静悄悄尘封在冰雪之中。

  2日,冰冻加剧,封闭山路10多公里。原定计划,元月3日住校生就会返校。老校长梁隆超和副校长李建文很着急,“道路沿线所有农户的电话,每隔1个小时打1次,路一直不能通行!”经区教委同意,复课时间延后一周。于是,李建文打4小时的电话,通知教师、学生推迟返校。

  4日,校长梁隆超带领教职员工返校。步行了4个多小时,一行人才来到学校门口。

  经过几天的忙碌,水管得以修复,操场的坚冰被铲掉。9日,终于迎来了好天气,所有的学生都乘车顺利返校。

  每年,学校的期末考试都要遇到冰雪封山。山里的人出不去,山外的人进不来,领考卷便成了一道难题。

  年年雪中送卷

  趁着10日难得的晴天,学校教导副主任王凤定和办公室文秘周茜,前往南川区领取今年的考卷。出发前,校领导要求,就算徒步翻山,也要准时把考卷送回来。“这是我们的传统,考卷最重要。”

  在南川区领到考卷后,两位老师赶紧往回赶。车到半河村,就给堵上了。“要是不能在下午4点前经过马嘴山,一旦起雾了就走不成了。”王凤定说,他赶紧下车查看,因结冰融化暂时封路。

  王凤定赶紧给学校打电话,校领导要求他们绝不能耽误第二天的期末考试。“我们在路边折了竹竿当拐杖,还借了村民的背篼,准备步行。”王凤定说,这些都是校领导之前的经验。

  就在此时,前方传来消息,路通了!他们乘坐的小轿车,在马嘴山上艰难地爬行了近2个小时后,终于安全回到了学校。学校的教职员工此时都松了一口气。

  而在2008年,冰雪封山。副校长陈宁志和教导副主任程联兴从南川区带考卷回学校。因为封路,两人只好深一脚浅一脚地翻山越岭运考卷回学校。路太滑,两人还不得不找些稻草,搓成绳子,捆在鞋底防滑。一直走到了半夜,才在学校老师的接应下回到学校。

  59岁的老校长梁隆超说,“雪中送卷”的故事年年都上演,这已经成为该校的一个光荣传统。

  长着冻疮参考

  13日下午2点,8年级3班的郑艺走进了教室,参加英语期末考试。一直稳居年级前5名的他,是一名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外地打工。他吃住都在学校,有专门的老师负责。

  从元旦节开始,郑艺左手的冻疮越来越厉害,已经变色,甚至有溃烂的危险。“每年冬天都会长冻疮,太冷了!”班主任厉燕说,班上九成以上的孩子都会长冻疮。

  学校曾经尝试在教室里摆放火盆,烧炭取暖,但考虑到安全问题,只能放弃。于是,当天下午,郑艺带着发痒的冻疮,走进了冰窖般的考场。

  考试过半,教室里的气温有所上升,郑艺左手的冻疮开始发痒,取下手套,使劲揉了揉,继续答题。此时,学校附近的一些瓦房上积雪未化,而不远处的马嘴山上,白雪皑皑。

  本报记者 肖庆华

  (重庆晨报)

相关专题:

寒潮袭击重庆
[责任编辑:wydian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