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麻辣渝论 > 正文

且看危机处理的几种恶劣手法

2010年12月28日04:31红网肖余恨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人在江湖飘,难免不挨刀。人无完人,政府部门当然也会犯错。不过,在当代中国社会,一些部门、一些官员,依然没有现代管理理念,我行我素,自说自话,瞒天过海,恶习难改。信息“被透明”的几率越来越大,舆论监督、网曝、举报等几种手法,层出不穷,一些部门办的错事、傻事、一些官员说的混话、雷语,都会被揪出来晾晒。在出现了这样的危机之后,是闻过则喜,主动认错,还是推托狡辩、颛顼独断,是很能够看出其行政道德和公关水平的。通过大量的案例分析,我发现,一些地方政府、一些政府部门、一些官员,在处理危机时,不是本着实事求是、虚心认错的态度,而是大玩文字游戏,信口雌黄,视公众如阿斗,视舆论如寇仇。在此将他们的一些习惯性做法分析列举如下,让公众擦亮眼睛,看看他们是如何学习壁虎断尾,来逃避质询和问责的。

·
·
·
·
·
·

  顶。这类官员,完全不理解舆论监督的威力,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遇到监督,就像乍毛的刺猬一样,内荏而色厉,嚣张不可一世。惯用公权来扯大旗,拉虎皮,往往习惯性地采取以攻为守的高压政策。比如,多次发生的跨省追捕事件,就是这类表现。不过,这样的愚蠢手法,结果往往很惨,不是被迫道歉、赔偿,就是被停职查办。

  捂。捂是习惯性的做法,在信息公开条例出台之前,一些政府部门最喜欢用这种手法。动用各种资源,来实行封口。收买记者,网络删贴,威胁当事人,拒绝采访。最高境界就是以维稳为由,策动宣传部门来进行官方封口,以达捂住之效。不过,捂得了一时,捂不了一世,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网络技术的进步,捂的成本越来越高,捂住的可能越来越小,往往谣言随捂而舞,信息扭曲畸变之后,真相变形,信用破产,后果堪忧。

  拖。就是想法设计,绞尽心机,大玩时间差,以期避过舆论监督的浪头,从而安然而退。比如,一些部门喜欢在周六发布善后信息,就是不想引人注目。再比如,李刚案的判决,就是捏着一个拖字诀,想在人们怒火减弱、关注度减小的情况下,从容运作,最大程度地规避舆论的震荡,从而安然善后。

  托。就是我们将责任推给下级、“临时工”们,让他们来扛,以达到丢卒保帅,王佐断臂的效果。比如,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将矛盾转嫁给其他部门,以各种理由推托,还装模作样地责成有关部门调查,就是典型的托责法。

  狡。这种手法最常见,就是面对质疑,找一些理由来搪塞公众悠悠之口,哪怕理由非常荒唐。比如,辽宁抚顺市财政局办公室采购苹果公司iTouch4当U盘的丑闻,当事方居然狡称“采购人员业务不精”,去年,针对地铁员工家属免费乘车的指斥,地铁公司居然辩称是“反腐需要”,这种手法,是典型的自欺欺人,往往会更加臭名昭著。

  逃。就是切割式手法。这种手法有些高明,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当事人停职了再说,给公众有个交待,弱化舆论锋头。但这并不是真正要处理,只不过是想避风头,一旦时过境迁,该复出的复出,该补偿的补偿,让你气得跺脚,又能奈其何?不过,时间长了,这种手法也不灵了,老百姓心知肚明,又能忽悠谁呢?

  赖。就是死不认帐,指天划地,甚至赌咒骂娘。有时候利用公权力,拿捏媒体,让其顶缸,这就是业内熟悉的所谓舆论试探术。通过一些渠道,释放信息,看公众的反应,一旦公众反应超过预期,为了挽回形象,就出面辟谣,指媒体造假,让媒体背黑锅,以前屡试不爽。不过,最后《第一财经日报》和《华夏时报》叫板发改委,就显示这种手法不灵光了。

  缩。就是事出了,甘当缩头乌龟,任你评说,不吱一声。不辩、不抗、不理、不睬,以鸵鸟姿态视之。比如,媒体关于一些背景可疑的“80后厅官”等火箭式干部的报道,网络上传言四起,但当事方稳如泰山,不以为然、不为所动、不屑一顾。最后,一直拖到公众监督疲劳,当事人安然无恙,这只能说明,舆论监督不到位。不过,“缩”得了一时,矛盾并未消弥,舆论的压力将在下一个个案出现时,以更大的能量来冲击社会。

  以上八字诀,均表现了一些部门和官员,并没有真正将舆论监督放在心上,不是以坦诚和积极的态度来善后,而是以逃避监督为旨归。对此不可不察,也不可不警惕!

  版权所有,欢迎对号入座。

(红网)

[责任编辑:wykar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