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娱乐频道 > 正文

重庆书刊交易市场开业 大渝网友享5折特惠书目

2010年12月21日14:04腾讯·大渝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一张 下一张
点击浏览下一张
窗边的小豆豆 黑柳彻子 20 南海出版社
上一组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下一组

《窗边的小豆豆》

内容简介

《窗边的小豆豆》讲述了作者上小学时的一段真实的故事。作者因淘气被原学校退学后,来到巴学园。在小林校长的爱护和引导下,让一般人眼里“怪怪”的小豆豆逐渐成了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孩子,并奠定了她一生的基础。这本书不仅带给世界几千万读者无数的笑声和感动,而且为现代教育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成为20世纪全球最有影响的作品之一。 

第一次来车站在“自由之丘”车站,从大井町线的电车上下来后,妈妈拉着小豆豆的手,正要走出检票口。在这以前,小豆豆几乎没坐过电车,所以她一直小心翼翼地握着车票,一看到要把它们交出去,非常舍不得。所以,她对检票的大叔说: “这张票,我留下来行吗?” 大叔说了声“不行啊”,就从小豆豆手里把票拿走了。小豆豆指着检票口的盒子里满满的车票问道: “这些,全部都是叔叔的吗?” 

编辑推荐

《窗边的小豆豆》由日本著名作家,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黑柳彻子所写。该书出版后,不仅在日本,而且在全球都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成为日本历史上销量最大的一本书。

为了孩子,你一定要读的一本书,每一位家长和老师! 

媒体推荐

我要像小豆豆一样长大

  看到南海出版社重新推出的《窗边的小豆豆》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差不多十年前许多人只是偶然读到一个潦草的译本就被小豆豆所唤起的真纯感动。其实,《窗边的小豆豆》出版20年,,是日本历史上销量最大的一本书。美国《纽约时报》也创纪录地发表了两个整版的书评文章。迄今为止“小豆豆”被译成了33种文字。这本书的作者黑柳彻子也被任命为继奥黛丽•赫本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第7任亲善大使。联合国的官员说“这个人这么了解孩子的心理,再也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了”。“小豆豆”的魅力看来当真不容小觑。

  《窗边的小豆豆》主要讲述的是作者黑柳彻子上小学时一段真实的故事。小豆豆因为淘气被原来的学校退了学,来到巴学园。在这座叫“巴学园”的奇怪学校里,孩子们在用废弃的电车车厢做的教室里上课,按自己喜欢的顺序自由学习各个科目。他们都没有固定的座位,不同年级的也可以坐在一起。校长会要求大家自带有“山的味道”(蔬菜、肉类)和“海的味道”(鱼、海味)的午饭,也会自己策划稀奇古怪的项目让每个孩子都能发挥特长的运动会。上午,如果把课程都学完了,下午大家就集体出去散步学习地理和自然;夜晚还在大礼堂里支起帐篷“露营”,听校长讲旅行故事……俯拾即是的都是新鲜动人的场景,小豆豆也就在这所崇尚自然教育、顺应孩子们自由天性的小学里健康成长,直到1945年学校毁于战火。

  读着这本书,重新体验着童年时代成长的历程,而这个历程其实是创造力和社会相适应的过程,也是人与人之间第一次试探着相互理解和尊重。 几乎每个孩子都有异想天开童年时光,但顽皮和淘气一直是我们的教育想要“纠正”的问题。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们就被动地接受了许多个版本的“成长故事”,而这样的成长故事最大共性也就是:它们统统都是大人们凭着自己的理解和设计而借着故事外壳力图灌输给孩子们的成熟理念。成长真正的循序渐进的微妙过程是被忽略的,孩童在成长过程中所有可贵的天真特质也都是被漫不经心地遗失和随意处置的。没有多少人能像小豆豆一样长大,“小豆豆”在成长的话题上便显示出了她独有的意义。

  “小豆豆”在整本书里都保持着第一人称的自述,字里行间净是孩童的逻辑、孩童般单纯直白的言语。来看看其中“找钱包”的故事吧。小豆豆的宝贝钱包掉进了厕所,于是,她找来一把长把舀子开始淘粪池。上课铃响了,小豆豆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尽管污物已堆积如山,钱包还是没有出现。校长走过来问豆豆在干什么,豆豆说在找钱包,校长凑近来像朋友一样说道:“弄完了,要把这些全部放回去呀。”小豆豆终于还是没有找到她的钱包,但她想起校长说过弄完了要把淘出来的全部放回去的话。虽然把“小山”放回粪池里并不难,但水已经渗到了地里。小豆豆只好把渗进水分的泥土一起铲进了粪池。尽管小豆豆丢了钱包,但她这一天相当快乐,因为她从来没有一个人做过这么浩大的工程。如果这事不是发生在巴学园,为了这样荒诞不经的事而逃课,小豆豆大概又会被罚站了吧。

  如果说所谓的成长就是要逐渐建立一套属于自己的强大判断,那么,小豆豆的行为判断第一次超越了所有成人式的利害权衡,她让我们惊觉道:原来孩子内心的“成长”和满足的并不仅仅意味着单向度的、和世俗同一的“成熟”;原来我们还是可以如常地生活、成长却还一直护持着最轻盈美妙的童心。正是在这样不扭曲、不压抑,也不向“成熟”原则无条件妥协,才使“成长”第一次远离了得不偿失,重新变成了一件自然而美好的事。

  “我要像小豆豆一样长大”———你的梦想不知能否在你的孩子身上变成现实?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捕风

寻找梦中的象牙塔——一本少儿读物畅销18个月的秘密

  这次调查有别于我们历次的独立调查,因为它是一次对孩子心灵的深度探访。引起我们兴趣的是一本书,它连续18个月荣登少儿畅销书排行榜,至今热卖;一个孩子把它读了12遍;因为越来越多的孩子自发加入我们的谈话,我们不得不把采访地点换到会议室……

  这本书就是根据日本著名作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黑柳彻子亲身经历写的《窗边的小豆豆》。一年级的小豆豆因淘气而退学后来到一个叫做“巴学园”的小学,在这里,这个在一般人眼里“怪怪”的小豆豆度过了一段快乐时光,并由此奠定了她一生辉煌的基础。

  是什么让我们的孩子对这本书眷恋不已?接连数日,我们试图走进孩子的心中,探寻“小豆豆”的魔力所在——与其说这是一本关于童年生活片段的回忆,不如说是一种教育方法的实例展示。也许就像有的专家所指出的,在现行的教育体制下,巴学园的教育方式并不一定完全适用,但一些本质的东西,比如尊重,比如爱,比如快乐,是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这,也正是巴学园让心存美好的孩子们心驰神往的原因所在。

                  这样的学校我们有吗?

  因为语文老师一次偶然的课前5分钟阅读,杭州风帆中学初二(1)班的56个同学在一年前认识了小豆豆,走进了巴学园。“你们有谁看过《窗边的小豆豆》这本书?”一提起小豆豆,一分钟前还安静的教室炸开了锅,正在埋头做作业的孩子们齐刷刷地举起了手:“我们都看过。”“小豆豆真幸运。”“我能到巴学园去上学就好了。”“小林校长真好。”……教室里顿时嗡嗡响成一片。“有谁愿意和我们说说小豆豆的故事吗?”这个年龄段孩子特有的敏感和腼腆让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不少,环视了好一会儿,四五双手犹犹豫豫地举了起来。

  在会议室里刚坐定,出乎我们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我们也想来说说,行吗?”门外,一大帮学生推推搡搡地涌了进来,能容纳四五十人的会议室立刻被挤得满满的,我们的单独采访就这样成了小豆豆的专场读书会。

  “这本书真好玩。”对于一年前看的这本书,同学们显然还记忆犹新:“巴学园”的教室是一辆辆停在那里的电车,座位从不固定,可以根据你每天的心情和方便,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座位;小豆豆为了找掉在厕所里的钱包,把厕所里所有的东西都掏了出来,小林校长见了,只说了一句话:记得干完后要把它们都放回去哦;为了让爱钻篱笆的孩子们玩得尽兴,小林校长建议让孩子们不穿校服,穿旧衣服到学校来……说起《窗边的小豆豆》,孩子们自己先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他们眼里,闪着兴奋的光,我们甚至插不上一句话。

  “我真想到巴学园去上学,可是,这样的学校我们有吗?”一个胖胖的小男生突然冒出了一句。是啊,这样的学校我们有吗?我们无言以对。

                   大人能蹲下来听我说话吗?

  成成,杭州某中学初二学生。初一那年,《窗边的小豆豆》这本书他一连看了12遍。“巴学园就像孩子的乐园,那样的学校生活实在太令我向往了。”当记者问及看这么多遍的原因时,这个14岁的小男生竟然像大人似地轻轻长叹一声。

  看过了这么多遍,书中的很多情节成成甚至已经能背了:小豆豆第一次见到“巴学园”的校长小林先生,一口气讲了4个小时,小林先生也像小豆豆那样,把身体探出来,专注地听着,一次也没有露出不耐烦的样子,最后,小林先生抚摸着她的头,说道:“好,就这样吧!你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啦。”;“巴学园”从不按照固定的时间表上课,每天在第一节课开始的时候,女老师就把当天要上的所有的课,还有每一节课所要学习的所有问题点,满满地写在黑板上,然后说:“下面就开始上课了,从你喜欢的那门课开始吧。”然后小学生们就从自己喜欢的那门课开始学习,先上语文也行,先上算术也行,都是可以的……“这样的学校,真好!我们的老师能蹲下来,听我说说话吗?”

  成成平时喜欢唱歌,他是杭州“爱乐天使合唱团”的成员,今年夏天,合唱团到德国参赛,他们还拿了个民族组的金奖。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为了唱歌,成成没少和父母、老师“斗争”。学习成绩下降了,老师就到父母那里“告状”,说唱歌影响了学习,“唱歌不能当饭吃。”父母曾有一阵子很反对他到合唱团。不过斗争的结果是父母终于让了步。“他们还是很尊重我的,这样的父母已经很不错了。”成成说,老师和父母不赞成他唱歌的原因是怕影响学习。“其实不会的,我知道任何特长都是要有文化作基础。唱歌让我真正放松自己,这样我反而会更努力学习。我只是希望大人能尊重我的兴趣。”

  在成成的推荐下,父母也读了这本书,“他们觉得很‘有趣’,但不提倡这样的教育方式,可能因为这种个性化教育的过程还是令他们有些担心吧。”成成有些遗憾地说。

                    快乐与学习是个两难?

  上初一的文文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每次考试,她都能排进前五名。所以,当这个老师的好学生、父母眼中的“乖乖女”抱怨说“我一点也不快乐”时,记者多少有些意外。

  “小豆豆多开心啊,我真想像她那样,可以一边游戏,一边学习。”文文最羡慕的是在巴学园,上课并不像其他的学校,学生正襟危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在巴学园,如果大家在上午就把一天的学习计划都完成的话,下午

[责任编辑:wyputa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