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回响周刊117 > 正文

地震局果然在用“地震预测术”预报强余震

2008年05月29日07:16北方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19日前后,地震局系统先后发布了两次强余震预报,时间、地点、震级三要素齐备。人们不禁怀疑,地震局已经认识到这次主震无法预报,怎么主震之后就大跃进般就取得了准确预报的突破?主震过后,随着震级衰减,强余震越来越成为小概率事件;当地测到的各种信息,由于余震不断并且地下情况发生变化,更加难以对应到下一次强震。从这一角度看,准确预报强余震并没有多少可行性。

·
·
·
·
·
·

  所以本人在甘肃地震局的地震预报落空后推测,地震局系统很有可能是根据“地震预测术”来进行“精确”预报的。

  等到今天读了中国地震信息网上“预报专家”对19~20日余震预报情况的介绍,发现果不其然。地震局专家列出的预报理由是,“汶川8.0级地震是逆冲型地震,这种类型地震更容易受引潮力的调整。5月19日是阴历十五,19~20日是引潮力的一个峰值。另外,根据历史震例分析,大震后第9天前后发生强余震的危险性较大。”(http://www.csi.ac.cn/sichuan/liujie522.htm)

  一个国家地震局拿出这样的理由来预报地震真是让人拍案惊奇。原来他们最主要的依据居然不是震区当地资料,而是大范围的统计数据,这样就可以进行三要素具备的短临预报!套用一下网友的借交通事故来对地震预报的比喻,他们的方法就是,如果路口车祸的发生时间有70%集中在上下班高峰期、30%是在其他时间,那么他们的预报就是,某事故多发路口下次上下班高峰将发生车祸!谁敢信赖这样的地震预报?

  地震局这次搞预报所靠的“引潮力容易调整逆冲型地震”这一说法,到底有几分实用性,可以参看他们最新的研究结果,即地震专家冯向东和魏东平发表在《国际地震的动态》2007年5月号上的“地震活动性与日月引潮力相关性统计分析”一文(链接http://www.cea-igp.ac.cn/%E5%9B%BD%E9%99%85%E5%9C%B0%E9%9C% 87%E5%8A%A8%E6%80%81/%E7%89%B9%E5%88%AB%E6%8E%A8%E8%8D%90/%E5%86%AF%E5%90% 91%E4%B8%9C.pdf)。研究这一成果不需要懂多少地震知识,只要有点统计概念就足够了,看一下文章里面的图2到图4,就可以发现,所谓引潮力有利诱发地震的日期,发生地震的概率也不超过其它日期的两倍。如果想单独考虑他们所谓的“逆冲地震”,可以再看他们引用的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那篇文献(107卷B10期2211页,http: //www.agu.org/journals/jb/jb0210/2001JB001577/),同样只要懂得看直方图就可以了,看一下图7、8、13,那些特殊日子发生地震的概率同样不超过其他日子的两倍!所以上面路口交通事故的比喻绝不过分。那个震后九天容易余震的说法也没必要去查证了。

  真想不到地震局被逼之下,不能预报的地震也要霸王硬上弓,随便依靠未经反复验证的文献资料,采用并非强相关的统计数字,完全忽视一个震区当地特征来进行短临预报,这种作法和那帮民科又有什么本质区别?难怪按耿大师的意思,中国地震预报术退步了,看月亮的位置预报地震、主震往后数九天预报强余震,还不如任大师的“三星一线”和翁大师的“可公度性”编得圆滑、包装得巧妙!这里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把发震地点落实到某一地区的。

  地震局这样拿统计数据来预报个别地震,后果就是把防震的注意力吸引到某些“特殊”日期上,结果忽视了强余震发生的地质规律和一定的随机性,这样的后果要比一般的误报和彻底不报严重得多,已经远远不是预报落空折腾群众的问题。就如这次强余震预报,强余震并没有在地震局预报的日子来临,而在预报解除三天之后发生了6级强余震,不知道地震局误导的非“特殊”日子里面的麻痹,要负几分责任。

  所以中国的各级政府和民众真的要醒悟了,还是把财力精力放在防范上,不要倚靠地震局的预报能力(当然更别相信民科们会做得更好);地震局还是痛痛快快地承认,碰上一两个能预报的地震算你们运气,别再胡乱宣传你们的成果和雄心,让人们断了听你们准确的短期预报的念头。

相关专题:

回响周刊117
[责任编辑:wykar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