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孩子们为何暴力 > 正文

时空连线:海淀艺校课堂事件

2010年11月25日14:29央视《东方时空》 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主持人:本来我们今天应该继续给大家讲述海底考古的事情,不过我们注意到这两天在网上有一段非常热的视频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这段视频本名叫“北京男孩”,但是在被各个网络转载的过程当中,人们普遍使用了这样一个标题,那就是海淀艺校学生侮辱老师事件,以下我们将为您播放这个视频,不过出于媒体传播的原则,我们会用技术手段遮盖住其中的脏话和那些未成年孩子的脸。

·
·
·
·
·
·

短片内容:

老师:你们上不上课?咱们一再讲,你们不要影响别人。

学生:你讲课吧。

老师:你这样,我怎么讲课。

学生:你甭管我们,您就讲吧,我们这儿说话,脑子在动着呢。

学生:老师,老师,问您一问题。

老师:别闹了。

学生:老师,问您一个问题。

解说:有匿名网友称,这段视频的发布者就是身处这间教室的女学生,她将视频发在某网站个人空间里,并起名为“超级搞笑,这就是偶们的课堂”,“哈哈,哈哈,天天笑声不断”,“全能班,无所不能”。视频里的场面发生地现已查明,是北京开海淀区某艺术职业学校全能班的地理课上,画面的内容正是大家看到的上课的学生公然在课堂上侮辱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师。视频发布几天以来,引起了网民愤怒的讨伐,据统计视频出现三个小时后,访问量达五千多人次,愤怒的留言上百条。

视频现在已被转发到几大国内外网站,造成的影响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扩大。27日晚,学校网站被黑客攻击。几十分钟后,百度出现一个海淀艺术学校官方博客,开始对外发布消息,博客中称关于海艺视频事件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希望大家能够以冷静的心态去对待此事。校方表示,学校发展到今天,靠的是教学质量,靠的是学生的信任、家长的信任。然而这份声明也并没有打消网友的各类置疑,也有网友猜测,这是有人组织表演的恶搞视频,在声明发出第二天,也就是28号早上十点,有媒体和网友来到海淀艺术学校门口等候,希望能见到当事的老师、学生或者校方负责人澄清此事。这位接受媒体采访的男孩是北京某学校高三的学生,他是昨天到现场要求该学校出面澄清的唯一一名学生,他说昨天晚上他一夜没睡,就是在跟各地的网友讨论这个事情。他说各地的人都在挖苦北京的学生,他心里非常难受。

北京某学校学生:毕竟我们都是北京的孩子,在城根下长大的,对这种现象非常的气愤,我只能在网上解释说,这只是北京的一部分,一小部分。

解说:学校的大门已经从里面上锁,不能进入,一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才还有学生陆续从学校走出,不过对于自己学校是否发生了这样的事,大家有什么看法,不愿多做评论。 记者: 您是老师吗?您好。

老师:现在皆不可奉告。

解说:下午四点左右,有一个人走出校门,有网友和媒体记者认出他就是视频里的那位老师。

孙老师:学生毕竟是学生,老师毕竟是老师,谢谢各位。

记者:但是有些人觉得您是受害者。

孙老师:没有,没有,没有受害。

记者:但是我觉得他对您的人格有一种侮辱,您觉得吗?

解说:采访中,我们得知这位老师姓孙,是海淀艺术学校退休反聘的地理老师。 记者: 但是这个行为也太过了,学校不应该注重这种道德教育吗?

老师:道德教育是应该的。

解说:孙老师时间其实很紧,他说要去接孙子放学,在车上他还告诉我们,不久就要过70岁的生日了。

记者:就是说在您自己心里,您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可以承受的是吗?

孙老师:是可以承受的。

解说:孙老师说,他是今年三月份才开始给高二的影视全能班上地理课的,到现在一共才两个多月。但是星期二的那堂课,是他40多年来纪律最糟糕的一堂课。

孙老师:我记得当时,我跟你们说过,这一拨学生有愿意学的,有不愿意学的,我只能照顾愿意学的,那其他不愿意学的,只要不捣乱就成了。那两个学生是特别突出,下课时间有时候在厕所里也跟我打闹。

记者:是吗?是玩笑吗?还是?

孙老师:就是玩笑,就是玩笑。

记者:那天在课堂上他们起来抢你帽子,也是像玩笑一样吗?

孙老师:你看就了解,去抢我帽子,我跟你们说过。我这个脑袋过去有偏头疼,一摘掉帽子脑袋就疼,那个时间我基本上都是戴着帽子讲课,我跟同学们说过。但是他还认为不是怎么样,好像我脑袋上有什么,像我儿子一样开刀有个疤或者秃头怎么样,头发是假的,他就起哄。

记者:您之前对他们说过,摘掉帽子会头疼。

孙老师:我这个说过。

记者:他们不相信?

孙老师:不相信。

记者:那不就是太不尊重他人了吗?

孙老师:这个不能说他们,他们本身还都是十六七岁的孩子。

记者:您真不觉得这个事情有什么?

孙老师:我不觉得,因为我当教师本身就是教育人格,学生的问题这不是大的出格,至少没有。

记者:这还不算大的出格。

孙老师:他们就本身不愿意学,他本来知识就不怎么样,而且有的根本就不想考学了,不想考学、不想学。那平时就出现,他喜欢看画报,这样的现象是有的,这一节课确实是特殊。

记者:您后来有没有问过?他们那天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孙老师:后来我才知道,咱们再有一年就毕业了,留一个中学时代的念想,还是怎么样的,就是表现突出一点,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事。

记者:您心里愿意他们把这一段录像作为他们中学纪念吗?

孙老师:不愿意有什么办法,他们已经这样了,而且不仅在一个小范围的,现在范围已经很大了。那你有什么办法,毕竟出来了,只好面对了。

记者:怎么样面对啊?就是这样忍受了?接受了?

孙老师:不接受有什么办法,学生已经这么样了,你说怎么办呢?学生既没有像人家报道的打我或者怎么样,这是事实,确实没有打我。

主持人:这段视频是这群孩子自拍自导自演,并且由本班学生上传到网络,当时还给起了一标题叫“超级搞笑,这就是我们的课堂”。这说明这群十六七岁的孩子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一直到他们被网络上愤怒的声音包围了、淹没了,他们才吓坏了,而且开始后悔。

我们知道十六七岁是整个青春的一个叛逆期,但是恐怕很少有人真的会用侮辱老师这种极端的方式,去展现叛逆的青春。因此我们关注这件事情的同时,我们更应该关注这群孩子为什么会这么做,他们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底下,他们心中是否也有迷茫和焦虑。

解说:在网上我们找到了视频中一位女生的博客,面对事情发展成现在的样子。作为当事人之一,她也有着今天的想法。

“今天开家长会了,全校就我们一个班开,相当拉风。原因我想不用我说,大家都会明白哈,因为我们班刚到那个学校,就是垫底的班了,唉!”

“离开学还有明天一整天,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啊,疯掉疯掉。可是现实逼得我不能不去,不去我能干什么,17岁能干什么,未成年能做什么工作,就算有能做的,连点保障都没有,那还能去干什么,我只能去上学、上学、上学、上学。”

“上学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真是学错了专业,表演,在别人不知道内情的情况下,肯定非常羡慕我这个专业,可是又有人真正的知道和了解这个专业呢。学完以后,唯一的出路就是考北影、中戏等等那些学院,如果考不上的,这个专业你就算白学,这三年的学费一万八就那么打水漂,我是真的没有信心考上那种大学。”

孙老师:艺术院校本来就是和普通的学生不一样,影视班的学生更特殊一些。就刚考上觉得实际上就像大明星一样,好像自己就是大牌明星了。

记者:是这样?

孙老师:真的,他们有时就是这样的(觉得)。

记者:您跟他们说过,即使想当明星也得要学习。

孙老师:我经常讲,说老实话,我经常跟他们讲张艺谋、巩俐。咱们说老实话,那么大到这个学校来的学生,他是分校转来的,都是花钱没地方去了。

主持人:说句实话,看完那个女孩的博客,我开始同情那些孩子,这些孩子已经道了歉,并且被吓坏了,甚至有的孩子已经不敢上学,这样的惩罚对于这样年龄的孩子来说,已经够重的了。虽然网络上充满着声讨的声音,但是我也听到了不同的声音,。比如说这位网友留言说,“我是觉得那些孩子浑,但是他们不等同于人渣,这些人不是全民公敌,他们成为这样,有社会、家庭、个人等多方面的原因,如果你了解他的经历,也许会理解他的所作所为。骂他们无法帮他们,也不可能改变现状。”

我想这位网友的留言说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些孩子需要帮助,而最能帮助他们的就是学校和老师,那他们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解说:就在网友去学校聚集的当天,学校请孙老师在教务处观看了那段视频。

孙老师:让我看看视频,好知道一些,思想上有这个准备。

记者:他们担心您?

孙老师:担心我受不了。我教了一辈子书,从来没上过什么电视台,今天算是让人家都知道了。

解说:校方还要求学生向老师道歉。

孙老师:真诚正式的道歉,学生怎么样的,碰上老师怎么样的说就行了,你还怎么样正式道歉,老师我怎么样的,还哭着,要是那样的学生,他就不会这样做了。 记者: 您这么坦然的接受。

孙老师:你不接受怎么办,你不接受,现在为这个事情放下撩挑子就不干了?也不能那么样,还有很多的学生想学习。而且我已经退休了。

记者:退休了跟这个事情?

孙老师:退休了再找一个工作,能够坚持下来,就算不错吧。

相关专题:

孩子们为何暴力
[责任编辑:wybeyondha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