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演出季 > 正文

组图:“第二届重庆演出季”剧目

2010年11月18日14:44腾讯·大渝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一张 
 下一张
 
点击浏览下一张
李白
上一组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点击浏览大图
下一组

剧情简介:

公元八世纪五十年代,唐王朝的巍巍大厦在安史乱军的马蹄声中坍塌了。诗人李白满怀爱国热忱,入了永王幕府,壮志凌云却未能洞烛其奸。不久,永王谋败身亡,李白获罪被执,诏判长流夜郎。 一路冷月凄风,到了白帝城。因天下兵马大元帅郭子仪作保,李白遇赦,轻舟直放当涂。当涂的山水虽然淡泊了李白干世的热望,而平乱最后一战的召唤却又鼓荡起诗人报国的激情,他做出了惊世骇俗的壮举:以垂暮之年请缨从军。 一叶扁舟漂流在大江月色中,诗人悄然逝去…… 

场 序:

时间  唐肃宗(李亨)在位年间 第一场    唐肃宗在位年间,初冬。          浔阳江头。 第二场    数月后。翌年春,          江右某地。 第三场    一个月后,雨天。          浔阳狱,李白囚室。 第四场    接前场。          浔阳宋康祥行辕大堂。 第五场    一年后。暮春。长江之滨。 第六场    一个月后。初夏,黄昏后。          夔州奉节县白帝城。 第七场    半年后,秋社日。          宣州当涂江边。 第八场    紧接前场。          李白卜居处。 第九场    采石矶头。 

编导的话

杜子美云,“白也诗无敌。”其实人也无敌。并非金人玉佛,而在于真。他的仗剑去国辞亲远游的阔达,他的傲岸疏狂,他的消沉,他的认真,还有他因求官心切被后人指斥的庸俗和浅薄,都水晶般通明透亮,可以使人一览无余。     “两间余一卒,荷戟独彷徨”。借用迅翁的诗,李白则是彷徨于“道”与“势”的“两间”;然而李白的主流是积极入世的,前人所谓“飘然太白”不过是心造的幻象,那不是曾写过《与韩荆州书》的李白!     我们挚爱着李白。本来,我们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就有着一种近乎痴迷的爱。这种爱不是向着发黄的故纸堆,每当我们从现实中获取新鲜认识的时候,我们便发现这种爱乃是向着一条贯流古今的长河。     编导一个公认了的浪漫主义诗人的戏剧,理应赋予这出戏以自身独特的形式。是诗化些?写意些?丰富的想象?飞动的形象?也许不可或缺的更有一种空灵,一如严羽所说,“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然乎? 

相关专题:

第二届演出季
[责任编辑:wymaggiehu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