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人口普查 > 正文

南京普查员入户困难 配打狗队员防恶狗(图)

2010年11月03日08:25扬子晚报石海燕等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南京普查员入户困难 配打狗队员防恶狗(图)

南京五台山社区一位印度人在接受人口普查。 王亚楠 摄

  昨天,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正式登记的第二天。记者再次跟随普查员上门,体验普查中出现的各种状况。与此同时,针对徐州在摸底阶段发生的以“普查”为名入室盗窃的案件,警方发布预警,提醒居民注意。省人普办负责人则针对普查中出现的疑问,如填资料不提供真实信息等问题给予了解答。

·
·
·
·
·
·

  普查目击

  狗太凶了,普查带上“打狗队员”

  南京下关区最大的流动人口聚集地位于幕府山街道,该街道地处城郊结合部,历来是流动人口的高发聚集地,盛世花园社区下辖的窑上村更是街道流动人口的最大聚集地,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流动人口6000余人。

  “这里散居居民居住混乱,门牌号码凌乱,有的甚至没有门牌号,有的房屋盖在幕府山上的树木丛中,有的建半山的陡坡上,而且很多居民都养狗来看家护院,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几条凶猛的狼狗。”记者了解到,普查员中不少是年轻女社工,一想到这些狼狗,她们都摇摇头——“不敢去。”

  任务重,节奏紧,这可愁坏了社区主任李宗敏,情急之下她找到了派出所所长尹剑商量,采用分组的方式,每个小组由一名社区工作者和一名协警组成,针对养狗的现象,给每个普查小组另外配备一名专业的打狗队员,协助普查工作人员入户普查。有了“贴身保镖”,大家都表示终于放下了心,晚上也敢入户了。

  太难找了,进交易市场如进迷宫

  南京市废旧金属城北交易市场是该地区另一个外来务工人员集聚地。普查人员前往该市场进行入户摸底工作的时候,就发现进入市场后犹如进了迷宫。

  “首先,市场内废旧金属堆积成山,很多外来务工人员的住房都是很隐蔽的自建房,没有规律性,不好找,很容易出现入户遗漏;其次,住在这里的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尽管普查员向他们说明了身份和工作内容,但抵触和防卫意识仍很强,不愿配合普查员的工作。”

  “我们想得先找市场管理公司的人了解下情况。”普查员告诉记者。好在,市场纪经理在接到电话后非常热情,主动提出也要“参加”普查工作,“这边住户我都认识,我很熟,由我带着你们,他们也放心,肯定会配合工作。”

  怕晦气了,绕着弯子问“死亡人口”

  短表上还是对居民出生、家庭人口的简单统计,到了长表登记内容就复杂得多了。除了生活来源、住房面积因为事关收入、房产而让居民敏感,另有一些因为死亡、生育人口涉及个人隐私而让居民不愿开口。

  比如长表中有一项针对已婚女士,15—64岁以上妇女填写。内容包括生育几个、几男几女、成活多少等等。“像成活几个总不能很直白地问人家是否流产过吧,这时候我们就把表拿给居民,让他们自己看。”五台花园社区普查员刘云珍说,“而遇到登记居民是老人,问人家死亡人口就太晦气了。”遇上这种情况,刘云珍总结要懂得说话委婉、绕弯子。“这时候我就问对方家里有没有增添人数啊?对方就晓得了。”

  有经验了,对境外人士得察言观色

  南京五台山社区的外籍居民有332户,国籍多,人员复杂,宗教信仰、民族习惯、生活禁忌众多;加上他们保护隐私的意识强。这些都给入户人口普查带来“难题”。

  普查员张剑刚告诉记者说,绝大多数外国人都会积极配合,但在入户时间掌握上存在困难。昨天上午,有的住户不在家,下午记者随张剑刚来到一印度留学生住处。“Excuse me,we're street manager,we need you some information.”记者看到境外人士需要填写的登记表比普通登记表要简单得多,需要填写姓名、年龄、性别、居住时间、受教育程度等选项。每张登记表项目旁边都标注着英文,方便理解。跑了几户老外家,张剑刚总结,跟外国人打交道,关键还是要会察言观色。 石海燕 柳扬 王亚楠

(扬子晚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