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财经频道 > 天下财经 > 正文

理想越近压力越大 中产生活为何就那么累

2010年09月26日07:30齐鲁晚报牛海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产的外衣,看起来很光鲜,但穿起来很累,个中滋味只有自己能体会。且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中产者的心声,触摸一下他们疲惫的生存状态。

·
·
·
·
·
·

  什么是中产

  所谓中产,通常是指中间阶层,英文为midd1ec1ass。这个群体大多从事脑力劳动,主要靠工资及薪金谋生,一般受过良好教育,具有专业知识和较强的职业能力及相应的家庭消费能力;有一定的闲暇,追求生活质量。

  中产并不单纯是财富概念,还包括心态、社会地位等方面的内容。当今世界,对中产划分并无统一标准。

  近日,北京工业大学和中国社科院社科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北京社会建设分析报告》认为,我国中产主要包括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中的中层领导干部,中小私营企业主,企业部门经理人员,教师、医生等专业技术人员以及部分个体工商户。 (来源:《人民日报》)

  我蚂蚁般忙碌的生活 张晓(外科医生)

  在我成为一名医生前,我对这个职业的理解跟大家是一样的,高学历,收入稳定,受社会尊重,但是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身边的几乎每个人都把生活中90%以上的时间贡献给了工作。

  小时候父亲带我到城里的表哥家做客,那天是周末,上午九点多了,表哥家读小学的儿子还在睡懒觉。我出生在农村,早晨五点就要跟着父母下地干农活了,—年四季不分寒暑。看着表哥的儿子生活这么幸福,年幼的我很眼红,决心好好念书,将来也能过上这么舒适的生活。

  但是,当我以优异的成绩,—路念完小学中学本科硕士博士如愿成为—名大医院的外科医生后,我的生活不变的是,我还像幼时那般艰苦。我选择了—个特殊的职业,我的职业特性决定了我每天的工作不能有丝毫差错,不能有半点懈怠的想法,三十多岁了,晚上我仍然要读书到深夜,早晨早早起床去上班,睡个懒觉大约成了我这辈子都实现不了的梦想。

  虽然在家人的资助下买了婚房,但是目前的收人并不能让我高枕无忧,妻子已经怀孕,房子还需装修,小区车位还没有买,经济上的压力还需要自己扛起来。

  我没有星期六星期天,周末和平常—样,早晨六点半我要准时起床,七点钟前,我应该洗刷完毕吃完早餐准时出门,七点半必须到达医院,处理完查房交接班这些病房里的日常工作后,如果当天有手术,就要动手开始准备工作。—台普通的手术—般要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天若马不停蹄地做三台手术,中午也不休息,那么晚上八点前下班还是可能的。有时候碰上非常复杂的手术,晚上十—二点下班也很正常。下班后,如果我的哪个病号出现了异常,无论夜里儿点又身在何处,没有商量必须马上赶来。

  其实多吃些苦、多受些累并没什么,哪个职业不苦不累?我的博士生导师是国内医学界有名的泰斗,八十多岁了他还保持着晚睡早起的习惯,钻研业务。我也经常儿天儿夜不回家,白天的手术忙到晚上八九点,夜里12点又来了急症病号,再开工到凌晨三四点,稍事休息又到了第二天正常的上班时间,哪里有时间回家?在我成为—名医生前,我对这个职业的理解跟大家是—样的,高学历,收人稳定,受社会尊重,但是这只是其中的—部分,我们身边的儿乎每个人都把生活中90%以上的时间贡献给了工作。

  母亲不止—次地对我说:“我们不求你成名成家,只要你健健康康的,快快乐乐的,多抽出点时间陪陪家人,就很满意了。”母亲哪里知道,对我来说最缺少的就是时间,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说我找了个好工作。

  其实这些对医生来说,并不是最难的,尽管付出很多,但救死扶伤带来的快慰感,也并不是每个职业都有机会体会的。我感觉最难克服的是,还是社会的偏见与误解,还有越来越多的医患纠纷,这都在很大程度上扭曲了医生的形象。

  —名医生无时无刻不在面临着学术压力。总不能四五十岁了,人家都是知名的专家教授两院院士了,自己还安乐于当个住院医师吧?—个年轻医生30岁博士毕业,在三十五岁左右晋升副教授,不知需要多么刻苦努力,只有成为副教授,他才能独立坐诊开展手术,但有多少病号来医院看病挂普通门诊?显然,人们更信任教授的水平,所以,这需要我们孜孜不倦地继续努力。这期间,除需要保证完成日常工作之外,我们需要到实验室做实验,在国外重要期刊发表论文,出国研修,不知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付出多少汗水。

  我忘不了,有次我去导师家串门,老两口八十多岁了正在收看央视英文频道的新闻节目,他们需要保持—定的英文水平以能够阅读英文学术著作;我也忘不了,每天晚上我和同事们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商量申报课题的场景。这样的生活虽然很疲惫,但对未来的期待让我不能有—点懈怠。

  点评

  负重前行不能回头

  中产阶层自身的脆弱性和中国特殊的社会政治经济环境,让许多中产负重前行,前景不甚乐观。

  中产阶层的一个特点是收入较高,但来源单一。每当经济有大的波动,或个人生活遇到突发事件时,中产阶层的脆弱性就突显出来。经济危机袭来,中产阶层面临减薪、离职等压力,竞争更加残酷。当前,经济波动较大,房价大幅上涨,中产们要么望房哀叹,要么成超级房奴,工资收入在月供、孩子抚养等开支上精心分配,把个人消费降到较低水平。收入的单一性让他们苦苦支撑,多重压力交织在一起,生活的幸福指数几乎降到了最小值。

  中产生活的烦扰还远不止这些。在中国特殊的环境中,人往高处走这种想法在许多中产看来难以实现,精英阶层对优质政治经济权利的垄断,压制了中产阶层进一步上升的空间,许多基本的诉求无法表达,合理的权利得不到最起码的尊重,生活完全被固定在经济领域,这对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层而言,更增加了几许压抑和苦闷。

  再者,中国的中产阶层大多出生于中国社会的中低收入阶层,父辈们辛苦一生,没多少家底,健康状况堪忧,医保水平很低。为了让父母能跟自己过上几天好日子,当父母生病后,许多中产们几乎是举全家之力,倾其所有,给父母力所能及的最好救治。这一点笔者感触颇深。岳母得重病来上海治疗,经济、生活等各方面的压力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这种情况在大医院比比皆是。一名外企工作的白领,在下班后来医院看父亲,坐了几分钟就趴在病床边睡着了,疲态尽显,让卧病在床的父亲老泪纵横,哽咽不已。

  中国中产面临的问题,是整个国家发展处于关键阶段的真实反映。换言之,中国中产的前途和命运与国家的发展密切联系在一起,如果国家发展不落入“发展中陷阱”,中产者就有望脱离苦海,得到期盼已久的确定性和安全感。牛海(上海理工大学中国经济问题研究所)

[责任编辑:wyaid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