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社会新闻 > 正文

分手了男友泼硫酸 女孩不幸毁容勇敢面对(图)

http://cq.QQ.com  2010年08月29日08:56   重庆晨报    评论0

分手了男友泼硫酸 女孩不幸毁容勇敢面对(图)

前天,田小莉第三次手术后接受医生检查,她希望出院后找一份工作赡养婆婆爷爷。本版图/本报记者 杨新宇 摄

分手了男友泼硫酸 女孩不幸毁容勇敢面对(图)

现在,小莉已不再畏惧照镜子

22岁的田小莉勇敢地出去摆地摊、打工,靠双手养活自己,赡养老人

饱满的脸庞、清澈的眼眸、细腻的肌肤、明媚的笑容……这是一张生动、可人的面容,拥有不少的回头率,属于2年多前的田小莉。

如今,22岁的她,因为初恋男友的一瓶硫酸,失去了花容月貌,留下的只有全身21%重度烧伤、沟壑纵横的面部肌肤、下降的视力,甚至因皮肤粘连而抬不起的左手……唯一不变的是她的微笑和自信,面对他人异样的眼光,她依旧谈笑风声,“我还要挣钱给70多岁的婆婆爷爷养老呢!”

不幸毁容勇敢面对

在重医大附二院整形美容科住院部4号病房的卫生间内,放着一面蓝色的塑料台镜,小莉每天梳洗打扮都少不了它。她对着它梳梳头,对着它微笑,跟所有爱美的女孩一样。“拍照,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昨日,小莉得知摄影记者想给她拍照,马上点头同意了,还特地跑进卫生间里对着镜子照了照,整理了一下衣服。

她的快乐,她的娇羞,她的爽快,与许多人脑中所想的容貌被毁之人会害怕照镜子的想法大相径庭。“其实,我刚被毁容时,最怕的就是看到自己的脸。一切能照出人像的东西,我都拒绝去看,包括镜子、玻璃、水。”小莉说,被毁容后,才懂得这辈子最大的敌人不是毁她容的人,而是自己,“克服心理障碍真的很艰难!”

淡定讲述过去经历

提起两年前被毁容的一幕幕,小莉一脸平静,没有愤怒和怨恨,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2008年3月29日凌晨,小莉在宿舍里睡得很不踏实,因为一再被前男友王飞(化名)的短信吵醒,全是想重修旧好的内容。王飞是小莉的初恋,小莉说,他脾气太坏了,当时自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知道再这样下去,人生自由就彻底没了。在小莉眼中,王飞是个大男子主义者,控制欲很强。

原来,2007年,当时还在东莞一家小型毛织加工厂打工的小莉,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认识了大她8岁的老乡王飞。小莉性格活泼、为人懂事,吸引住了王飞,他开始了长达半年的追求,之后两人正式谈起了恋爱。

令小莉完全没想到的是,两人刚贴上了恋人的标签,王飞的性格就陡然大变,“事事都管着我,不管对方是男是女,他都不允许我通电话或是出去玩。”

那个曾经在小莉心中留下好印象的王飞,竟然变成了专断跋扈的人。“他骂我,还经常动手打我。”两人恋爱约半年后,小莉忍无可忍了,于2008年2月向王飞提出分手。出乎意料的顺利,王飞二话没说同意了。小莉为了新的生活,辞去了毛织厂的工作,在东莞一家酒店当了一名前台接待。接下来的日子,小莉感受到了一种重生的美好,没有王飞的管制,连呼吸都觉得顺畅了许多。

男友分手泼她硫酸

“分手后一个多月里,他从来没跟我联系过。”不过,3月29日凌晨,小莉突然收到王飞发来的无数条短信。看到小莉没有回复,王飞干脆一个电话拨过去,称自己正在小莉宿舍楼下,希望能与她见上一面,有话要对她说。

小莉确实没有想到王飞的骚扰来得这么突然,当时已是凌晨4点,为快刀斩乱麻地让王飞断了所有念想,她下了楼。但王飞只是直直地盯着她,眼神里透着幽怨,一言不发。“你不是有话要说吗?如果没有,我就上去了。”小莉转身准备回宿舍,哪知脖子被王飞迅速伸过来的左手狠狠掐住,瞬间她就感觉到面部和身上火烧火燎般的疼痛,惨叫声划破了深夜的沉静。

酒店保安闻讯赶来,发现田小莉晕倒在地,脸、胸、腹和右腿都是硫酸烧伤痕迹。王飞没有逃跑,镇定地站在一旁漠然冷观。王飞甚至把手机递给保安,让他帮忙拨打120,随后自己又拨打了110报警。最终,王飞被判14年有期徒刑。

嫌自己太丑曾轻生

硫酸泼出,只是短暂的瞬间,但留下的伤痛却是永恒的。正在大好青春年华的小莉知道,自己被毁的不仅是脸蛋,还有心。

被送进东莞一家医院的小莉,清醒之后一再追问医护人员,自己的脸是不是全毁了,每天都活在害怕、担忧和恐惧之中,每天都痛哭。

由于家在农村,家境贫寒,在医院做了伤口愈合手术后,小莉决定择日回老家。出院前一天,她第一次照镜子面对自己被毁的容貌。蚯蚓般的疤痕爬满了整张脸,鼻子不翼而飞,其他五官扭曲,把小莉吓了一大跳。

怎么办?今后要怎么见人?小莉想到了轻生。她偷偷攒下医生给她的安定片。攒了20多颗后,小莉通通服下了。“不知道是不是药太少了,我只是睡了很久,还是醒过来了。”轻生的勇气需要积攒很久,有了一次,小莉之后就没敢再提起。

婆婆爷爷愿意养她

“我担心把别人吓到,也担心自己无法承受他人的眼光。”小莉说,当时曾经打算蒙块面纱回家,最终还是选择了坦然面对。2008年10月,小莉从容地踏上了火车。“从大家的表情上可以看出,有人吃惊,有人不解,有人同情,有人害怕。”小莉说,好在没有看到厌恶的神情,心稍稍放下了一些。

走进了老家广安光辉乡来龙村,满眼都是熟悉的乡亲。眼前这个女孩儿虽已面目全非,但他们都知道这是遭遇了不幸的小莉。大家没有害怕和厌恶,都向她报以同情的眼神,时不时地说一句,“多乖的女娃,可惜被毁了!”

走进家门,迎接小莉的是老泪纵横的婆婆和爷爷。这两位年过七旬的老人看到孙女被毁,不是“心痛”二字就能简单形容的。但他们忍住悲痛,反而不住地安慰小莉要坚强,“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你好生地活着。”

小莉回家后,两位老人什么事情都不让她做,只想让她安心静养,哪怕每天扛着锄头回家累得腰酸背痛,也绝不让她帮忙做任何事,否则还会生气。“我们身体还好,还可以养你。”两位老人坚定地告诉孙女。

为了老人选择坚强

婆婆爷爷的关爱让小莉自惭形秽,“我还这么年轻,怎么能让他们来养我,应该是我挣钱给他们养老!”两岁时父母就离异,从小就跟婆婆爷爷相依为命,小莉决心走出家门,重新找工作养家。但同时也很迷茫,“这张脸确实太吓人了,相信没有哪个单位敢要我。我也想整容,但经济太差。”小莉说,不过首先要做的还是克服心理障碍,从不敢照镜子,到坦然面对,这已是迈出了一步。

成天呆在家里不代表不关心世事,小莉每天都看手机报,更关注整形信息,因此找到了重生的出路。2009年5月,小莉了解到重医大附二院整形美容科正在开展免费帮助那些急需整形,但家庭条件特别困难的患者的活动,当即报了名。因为遭遇震撼人心,小莉成为了第一个受惠者。

勇敢走出去摆地摊

当年6月,经过第一次手术的小莉,情况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原来外翻的上唇完全复位,原来屈曲畸形的右肘关节可像平常人一样伸展自如,额部埋入的皮肤扩张器已开始扩张……五官不再扭曲,让小莉自信心更强了。今年2月,她来到长沙摆起了地摊。

“其实还是很丑,但比以前好多了,至少没那么吓人了。”小莉每晚都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摆摊,向来往路人兜售女性小饰品,没有一丝胆怯和犹豫,“有人看到我还是一副吃惊的表情,这是很正常的,我能坦然接受。”小莉俨然忘掉了相貌,天天快乐地进货,快乐地摆摊,快乐地与顾客讨价还价,“相貌不好看不代表内心丑恶,我只要诚心对待每个人,相信对方也会将心比心。”

摆了一个月的摊后,小莉接到了重医附二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牙祖蒙的电话,表示可以做第二次手术了。小莉拾掇了一番,算了一下账,摆摊的这个月,除掉进货、吃住行的钱,还有500元赢利。这让她欣喜若狂,“我还可以靠双手养活自己。”

感谢医生给我重生

3月,小莉接受了第二次手术,脸上疤痕不再那么凹凸不平,还有了鼻翼,让整张脸看起来有立体感了。出院后,小莉更加“大胆”起来,径直回到最初打工的地方东莞,准备干老本行———当毛衣缝纫工。

虽然没有漂亮的脸蛋,但拥有过硬的技术和经验,小莉很顺利地进入了一家毛织厂。“完全没有碰壁,找了一家厂就成功了,每月有一千多元的工资。”除了求职顺利让小莉兴奋外,工友、朋友们看她的眼神都没有异样,宛若她跟平常人一样。有了工作有了钱,小莉时不时地给婆婆爷爷寄几百元孝心钱。

本月中旬,小莉在该院接受了第三次手术,目前正在恢复阶段,她每天都在医院看书看杂志,最爱看的就是励志一类的文章。小莉现在最在意的不是容貌恢复得怎样,而是自己的内心是否真正平衡、健康、强大起来,“丑有什么关系,我只想争口气,不会因为丑就自暴自弃。”

预计下个月初,小莉就可出院了,她想第一时间前往东莞工作,赚钱孝敬婆婆爷爷,“他们为我做的太多太多了,承受了很多人都难以承受的伤痛,我只有通过双手赚钱,让他们不再替我担心。”

“我最要感谢的还是医生们,给了我重生的机会。”小莉说。

本版文/本报记者 朱阳夏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