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正文

萨顶顶:传奇还是传说?

http://cq.QQ.com  2010年08月25日12:40   广州日报   龙迎春   评论0

广州演唱会创世界杯以来大剧院最高上座率

被誉为“传奇女伶”的萨顶顶2010年7月9日在广州大剧院的多媒体音乐会创造了世界杯以来大剧院最好的上座率,就连携着张爱玲和田沁鑫双重名号的话剧时尚版《红玫瑰与白玫瑰》都望尘莫及,而且当晚的观众多以年轻白领为主,自主购票居多,可见萨顶顶作为"商业版朱哲琴"的市场魅力。当然,上座率在某种程度上也得益于来自各地追随萨顶顶的多达两百人的亲友团,据悉,他们全都是自费购票入场的。

·
·
·
·
·
·

不过从演唱效果来说,也许大剧院的氛围并不十分适合这位独立行走、风格独特的歌手的音乐会,因此在第7首歌以前,音乐会都稍显中规中矩,萨顶顶作为通俗歌手的嗓音在歌剧院的大舞台上也略显干涩,没有达到她在录音棚里呈现出的“天籁”品质。

但自接近尾声的《快乐日》之后,音乐本身的激情和她的叙述以及现场号召力终于爆发出来,并在最终的《自由行走的花》所造成的高潮中结束了音乐会,她的率性与真诚才逐渐与观众的热情融合在一起,以至于音乐会结束之后,她对乐队成员的逐一介绍以及与观众的互动呼喊,依然让绝大部分的观众留在剧院中,而没造成其他演出一结束观众就直往外涌的情形。记者 龙迎春 图/庞力

是神秘还是潮流?

作为一场多媒体音乐会,在多媒体的制作上萨顶顶音乐会的品质的确走在国内不少音乐会的前列,而她的个人乐队更是具有出众的品质,古筝、马头琴与键盘、电吉他的中外搭配,彰显了萨顶顶个人所追求的不同寻常的音乐风格。而无论是梵文的《万物生》还是藏文的《自省·心经》以及她完全独创的没有歌词,自心出发的自语《锡林河边的老人》等作品,都显示出她致力于追求的“民族性”的特点。因此有人质疑她是在用“神秘东方”这张牌去吸引外国人的眼球,认为她与早期的张艺谋用中国的“土”在国际上大打中国电影招牌一样,是在用东方宗教的神秘性来打音乐的招牌。

但7月9日晚的观众中,支持她的仍大有人在,在记者的采访中,对于不少非“萨迷”提出的她唱的歌十首有九首都听不懂的问题,就有观众表示,“天籁嘛,不就是听个声音,何必要去听内容。”更有几位超级萨迷表示,被萨顶顶所迷,不在于她演唱的内容,也不在于她的声音,而在于她独特的发音方式,完全与众不同。而来自广东某高校的一位年轻教师则表示,无语歌是未来的潮流和方式,世界本来已经太嘈杂喧闹,人人都要表达,因此,没有语言,只有音乐本身,反倒更为纯净。不过他也表示,萨顶顶的音乐形式比较单调,无论是演唱的方式,还是她的身体语言,给人感觉有点“三板斧”,尤其是她的舞蹈,根本不能算是舞蹈,与宣传上的融合东方武术、瑜伽什么的都相去太远。

而另一些观众则表示不能接受她的音乐,一位中年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自己很喜欢音乐给人带来的宁静感,萨顶顶虽然用了很多宗教元素,甚至直接将宗教音乐用进了音乐会中,但与宗教给人的宁静感完全相反的是,“她的音乐会太吵了,没有一点让人内心安宁的感觉。”

是率性还是瑕疵?

萨顶顶尽管被打造为神秘女伶,但她在音乐会上的现场表现却十分率性。和不少流行歌手大玩金属感不同的是,她的服装尽管也有着独特的设计感,但却更具民族风,而和一般歌手要穿着高达10厘米以上的高跟鞋登场不同的是,她除了前几首歌曲穿着中跟鞋上阵之外,此后的整个演出她都一直光着脚在台上又唱又跳。在随后的叙述中,她也说,她每一场演出都会非常激动,所以也总是会出现一些状况,比如像当晚她的衣服开了什么的。对此,有观众喜欢她的率性,觉得她不装,“比起那些化妆化到完全认不出来的歌手好多了,我就是喜欢她的真诚不造作。”但也有观众认为,在大剧院这样的音乐场所开的音乐会,歌手应该充分尊重观众,理应更为专业和严谨。

也有一些观众指出,萨顶顶作为创作型的歌手,在音乐创作上的才能有限,毕竟一个人在持续的创作中要保持着水准不变的创作力是很难的。比如《石榴女人》,改编自云南的《女人歌》,这首彝族歌曲的内容很感人,杨丽萍的《云南印象》中就用到了这首歌,当时的歌曲是作为舞蹈的音乐背景来使用的,杨丽萍当时用的是朗诵的语调,在“女人歇歇歇得嘛”的急速的女声旁白中,杨丽萍以她独一无二的舞蹈将歌曲的内容演绎得令人久久无法忘怀,而萨顶顶改编版的《石榴女人》,却完全没有这种感染力,再联系到她音乐的类型化和单调性,可以说她的创作仍然是不够成熟的。

推荐微博


  • 四川省作协主席


  • 四川作协副主席


  • 作协党组书记


  • 重庆作协主席


  • 诗人作家编剧

注册微博

相关专题: 萨顶顶重庆演唱会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