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正文

刘开瑾:一个新疆男儿的人生轨迹

http://cq.QQ.com  2010年08月23日16:32   腾讯·大渝网    评论0
第 1 2

新源县阿勒玛勒乡塔格尔布拉村,是刘开瑾生活了整整22年的故乡。

刘开瑾的母亲陈玉霞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为等儿子,她已经十来天没好好吃顿饭了。7月27日,终于等到孩子爸爸刘生昌的归来,可抱着的却是个骨灰盒。

·
·
·
·
·
·

泪已尽,仍不愿相信事实的陈玉霞在看到儿子骨灰和熟悉遗像的瞬间,彻底绝望了。

三八节,刘开瑾从信息学院给妈妈打了电话,感谢母亲的养育之恩。

母亲节,他又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告诉妈妈要多保重身体,儿子已经长大,等挣钱的那一天,一定送给妈妈一件像样的节日礼物!

再后来,刘开瑾又打过电话给妈妈,这一次有点让母亲担忧,“他说在学校突然晕倒了,我问他是不是学习太累用脑过度造成的,还往他卡里打了钱,让他去医院做个脑电图,再拿点药。我估计他为了省钱一直都没有去医院……”陈玉霞说,每次打电话回家,儿子的最后一句话一定是“爸妈,你们要多保重身体”。

“去年夏天,因为家里要盖新房,为了省钱,从打地基到吊顶,都是他们爷仨自己干的。可事情太多了,竟忘了他上大学开学的时间,有一天我突然想起来8月25日就要报到了,赶紧催他去伊宁市买火车票,可他还是买了张9月7日的票。我问他咋不买跟前的,因为当时都已过了报名日期,可孩子说要等家里新房的顶子完工了再去,‘弟弟上高二开学走了,就爸一个男劳力,我走了咋能放心家里……’”

7月17日,刘开瑾的父亲刘生昌抵达蚌埠市,专程去了儿子救人的淮河边,“河水汹涌,特别吓人,听当地人说,起码有二三十米深,儿子又不会游泳,下去肯定会没命的。”

站在淮河边,刘生昌百感交集,“15日中午,他给家里来过一个电话,因为当时他妈赶巴扎去了,没打通,他就拨通了我的手机,说是已经到了蚌埠,也找到他同学了,准备在同学家开的玉器店打工,每个月给开1500元工资,让我们放心。我当时还让他好好干,不管钱多钱少不能愧对了别人。”根据时间推算,当时跟父亲通完电话也就两三分钟,刘开瑾就下了水。

快15点时,陈玉霞回到家里听说儿子打过电话,已一个多星期没听到儿子声音的母亲太想孩子了,就又把电话拨了回去,但从此手机再也没有打通过。“他妈就在说,一直担心儿子暑假到底怎么样了,从没打过工、出过远门的儿子好不容易来了个电话报平安,居然没接上。这是不是一种预兆?”刘生昌说。

因为哥哥的离去,刘开佳一夜之间长大了,从前外向、活泼,甚至有些顽皮的他开始变得沉默起来。

“通过我哥的事开始对人生有了新的看法,也更懂得父母养育我们的艰辛和不易。”刘开佳目前在哥哥的母校——新源县八中读高三。他说,去年夏天是许多年没有过的一个快乐夏天。“哥哥高考结束了,我也才上高一,暑假有大量的时间在家里。加上正好家里要盖房子,我们就一起干活、一起吃饭、一起玩。我们经常会逗他,‘哎,刘开瑾,给大家来一首嘛,我们还没听你唱过歌呢!’”那个夏天,开瑾开佳两兄弟去小河沟钓鱼、打闹……

刘开佳说,回想小的时候,仗着自己年龄小、个头又比哥哥矮,他总是欺负哥哥,“有一次因为玩陀螺玩恼了,我拿陀螺砸我哥,当时把他嘴角的血都砸出来了,可我哥一声没吭,只是默默走开了。”因为自己不懂事,多少遗憾就这样永远地留在了弟弟的心间。

刘开瑾内向,弟弟刘开佳活泼、开朗、调皮。小时候因为仗着刘开瑾疼他,又比刘开瑾小两岁,刘开佳总是把家务活全都甩给哥哥。刘开佳告诉记者,哥哥上高一就住校了,几乎一个月才能见一次,由于平日里两人功课都比较忙,很难有机会一块出去玩。“我们还约好了要爬一次家门口天山山脉巩乃斯的这一段山呢!因为从前我们都是各爬各的,本来说好了他下次放假回家时要比一下谁爬得快。”这个愿望,最终却没能实现。

记者走进刘开瑾曾经住过的小屋,两张小床挨着墙摆放着,刘开瑾睡过的被褥还整齐地放着。床头上一本刘开瑾的影集成了刘开佳最后的回忆。“现在哥哥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每天晚上都是哥哥的影集伴着我入睡的。”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