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复习演练 > 正文

古诗文阅读:实现无间传球

http://cq.QQ.com  2010年05月19日18:09   《高考金刊》    评论0

阅读活动的两大主体(人)是作者和读者,其亲密程度值得研究。这就像打篮球的传球动作那样,传球者(作者)和接球者(读者)必须高度配合,尤其是接球者必须要高度集中注意力。

·
·
·
·
·
·

打球的时候,传球者可能很显豁地告诉你他的传球意图,甚至会违规地喊住接球者的名字以引起你的注意,一些主旨清楚表意显豁的文本就是如此,但往往不拿来考试。更多的情况是,为了麻痹对抗方,或者干脆就是为了表演出一种球技,传球者往往要玩一些花招做一些假动作,接球者稍不注意就会领会失当,贻误战机。那些涵义深广表意曲折的文本就是这样,而且经常拿来考试。

以往我们的研究大多集中在接球者(读者)身上,把接球失误的责任总是归在读者身上,现在我们调换角度,看看传球者(作者)是如何传球的,以文言散体文阅读和古诗词鉴赏为证,但愿对你有所启示。

文言散文:扭住语言的古今差异(基础阅读)

文言散体文(非韵文)的阅读在逐年增加难度,目前大陆考查的难度总体上还落后于港台地区,还停留在检测是否读懂字句的阶段。长期以来,对文言散体文的那道选择题只是停留在句意的把握上,与句子翻译无异。这是由教育的实情决定的,整体而言中学文言文教学尚不成功,这类阅读还停留在基础阅读阶段。

所谓“基础阅读”就是还有字词难关的阅读。考生的大量精力还得花在如何读懂一个个字词和句子的事情上。真实的情况是,绝大多数考生在考场上是连猜带估读懂(或者懂一部分)一篇文言散体文的。这种连猜带估的方式也是值得肯定的,高下区别在于初读后承前据后对语义的综合推定能力上。这类文章的作者始终是半出场的,不管使用的是千秋笔法还是个性抒写,作者的好恶取向同学们务必把握准确,因为后边的考题必然涉及。但又不要求考生与作者进行心灵的沟通,作者就站在那里,把他的态度告诉了你,但不理睬你的一切反馈,所以是半“有我阅读”。同学们的精力必须集中在字词意义的古今差异上,必须调动平时课文阅读时所积累的经验,因此,这方面经验的整理和巩固就显得十分重要。无疑,同学们学语文必须把更多的精力花在文言文课文的阅读上,尤其应该注重古今语言差异的经验积累。

还是用打篮球的传球来打比方。文言散体文的作者是将球传出来后就独自站在那里,只看读者接得怎么样,成败与否全靠读者的能耐。一个从没接受过训练的队员也许能碰巧接到球,但不能保证他就抱得住;可能碰巧一次能接住,次数多了就不能保证成功了。

文言文常用的实词、虚词和句式与现代汉语相区别的地方,就是考生用以接住作者抛来的球的法宝,规则要记牢,实例要熟悉,此外没有更好的办法。基础性阅读就得干好基础的事情,来不得半点虚假。当然,高考是动态考法,要求在具体语境中去推断语义,不会静态地考查词语的含义,但是,如果一个考题脱离了这种基础性的积累都能很容易就知道答案,那这个题也就失去了考试的意义;若脱离学生积累命题,也属失当。

比如2009年全国卷I之第8题D项“动以军法从事”的“动”字的意思不应该是“招致”,而应该是“总是,常常”,是“动辄”或“动不动就”的意思。原句是“郡丞元宝藏受诏逐捕盗贼,每战不利,则器械必尽,辄征发于人,动以军法从事,如此者数矣。”“动”字的这一用法在人教社的课本上应该是没有例证的,这就有点为难考生了。当然,聪明的考生可以通过前后语境感知出错误来,但要让考生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也非易事。况且这“动”字作“总是”“经常”理解是不是就体现了古今差异,还值得探究。基础性阅读就该着眼于考查考生的辨字析句的能力,要考查考生平时在这方面的经验积累,片面强化语境推断能力的考查可能会让那些读课文不踏实的浮躁者投机取胜。

古诗词:关注最低端与最高端的矛盾(分析性阅读)

古诗词阅读属于分析性阅读,它要求考生专注地读进去,和作者进行心灵的交流,把诗词的含义读成自己的理解。与其说这是一次阅读,不如说这是一次灵魂的探险。在这次阅读中,作者是在场的,尽管他可以戴面纱。作者的固有社会形象会对读者的理解有相当大的影响,看到作者是李白,那李白的生平事迹和为人风格就要对读者施加影响,这种影响依照读者对李白信息的掌握程度而有差异。如果作者是一个不熟悉的,考生也要想方设法猜度其生平及人品,禁不住要与“怀才不遇”“挫折自奋”“洁身自好”等等命题挂上钩去。豪放浪漫特立独行的李白在读者心目中的默认图像很难和婉约阴柔哀伤自悼的李清照相混淆,所以,从读者这边来看,还存在把已有的作者形象和这首作品中所体现的作者形象相比照的一个过程。尽管老师一再强调要遵从文本摒弃陈见,但“文如其人”的古训让考生岂敢放弃对作者的先入之见?

这是一种最高端的阅读,考生不但投入智力来解读,还要投入情感来体验,还要投入胆略来取舍,要比照、分析、归纳,从而决断,最终将文本读成自己的那个文本。这是一种勇敢者的行动。

常态的文学鉴赏需要一个浸泡、发散、分解、提纯的过程,提供的时间要够,最好还有一个安静舒适不被人偷窥的环境。但这是考场,时间紧,还有监考老师的监视,所以考生要学会向内视听,不要受外界的干扰。

这种条件下的鉴赏活动,即便是毫无文字理解障碍的作品,让考生完成已经很有难度了,偏偏又是句法结构与今天迥异的文言作品!按理,这是考查考生的高端阅读能力,为了有效地考查出考生的鉴赏能力差异,文本最好是与现代汉语句式结构近似、较少文字理解障碍的作品,但实际的情况是,用来考试的作品往往是让考生在基础阅读层面就感到困难,字句理解就颇费踌躇。于是,此题成绩的区分度历来较低。因为绝大多数考生都在瞎蒙乱猜字句的含义,对作者真实的表达意图几乎都只能做粗线条的猜测。

直到今天,不少省区的古诗词鉴赏还在文本后加上注解(有的甚至不止一个注解),其目的就在于尽量减轻同学们在基础阅读上的困难。但这些注解有一个很大的坏作用,就是让同学们过度关注,怕出题者提供的答案与这些注解挂钩,以致避重就轻,影响了对文本内涵的自我体悟。

虽然我们今天已经为考生提供了太多答古诗词鉴赏题的方法,甚至产生了一些固定的答题模式。但实际的情况是,绝大多数考生之所以不能正确应付命题设问,还是诗词本身没有读懂。因此,要回到学会“分析性阅读”的路上来。

在分析性阅读中,判断作者的主旨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这里有个微观与宏观反复交替的问题。微观而言,一个词可能画龙点睛,一句话可能片言居要,一个部分可能使主旨明显。

比如“红杏枝头春意闹”一“闹”字境界全出,“我言秋日胜春朝”在全诗就非常关键,“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就是掩藏在文本中的重要句子。但从宏观看,一种结构可能会传达出作者的意图,局部之和可能小于整体的效应。李煜《虞美人》全诗的虚实结构就传达出了他的心曲,故而招来杀身之祸;不注意《近试上张水部》的隐喻方式就难以把握其主旨;《天净沙·秋思》那一个个意象叠加起来的意境就大于局部之和……

记住,凡是初看读不懂的字词都是可以根据前后句子猜解的,要努力变成作者肚子里的蛔虫把他的原意给掏出来。比照打篮球,考生作为接球者,就是要大胆去抓球,不迟疑,不犹豫,因为传球者(作者)在玩技巧,我们只能以简单对付复杂。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