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重庆健康新闻 > 正文

西南医院抗震巡诊感人一幕幕 巡诊日记(图)

http://cq.QQ.com  2010年04月21日14:03   腾讯·大渝网    评论0
第 1 2

西南医院抗震巡诊感人一幕幕 巡诊日记(图)

西南医院抗震巡诊感人一幕幕 巡诊日记(图)

西南医院抗震巡诊感人一幕幕 巡诊日记(图)

直击前线:西南医院抗震巡诊感人一幕幕

第一手:

赴玉树抗震救灾医疗队员崔剑战地日记

文:西南医院野战手术麻醉科主治医生崔健

4月15日

今天早晨4:50集结后,我们医疗队二十五人分成两批赶往灾区,我与学校研究生处张宁参谋一起共九人搭乘民航飞机于下午1:30到达西宁,在西宁某部某团的接待下快速准备保障物资。下午,高钰琪主任赶来和我们会合,于晚九点整装完毕。

·
·
·
·
·
·

物资装了一卡车,另一辆卡车上铺了几床褥子,大家躺在上面就准备出发了,这时还接到一位远在西宁的阿姨的电话,叫我努力救治伤员,使我倍受感动。

4月16日

上了卡车一出发,司机为了赶路在拼命踩着油门,我们待在车厢里被颠得上窜下跳,已经开始出现的高原反应也在逐渐加重,想到即将到来的繁重的救治任务,在翻山倒海般的剧烈颠簸中昏昏睡去!

半夜,突然感到一阵胸闷,被憋醒,车厢颠簸得更厉害了,司机告诉我们海拔已上了四千米,同车的方老师和侯博士已经开始出现呕吐,大家大口喘气,再加上一阵阵寒风从车厢周围窜入,真有了一点恐惧!海拔越来越高,缺氧也越来越严重,和着阵阵飘进的雪花,在手电筒微弱灯光的照耀下,大家的嘴唇全部变得青紫色,每动一下腿就象跑了个一百米,下车上厕所时全部都变成了慢动作,侯博士已完全不能动弹,已经早晨四点多了,我们已经在大卡车上颠了六个多小时,不过也才走了两百公里,这个地方海拔四千三百米。后面还有六百二十公里,最高的那座海拔四千八百多米的山还没到!

早晨八点多,终于过了那座最高的山,侯哥紫绀在进行性加重,脉搏130次/分钟,氧饱和度只有80%,而且还有轻度的发热。我们急忙把领队高主任喊上来进行紧急磋商,先给他吃了点止痛片和地塞米松片以及一些抗生素,经过仔细的体检,我们觉得还是低氧引起的适应性反应,发热可能与他这两天腹泻有关,协商后决定采取如下措施:1.因为已在下山阶段,观察他在氧压逐渐增加的过程中有否好转;2、如果再有加重表现,将通过海事卫星电话与玉树联系,派小车运送氧气来接;3、如有紧急情况,准备拦停过往的救灾车辆,看能否找到所需的氧气。又向下走了100多公里,空气稍稍好了一点,又让侯哥吃了点药就下车上厕所,太阳在远处惨淡地挂着,狂风却夹着大片大片的雪花,打在脸上阵阵生痛,每走几步就要停下大口喘气,好象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了喉咙,怎么也摆脱不了,在高主任的鼓励下我们还照了张合影,回到车上,再也不敢动弹,此时为上午十一时,温度零下11度,风力大概有七到八级!

路越来越差,风越来越大,我们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不过缺氧的情况都在好转,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快点到达玉树,早一点参与到救助当中!下午四点半,离玉树还有200公里,雪是没了,风也小了些,侯哥紫绀好了些,可是胃肠又开始出现痉挛性疼痛,高主任说是高原反应的症状之一,我与已到玉树的小谢联系了一下,让他准备一些缓解胃肠痉挛的药物,以便到时能及时用上,昏昏沉沉中又走了将近六个小时,到了晚上十点半,才与先遣队会合,由于缺水缺电,大家随便吃了几口压缩饼干就开始开会布置第二天的任务,刚在黑灯瞎火中开了两分钟,外面急匆匆地冲进来几个武警战士,背进来一个发生严重高原反应正在抽搐的战士,我们紧急给他进行了吸氧、输液、镇静处理。等他病情稳定,已经十二点多钟,吃了点安定和地塞米松片,就混混沌沌中睡着了。

4月17日

早晨醒来,大家都很疲乏,由于没水,找了块湿纸巾擦了下就去吃饭,由于是到22医院搭伙,他们也接近断粮,从锅底弄了两口方便面汤,不过总算吃了两天来的第一口热汤,又凑合了一口饼子,早餐就算过了!

早饭后,我和任小宝组长接到命令,要在22医院的手术车上开展一台外科手术,伤员是从二十多公里外的藏族村庄接下来的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同时存在颅脑外伤、上颌骨骨折、右肱骨骨折以及右胫腓骨骨折,面部严重肿胀,气管内插管缺乏合适的器材和条件,经与22医院协商,依据现有的条件,我采取了不插管静脉全身麻醉。这就需要我全程托下颌维持通气,麻醉和手术十分顺利,在手术快结束时,为了术后镇痛,在右侧臂丛部位又注射了小剂量的局麻药物进行镇痛,术后小姑娘迅速苏醒,镇痛效果也很完善,手术结束后在门口碰到一藏族喇嘛,不停地对我们说国家好、政府好、共产党好!(当然是别人翻译后才知道的)!

中午实在没什么胃口,喝了一瓶水,又接诊了二十几个伤病员,都是因为空气干燥风沙大引起的口鼻腔黏膜干燥,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所有参与救援的官兵的基本生存条件非常艰难,幸好上级机关调拨的物资正在逐渐到达,现在最缺乏的就是水,我们来后还没有洗过脸、漱过口,喝口热水是我们目前最大的奢望!

4月18日

夜里大家都头痛的厉害,很多人都睡不着,早晨起床,任小宝和侯天勇接连倒下,我和方中勤老师折腾了一上午才把他们病情稳定下来。缺氧、干燥、劳累、饥渴已经把大家拖到了崩溃的边缘,周边的战士生病的也越来越多,接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

4月19日

经过一个上午的治疗,小宝和天勇的病情逐渐稳定,下午随高主任去周围营区进行高原病预防和治疗的宣讲。天气异常干燥,风沙很大,各个单位之间的帐篷都被漫天的黄沙笼罩,战士们都在辛苦地工作,大部分人员均出现口鼻黏膜干燥,皮肤病、疲劳性疾病正在快速增加,过度疲劳引发的第二波高原反应有增加的趋势,今天友邻医院的一位医生发生了高原性肺水肿,病情异常凶险,经过积极的治疗,已经在联系后送。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