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本土·业界 > 正文

重庆楼市“亚健康” 不可逆转但可调控

http://cq.QQ.com  2010年04月08日16:17   腾讯·大渝网    评论0
大渝导读: 在4月8日大渝网房产频道以“调控PK旺季”为主题的楼市圆桌会议上,庆业置业营销总监孟智卫称:现在重庆楼市处于亚健康状态。不可逆转,但可以调控。润丰集团的林轶和领域机构的徐辉也都就当前楼市热点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重庆楼市:亚健康 不可逆转 但可调控

在主持人问到:现在重庆的房价很高,是不是重庆整个房地产还处于价格的洼地,而且重庆的房地产市场是很健康的。是不是这样?

孟智卫说: 我用一个词形容,“亚健康”。就是说身体还是有点小毛病,只不过说没有恶化,还可以健康的生活。我买了这套房子,大不了我一个月少去几次餐馆、电影院。我做了房奴。人是有弹性的,到了极限就是最后的晚餐了。现在没有到最后的晚餐,也不是说愿意承受,其实很不情愿的承担这个负担,但是又不得不承担,就是我刚才分析的,他们认为这个房价还会再涨。

·
·
·
·
·
·

林轶: 我觉得事物要动态的看,现在涨得很高,我们今天的价格对比一两个月以前的房价,涨势太猛了。所以这十年出现亚健康的状态, 我们现在的评估和以前的评估完全不一样。重庆的房价涨势很猛,已经超出了我们当时的预计。

孟智卫: 对,当时我们表态说还健康,当时是洼地。当然现在要说洼地还可以说是洼地,因为别的城市也在涨。所以我们用亚健康形容,已经有毛病了,不是完全很健康。我买这套房,我牺牲了很多的东西,我一大部分的工资都交银行了。

孟智卫:亚健康不是不可逆转的,不像癌症。亚健康可以通过后期时间的治疗,可以调整为健康状态,这种调整为健康的状态,不是说我们单方面能够做到,市场上有很多综合方面的因素,而且我也说政府不是没有办法,其实我前面已经说过了,以前我在我的博客里写过一篇文章,我说了我们国家不会爆发全面的类似于美国的次贷金融危机风暴。我原来发表的几个言论,其中有几点,就是我们国家国进民退,70%的经济控制在国家手中,实际上调皮的只有30%。GDP的贡献率只有30%是民营企业,70%就控制了国家的经济。所以我们国家真正癌症那一天应该是没有的,因为在体制、机构的设置,大体的控制都在国家手里。比如我们银行没有雷曼兄弟,我们国家的银行都是国家控股,民营企业占得很低。而且我们人民币要想自由兑换,是遥遥无期的。因为如果一旦人民币成为可自由兑换的外币,那么就给很过人可乘之机。为什么国外的钱都是悄悄的过来呢?因为要对抗整个国家,是没有这个力量的。香港闹金融危机,中央政府采取了对堵的措施,你再有钱,你能够和一个国家对着干吗?不可能。所以我们国家金融控制了,外汇人民币自由兑换控制了,国有的大的资源控制了,国家的经济命脉控制了。所以我们国家亚健康的状态出现以后,并不是说一定会演变为癌症。只不过说亚健康的人还是蛮痛苦的,不舒服。但是不会产生像日本、美国、英国那样可怕的局面。

其他言论:

林轶: 控制房地产的泡沫 不是简单的土地成本的问题

我觉得控制房地产的泡沫问题,不是简单的土地成本的问题,是综合性的问题。我举两个例子,国家的财税政策,GDP行政的考核政策。国家财政政策是这样的,收税的时候中央收7,地方收3,建设的时候,地方出7,中央出3。所以这是不平衡的。国家的宏观政策必须要改变。第二GDP考核,到底是经济的发展还是综合性的,比如人文素质、综合的科技指数等等,这是最基本的,还有国家的金融政策、货币政策、国际贸易政策等等,必须多管齐下。我非常同意孟总和徐总说的,他们说到了各自的重点,在分析问题的视角不一样,这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不是我打一个什么太极拳。确确实实也是,德国为了控制房地产,从国家的财政政策、管控政策、包括金融政策、货币政策、包括海关的对货币的管控,包括建筑质量等等,请了一大帮人,进行了七八年的工作,从法律的各个地方,各个利益环节,各个利益集团的博弈均衡中,找平抑德国房价的方式和手段。我非常赞同孟总的方法,政府还有招,大家不要担心。

林辉:目前投资者比例并不高

在主持人问到:近期有统计,外来的购房者和投资者占了购房的一大比例,现在刚性需求并没有参与到这一波中。换句话说,刚性需求被市场排斥了。你们怎么看呢?

徐辉称: 从我们代理的项目来看,现在投资者占的比例并不高,现在随着市场的变化,户型越来越小,越来越接近过渡性的住房,比如小户型,有钱以后就要换,过渡性住房的量越来越大,导致了自用兼投资的群体越来越大,这部分实际上是刚性需求。真正外来投资的占重庆市购房的比例其实很低,周边区县除外,包括璧山、永川、合川等等,这也和主城区的项目增加了区县的推广力度有关。比如鲁能、金科,他们逐步的走向了区县,这部分人实际上不算是外来的购房者。比如福建的炒房团等等,这个比例其实是很小的。

孟智卫:公租房:作用不大

前段时间政府提出公租房,其实我觉得公租房不是一个最终的解决办法。因为公租房这个概念,实际上是政府把低收入家庭作为保障性的群体,实际上政府有一个误解,政府认为所有的商品房都是高价房,其实是不对的,商品房也有高中低的配置。所以我认为公租房能够起多大作用我很怀疑。市场化这块,应该让开发商自己拿地,很多开发商针对低收入家庭,比如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做了很小的户型,或者是过渡的户型小两房,这样的户型总价很低,可以承受。比如一房的卖20万左右,刚毕业的大学生其实是可以承受的。公租房是政府想打压房价的一种,通过公租房,压低房价,我认为是作用不大。

我觉得政府其实不应该搞这块,政府应该搞土地出让,供需这块。现在我们觉得市场上为什么那么多人买房,为什么市场供不应求?其实总的来说,还是市场有需求,求得多,需得少。政府在土地这块加大放量,争取多盖房。在房地产萎靡不振的时候,少出一些土地,通过土地调整市场的供给。房价猛涨的时候,政府如果雪上加霜,停止房地产审批,这就等于火上加油。前段时间也是这样,国土资源部通知说各个地方对于廉租房、经济适用房、小户型的商品房的土地,必须配比达到70%以上,没有达到就要停止供地,这样市场更加的恐惧。实际上起的作用是背道而驰的。两会结束,三块地王就出来了。大家一看没有问题,只不过是喊狼来了,其实狼根本没有来。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