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重庆财经 > 正文

南山农家乐之殇:恶意杀价耍法单一 九成死撑

http://cq.QQ.com  2010年03月29日08:15   重庆商报  姜涛  评论0

南山农家乐之殇:恶意杀价耍法单一 九成死撑

客座嘉宾陈渝南山大帝花园总经理

客座嘉宾王公敏南山南洋花园老板

客座嘉宾黄华南山南华山庄老板

客座嘉宾张劲松南山长寿花园农家乐老板

场外嘉宾

熊 笃 重庆市政府旅游高级顾问

罗兹柏 重庆市旅游学院院长

周 旭 南岸区旅游局局长

赵 琴 市农家乐协会秘书长

南山农家乐之殇

农家乐,这个南山居民曾经最赚钱的行业,如今却成了鸡肋。来自南岸工商分局南山工商所的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南山共有农家乐300户,床位3000多个,从业人员1000余人。但大部分农家乐都是家庭式经营,一直存在规模不大,档次不高,且卫生条件不是很好的问题。近年来,由于缺乏有效的管理和合理的发展规划,山上大大小小的农家乐单打独斗,各行其道,大部分经营户生意惨淡。300家农家乐中,能真正保持盈利的不过10多户,其余200多家都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

南山九成农家乐“半死不活”

王公敏:“从今年3月8日到现在,我们这里才来了两桌客人,生意可以用惨淡来形容。”

陈渝:“说句实话,现在一年的收入,还比不上以前的一个月。”

张劲松:“就算在3~5月的旺季,每个月还会遇上几天打‘白板’。”

黄华:“山上九成农家乐根本赚不到钱,但让他们转行也不现实。”

主持记者:据说南山农家乐现在的生意都不好,各位现在的经营状况如何?

王公敏:现在冷冷清清的,几天都看不到一个客人。我们是南山最早一批农家乐经营户,13年前就开业了,当时就是把自家的土房改成了三间房,总面积100平方左右。当时,政府重视南山的旅游产业,在税收和资金方面都给予了优惠政策,南山上的农家乐渐渐多了起来,刚开始大家生意都不错。赚到钱后,大家都开始扩建。特别是在2002~2004年期间,南山的农家乐生意好得不得了。我们就在那段时间把房间扩建到了20多间。也就在那段时间,南山农家乐协会成立了,开始组织摘花、推豆花、打糍粑、泉水鸡节等活动,过年过节还会在山上拉横幅,宣传每家农家乐的特色。南山农家乐生意最好的时候是从3月8日到5月4日这段时间。以前这个时候,每个周末客房都是爆满,一天要杀十几只鸡招待客人。但从2006年开始,山上农家乐的生意就一年不如一年了,今年最恼火,现在一天能杀一只鸡都是幸运的了。从今年3月8日到现在,我们这里才来了两桌客人,生意可以用惨淡来形容。

陈渝:说句实话,现在一年的收入,还比不上以前的一个月。以前一年有几百万元的营业额,现在50万元都做不起。我们的农家乐是1997年开业的,当时,南山植物园的扩建和广阳岛的开发带动了周边农户发展农家乐旅游,主要是以“住农家院、吃农家饭,休闲、度假、聚会”为主要内容,极大地丰富了城市居民的假日旅游生活,解决了部分就业问题。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农家乐是最高档的,开业之初,每到周末上百个房间都住不下。现在不行了,风光不再了。

张劲松:1995年政府鼓励发展农家乐,当时我的店还是个只能摆七八桌的餐馆,于是我母亲就将楼上的房间开辟为客房,经营农家乐。刚开始生意挺红火,每月能挣七八千元。最红火的时候是2000年,每到周末座无虚席。后来,马路对面的邻居也搞起了农家乐。干我们这行门槛很低,不需要什么成本,一般就是将自家门厅改造成餐馆,摆几张桌子,再收拾出几间客房,办个执照就能经营了。2004年,这条街上的农家乐已有六七家,竞争加剧,由于大家的菜品都大同小异,刚开始各家店只是“杀价”,一时间价格从70多元/人杀到30~40元/人,最后还演变成路上“拦车”抢生意。加上近两年重庆耍处多了,上南山的人逐渐减少。没新鲜感,谁来玩?店里客人坐不满是常事,就算在3~5月的旺季,每个月还会遇上几天打“白板”。有时候客人问到我吃完饭能去哪里去玩,说实在的,我真不知道把他们推荐到哪里去。

黄华:南山上大部分农家乐都是家庭式经营,规模不大,档次不高,且卫生条件不是很好。农家乐的特色并不突出。从目前的情况看,山上9成的农家乐都在死撑,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根本赚不到钱。但做了这么多年了,让他们转行也不现实,如果关门更是断了一家人唯一的生财之路,这也是这么多农家乐不赚钱还要开下去的原因。

对手恶意杀价“拦截”客人

黄华:“我觉得造成这个局面的根本原因就是行业恶性竞争。常常是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

陈渝:“客人上山就只能吃个饭、打打麻将,谁还想上来?还不如山下南滨路呢。”

王公敏:“我觉得主要是现在的人要求高了,在吃的、住的、玩的方面都很讲究。”

记者:大家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

黄华:我是南山农家乐协会的第二任会长,比较清楚其中存在的问题。我觉得造成这个局面的根本原因就是行业恶性竞争。

我说说自己的亲身经历,前几天,一位客人打电话预定了5个房间,10个人。我们在电话里谈好了60元一天包吃住。等到菜都准备好了,却接到客人的电话说下车后被一群人围起拉客,人家出的价格只要30元一天。客人就这样被抢走了。说白了,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农家乐,成本是多少我心里清楚。一分钱一分货,30元的价格看起来是便宜,但客人却可能吃了亏还不知道。打个最简单的比方,本来一只鸡的分量只够上两桌,他就给你弄成四桌;本来该每天换洗、消毒的被褥,也改成两天一次或一周一次。有些客人肯定会觉得不满意,就会觉得南山的农家乐都只有这个水平和条件。这完全是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嘛。

其实,自南山农家乐兴起后,杀价风也就兴起了。最开始,因为有协会从中协调,乱杀价、拉客等行为会被公开谴责,很多人是想做但不敢做。后来新的农家乐越开越多,很多“新生代”老板觉得协会根本没什么作用,就干脆不参加了,导致协会后来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在南山植物园车站附近喊客的人也多了起来,以前最多就10个人喊客,现在遍街都是。在喊客大军中,“新生代”老板占了8成。淡季的时候,喊客的人比游客还多,只要有人下车,一群人马上就围上去争客,有时还会吵架甚至斗殴。

陈渝:我认为还是缺乏合理的整体布局规划。缺乏旅游产业化经营的思路。说白了,南山上的旅游资源和餐饮、娱乐没有形成联动。南山植物园和农家乐、泉水鸡一条街单打独斗,各行其道,你搞你的,我发展我的,久而久之就让农家乐变味了,变成农家餐馆的形象。试想客人从山下走到山上,就只能吃个没有任何特色的饭、打打麻将,没有其他独特的娱乐方式,谁还想上来?还不如山下南滨路呢。

王公敏:我觉得主要是现在的人要求高了,在吃的、住的、玩的方面都很讲究。以前有客人给我们提建议,修一些3人间、4人间甚至7人间,城里的人图热闹,喜欢一群人一起住,晚上好摆龙门阵。我们一想,好像也有道理,而且修一间7人间比修7个单人间成本要低很多。所以我们就把房间改了,主要以3人间为主,能容纳7~8个人的房间也修了几间,两人间和单间最少。但是现在的人观念变了,动不动就要注意私密性,非要住单间或者双人间。这就让我们很头痛了,刚走的这批客人就是因为不满意我们房间的设置。

吃了这么多亏,我们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改造,但是现在在山上住的客人少了,如果盲目投入不一定能回本。我们也很犹豫,现在这个生意到底还做不做。说句实话,现在全靠一家人在经营,除了请的厨师之外,都没有发工资。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只有考虑不做了。

留住客人不能只靠“吃”

陈渝:“应将农家乐划分出1、2、3三个档次,分别对其进行挂牌和定价,从而改善恶性竞争局面。”

记者:各位认为怎样才能改善南山农家乐目前半死不活的状态?

陈渝:我觉得政府应重新规划南山旅游产业,让农家乐、餐饮和南山植物园等一系列旅游资源互动起来。例如,凡是到农家乐或者南山泉水鸡消费,就可以优惠价购买南山植物园的门票。反过来也行,凡是到南山植物园观光的游客可以凭票在农家乐住宿和就餐时享受一定优惠。毕竟让客人在南山上停留5个小时,比只停留一个小时产生的消费要多得多。此外,政府部门还应该根据目前南山农家乐的硬件条件,划分出1、2、3三个档次,并分别对其进行挂牌和定价,拉开价格差距,让消费者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农家乐的等级,从而改善行业内恶性竞争的局面。

张劲松:南山农家乐以前之所以那么火爆,就是因为南山植物园的扩建和广阳岛的开发带动了旅游热潮。南山上峡口的枇杷和腊梅、广阳坝的柑橘给游客提供了很好的观光场所。而近年来,山上农家乐的主题活动越来越少,只剩下吃饭这一个功能。游客在山下南滨路就能解决吃饭问题,为什么一定要上山呢?如果山上农家乐能在增加特色风味菜肴的同时,利用乡村自然环境、田园景观、农耕文化、民俗文化、古镇村落、农家生活等自有的资源和条件,为人们提供观光、休闲、度假、体验、娱乐、健身为一体的活动内容,或许能重新获得游客的喜爱。

黄华:我认为,还是要借助政府部门之手重新恢复行业协会,制定行业标准,形成政府监管和行业自律的长效机制,杜绝恶意杀价、拉客、宰客的现象,重新打造南山农家乐的形象。

专家支招

熊笃:

推乡村菜吸引游客

南山的农家乐之所以会出现经营惨淡的情况,其主要原因在于供大于求。事实上,上南山游玩的游客并没大幅度减少,只是由于当地农家乐的增多,导致大多数农家乐经营出现困境。

南山农家乐1995年是什么样子,现在仍是那个样子。随着各个区县、景区对旅游餐饮业的开发,农家乐若不能给游客带来新鲜感,就无法引起游客的兴趣。农家乐可以推出一些有乡村特色的新菜吸引客源,同时也要提高菜品质量和服务水平。政府可以为农家乐划分星级,以此对农家乐进行管理,提高其服务质量。

罗兹柏:

为游客开辟开心农场

南山农家乐空有其名,只强调了餐饮这一个方面,忘记了农家乐的本质。市民到山上玩并不是为了吃,只是想体验乡村生活。所以农家乐可在餐饮之余开发一些具有乡土特点的活动,如为顾客开辟一小块菜地让游客体验真实的“开心农场”等等。

而现在南山上的农家乐只是看到别人开店赚钱,自己简单模仿经营,使得当地农家乐同质化程度高,没有自己的特色。如果这些小店都想生存,就必须开发一些自己独特的菜品或者娱乐活动,这样才能培养回头客。

周旭:

提档升级避免同质化

从上世纪90年代农家乐兴起到现在已经10年,经过长期的无序扩张和恶性竞争,目前南山上农家乐水平参差不齐,同质化程度很高,很多市民已经“审美疲劳”了。要盘活农家乐,首要任务就是提高服务质量和菜品档次。目前市商委为农家乐进行的评星定级,应该能提升农家乐的整体质量。

赵琴:

政府可整体宣传包装

今年的农家乐星级评选,南山的300多家企业中只有两家获评,并且还是最低的一二星级(最高为五星)。若想把生意做大,首先必须规范经营,提供优质服务。此外,宣传也必不可少,当地的农家乐老板是不愿投资宣传的,这就需要政府对其进行整体宣传、包装以吸引游客。

[责任编辑:wycaijing]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