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正文

理解与尊重的设计:聚焦北京汽车博物馆工程

http://cq.QQ.com  2010年03月24日10:57   全刊杂志赏析网  王 颂  评论0

  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博物馆——北京汽车博物馆将于2007年底在世人面前亮相。这个名列北京市60项重点工程、外形犹如一只“大眼睛”的建筑又是如何从理想走到现实、从图纸走向工地的呢?

·
·
·
·
·
·

  北京汽车博物馆是附属于北京国际汽车博览中心的一个标志性建筑。北京国际汽车博览中心位于北京市丰台区花乡,北侧紧邻南四环主路,总占地50多ha,总建筑规模70多万m2,是以汽车博物馆为龙头带动汽车品牌展示、汽车销售、商务区、汽车主题公园等相关产业的建设项目。北京汽车博物馆在方案招标阶段就汇聚了众多的眼球,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最终中标的方案也是一个形似“眼睛”的建筑。2003年6月进行了北京国际汽车博览中心概念规划和北京汽车博物馆单体方案的设计招标,有来自中国、美国、德国、日本、加拿大的5家设计公司竞标,其中包括矶崎新这样的世界级建筑大师。最终德国海恩建筑师事务所与加拿大B+H建筑事务所联合体的方案以极富表现力和动感的造型中标。德国海恩建筑师事务所在汽车展示建筑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由其主创的北京汽车博物馆方案柔和的曲线形设计灵感来自汽车的造型和设计手法。在确定中标方案后,业主经过简单的比选,决定由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作为这个项目的中方设计单位。

理解与尊重的设计:聚焦北京汽车博物馆工程

  如果说建筑在方案阶段更多体现的是一种激情,那么进入实施阶段体现的则是一种务实。北京汽车博物馆进入方案深化阶段,首先遇到的就是建设资金的问题,并且资金问题贯穿这个项目的始终,成为制约设计的一个巨大瓶颈。拿破仑有句名言,“打仗第一是钱,第二是钱,第三还是钱。”其实建筑也有相似之处,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远比少花钱多办事更符合实际情况。由于资金不到位,这个项目停滞了两年时间。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在2003年底就介入设计,而项目的开工是在2006年4月28日。

  北京汽车博物馆地上5层、地下1层,总建筑面积5万m2,总投资8亿元,除去开办费和展品费,真正落实到土建投资上也就4亿元。原方案中一些设计上的亮点由于费用上的原因不得不忍痛割爱。另外的一些修改则是由于外方对中国国情缺乏了解。国外的汽车博物馆交通流线都是沿外侧盘旋而上。德国海恩的设计也是如此,游客进门后先坐电梯到5层,然后再一圈一圈转着往下看。北京院的建筑师认为这样设计不妥,因为中国不像德国那样有悠久的汽车文化来支撑。国外的汽车博物馆都是一个品牌,比如奔驰、大众、宝马,展品成系列。国内是大杂牌,展品肯定是东一辆、西一辆,形不成完整的系列。而且馆内预计展出400辆车,是不是有这么多的展品,万一数量不够怎么办?这时就要考虑分层使用的问题,也就是使用的多功能性,要可以搞别的展览。所以将交通流线改为从下往上走,环绕中庭设自动扶梯、电梯和楼梯提供快速灵活的垂直交通。在中庭还设置有一个视觉主导性的垂直旋转的展梯,上面可以放置30多辆汽车,使游客在运动时感觉展品在和他一起运动。结构形式也发生了改变。原来德国海恩设想的是一个空间结构体系,但成本极其高昂,而且技术上也无法实现。最后的实施方案平面布局和结构形式与原方案相比都有了极大的改变。而北京院在其中起了主导性的作用。因为德国海恩只参与了方案修改和初步设计的建筑部分,其他部分的设计工作全有北京院来完成。可以说北京院最大的贡献就是将一个画一样的方案落实到可实施的程度。

  尽管做了大量简化工作,原方案设计的复杂性仍然体现出来。比如设计亮点之一的屋顶,全是双曲面的。国家大剧院的外壳还是一个比较规则的圆形,而北京汽车博物馆的屋顶根本没有一个圆心来控制,而是出现了多个圆心,以致于施工队刚一接手都不知道如何放线。而且屋顶中间还有一条巨大的玻璃天窗。

  由于是合作设计,必然牵涉到设计分工。在这个项目里,中外设计方的工作界面划分得非常清楚,光谈设计分工就用了三天时间。工作量与设计收费的争执是合作中最容易出现的问题。许多合作项目,设计合同中规定不明的工作大都由中方承担了,甚至本该外方做的工作也推给中方,但中方又没有收到相应的费用,这部分工作得不到甲方的认可,干吃哑巴亏。实事求是地说,许多工作外方确实也做不了,这与设计水平高低无关。即使外方答应下来,最后做不了,还是要有中方接手。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谈清楚,哪一阶段的工作归谁做,工作归中方的,设计费也归中方。 既然是合作设计,双方地位就是平等的,中方不是给外方打下手的。真正的合作是取长补短,就像北京汽车博物馆这个项目,合作双方能够理解对方的专业见解,尊重对方的专业能力,遇事商量着办,平面立面的调整谁说的有道理听谁的,而中方提的许多方案修改意见,外方也确实能接受,并据此修改设计。比如原方案设计将餐厅放在了首层,中方设计师提出厨房油烟的问题,外方在修改中就将厨房挪到了地下一层。应该说德国海恩并不算世界顶级的大牌事务所,它只是在汽车建筑领域有专攻,而且是偏概念性的东西,需要大量专业公司配合设计。但中方设计院与这样的事务所反而容易合作,不像与一些国际大牌事务所合作,成了给对方画施工图的。有的国际大牌事务所把设计图拿给中方设计师,竟然说我们画的图你们一根线也不能动。其实没有中方的配合,外方的设计能不能成立还真是个未知数。具体到北京汽车博物馆这个项目,在一次专业会上,北京院的设计师提出德国海恩的一个结构设想实现不了,一个德国建筑师当着甲方的面说在德国肯定能实现,如果中方设计师提出做不到,他认为就是选错了中方合作对象。北京院的设计师说德国做得到,中国未必做得到,首先两国规范就不一样,不是花多少钱的问题,我们不谈钱,只谈技术。结果经过结构计算,就是做不出来,德国建筑师心服口服。许多合作设计,中方设计师付出了巨大努力往往还不被承认,好的地方都是外方的,不好的地方都是中方的,收费又比外方低好多,最后名也没落着,钱也没落着,成了给人家打工的。就算当作向外方学习,交学费,能学到多少真东西,也要打个问号。北京汽车博物馆的合作设计,外方提出原始创意,中方将外方的创意现实化、本土化,可以说在理解与尊重的氛围中达到了一个双赢的结果。

[责任编辑:wyaberjill]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