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正文

“飙车案”背后的民意流传

http://cq.QQ.com  2009年05月20日10:47   新民周刊     评论0
第 1 2

“飙车案”背后的民意流传 撰稿·季天琴(记者)

与其说这是网络民意的又一次强势,不如说这是地方政府管理失效的又一个注脚——富二代没有原罪,三菱跑车也没有原罪,但是问题是,谁放纵了这一辆疯狂的跑车?

·
·
·
·
·
·

2009年5月7日晚上8点05分,25岁的谭卓看完电影《南京!南京》 ,走在那座城市的闹市街头,这是他来到杭州的第八个年头。

也许,当时他听到了三辆改装车由远及近时的低沉轰鸣声。这又有什么不寻常呢?在这座被马达惊扰的城市,这样的声音每天晚上几乎都能听到。

因此,当他被富家子弟胡斌的改装三菱跑车撞击时全无防备。刹那间,他飘出5米高、20多米远,目击者说,“还以为是保险杠飞到了天上”。夺去这个生命的时间可以用分钟来计算。

这一起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交通肇事案,却因两个太过对立的身份,迅速演化成了一场网络舆论事件。与其说这是网络民意的又一次强势,不如说这是地方政府管理失效的又一个注脚——富二代没有原罪,三菱跑车也没有原罪,但是问题是,谁放纵了这一辆疯狂的跑车?

世人哀伤于一个无辜青春生命的殒灭,又焦灼于财富阴影下的权力失范——飙车案的公众舆论热度惊人,这其中寄托了人们心灵深处太多向往公平、正义的沉重企盼。

就个案而言,“飙车案”被赋予了太多的符号意义,民愤背后则是源自更深层的社会背景。

被标签化的“富二代”

胡斌或许会感慨他的坏运气——为什么偏偏撞了一个浙大的校友。

谭卓,湖南宁乡人,独子,典型的杭州新移民,内陆省份的小市镇长大,PK了数十万同届生之后,终于进入了全国一流大学修读工科专业。2002年,谭卓考入浙江大学信电系通信工程03班,2006年毕业后留在杭州。

他出身寒门,父母都是下岗工人,为了他的学费,母亲曾经摆过早饭摊。拿一份薪水,有一个恋爱8年的未婚妻,准备靠着一点点积蓄在这个城市结婚、定居——这样的生活不高不低,不好不坏。

然而这个草根的奋斗故事却幻灭了。谭卓的父亲谭跃对记者说:“我们所有的希望都被撞没了。”

根据多个目击者汇聚的事实——20岁的胡斌和另两人分驾三辆高级跑车,从东而西沿文二西路一路疾速行驶,车辆行至南都德嘉和紫桂花园两个小区之间的斑马线时,撞上了正在横穿马路的谭卓。

汽车的挡风玻璃被撞得粉碎,谭卓被巨大的冲击力反弹回去,在空中飞起,甚至翻了几个滚,落在地上。胡斌事后宣称——是他(谭卓)自己撞上来的。被气愤的某个目击者扇了两巴掌后,胡斌不得不躲入警车。

谭卓被撞意外身亡的消息当天就出现在网上,并引起网民关注,在杭州当地知名论坛“19楼”,一篇题为“富家子弟把马路当F1赛道,无辜路人被撞起5米高”的帖子引来大批网民发表对飙车族的留言,回帖超过1.4万条。

从媒体专业技术上看,这个标题易于传播,“富二代”和“平凡上进青年”的标签触及到读者微妙的心理,为此事件一跃成为公共舆论的焦点起到了关键作用。

为该事件的公共化当推手的,还有一大批新注册的为肇事者进行辩护的ID。几个网民对飙车者进行辩护,称“人死了不可惜,可惜了好车”。在揭露和声讨中,浙大校内因此沸腾。年轻的学生们一遍遍刷贴,48小时之内,消息已经遍布全国各大BBS。

事故现场的细节描述被反复传播,聚合起了网民的情绪。论坛上一张摄自车祸现场的肇事者同伴在出事后揽女嬉闹、抽烟打趣的照片,引起了网民们对“富二代”生命教育的关注——他们还有起码的良知和对生命的起码敬重吗?

而肇事者“可能用钱摆平”的行为,则引发了公众对权力不作为的担忧。目击者说,小伙子们在一旁出主意“赶紧找找人,看看有啥路子,到底该怎么处理”,黑衣中年女子即肇事者的母亲躲到了一边,不断按着号码,捂着嘴小声说话,“至少有40分钟”。

网民通过搜索肇事车“浙A608Z0”发现,该车有数次超速前科。2008年12月1日,在杭州建国北路乐购超市附近玩漂移,被巡逻交警拦下。在一周不到后的12月7日,该车又在沪杭高速公路往杭州方向违章超速,时速高达210码,超速75%。

根据《交通法》,超速50%以上应吊销驾驶执照。2009年5月7日晚上的事故,说明这个条款是个笑话。所有人开始问一个问题:如果肇事者的执照依法被吊销了的话,谭卓现在是不是应该还活着?

从这个问题开始,提问就不肯再停下:为什么街上的飙车族没有得到有效管制?为什么有人得到了法外施恩?又是谁给予了这种额外的豁免,把驾驶证变成了杀人执照?

政府的责任公信在这场舆论风暴中无所遁形。一种潜藏于心的公共挫折感便油然而生——富人拥有财富几乎可以获得一切,甚至连公共资源都可以成为供其任意支配的消费品 ,在放纵的资本欲望“发飙”下,下一个谭卓会是谁?

同时,浙大论坛流出一封公开信《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浙大学子致杭州市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当晚被撞的行人不是谭卓,也许会是张卓、李卓……是你,是我。我们的城市不再安全,我们每次过马路打酱油也许都有生命之忧。这样的杭州,真的适宜我们居住吗?还是只适宜那些有跑车的华族们嬉戏?”

种种的疑问横在公众的心底,种种的焦虑纠缠在人们的心头,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不寻常的一幕:上千名素不相识的人自发走上街头,走入殡仪馆,去悼念和缅怀谭卓——这个事故前寂寂无名的普通青年,这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相关专题: 飙车女案子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