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男生宿舍 > 正文

杀人当成口头禅 16岁乖乖少年缘何精神失常

http://cq.QQ.com  2010年03月08日09:56   重庆晨报    评论0
1 2 页

李涛精神失常以后,不论是他的家长还是邻居,都饱受折磨。

邹建英说,儿子发病后,早就不认她了。有一次,她劝李涛吃药,李涛不吃,还要冲过来对她泼开水:“你不是我妈,你是老太婆,你是癞蛤蟆,你再说,再说信不信我杀了你?”邹建英连忙躲了起来,不再说话。

今年春节前,邹建英对李涛说:“儿子,你不要出去惹祸嘛,别人都在说你,你在外面惹了祸,家里已经没有钱赔了。”正说着,李涛一个箭步冲到母亲身后,愤怒地操起一根木棒,对着母亲的背部就是一棒,邹建英当场倒地,在家里一躺就是半个月,至今腰都还痛。

事后父亲问儿子:“妈妈一天都照顾你,你为啥还要打妈妈?”李涛竟然回答“打她总比杀她好”。

夫妻俩抱头痛哭。

邹建英告诉记者,也是今年春节前,儿子在外面看见一个8岁男孩在耍,他突然拿出刀子去锯男孩左手手指。邹建英出钱为受伤男孩治疗后,其家长才没再追究。

邹建英的邻居罗兴君告诉记者,李涛之前是个好孩子,性格内向,放学后喜欢帮妈妈做事,邻居们都很喜欢他。发病后,不得了,大家都怕他,生怕哪天被李涛打了,杀了。

罗兴君说,李涛经常不睡觉,常常一个人整夜在外面走动。还会经常在深夜敲邻居家的门,叫屋里人起来陪他耍。

“我们在麻将馆打牌,李涛常常跑来要钱,如果不给,他就会说,信不信我把你杀了,你们打牌这么有钱,就不肯给我一块两块的?说完,他把手放到你的颈项上,做一个杀人的动作,吓得你只有给钱。”邻居杨兴惠告诉记者。

现场发病石块砸记者

采访中,记者看着李涛问他话时,他突然大怒,冲着记者高声说:“你看啥子看,又不是没有看过,你再看信不信我把你杀了!”

说完,李涛不再理会记者,却自言自语反复地说:“哼,你们不相信,总有一天,我要把打我的那三个人杀了,杀死!还要去杀学校的人。”

坐了十多分钟后,李涛冲了出去。刚一出屋,李涛的公公迎面走来,李涛不由分说,从地上捡起石片向公公砸去。公公卷起裤子一看,被砸的地方一片红肿。公公哭了。

突然,李涛突然抱起另一块大石头,又狠狠地向摄影记者砸来。记者闪身躲过,再抬头时,李涛已不见踪影。直到下午5点记者离开晏家镇,李涛没有再出现过。

各方声音

学校:尊重法院判决

去年7月,李涛家长已把学校和三名打人学生及家长告上了法庭。本月3日,记者来到晏家中学,副校长陈顺平说,当时何某等三个同学确实打了李涛,三名学生家长每人为李涛治病承担了三千多元费用。至于学校在此事中有无责任和过错,由法院认定,学校尊重法院判决。

“我们也问过医生,医生说,打是打不出精神病的。”陈顺平说。李涛的班主任陈小林说,6月10日当天李涛和几个同学发生纠纷后,他便精神失常了。当记者问及李涛平时在学校是否常受欺负时,陈小林称,在他接手初二七班后,没有发生过这些事,多的他也说不清楚。

医生:李涛的病难治愈

记者在长寿区第三人民医院找到当年为李涛治病的邓杰医生。邓医生说,2008年6月12日李涛来医院时,患有严重的妄想、幻听症,总说有人打他,杀他。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治疗三个月后,症状基本消失并出院。后来停药后病又复发。

李赶寿向记者出具了2009年6月30日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记者看见,意见书上关于鉴定意见一栏上写着:1.精神分裂症;2.被殴事件在其发病中具有诱发作用。

邓医生说,这种病越年轻越难治,复发次数越多越难治,李涛的精神分裂症已不可能治好,最多控制他的暴力倾向。

派出所:立即送他入院

记者随后来到晏家派出所,所长唐峰听完李涛的病情介绍后很着急。唐峰说,2008年6月出事后,学校请民警参加了调查处理。重庆市精神卫生中心对李涛的病情鉴定表明,李涛的病不能说是几个学生打出来的,但至少殴打是诱因。

唐峰告诉李赶寿,家长可马上将孩子送到长寿区第三医院治疗,先期费用家长不用考虑。听说李赶寿全家生活困难,没有加入低保,唐所长让李赶寿马上写个低保申请,他将到有关部门为其做工作。唐所长说,不能让李涛成为晏家镇公共安全的威胁者,“我们有责任治疗李涛,更有责任保护群众安全。”

街道:先治疗再补助

最后,记者来到晏家街道办事处,该处副主任向瑞芳说,她不知道李涛病情如此之重。向副主任随后去了李涛的家,听完李涛母亲流泪讲述后,向瑞芳副主任当场表示,赶紧写个困难申请,她批后,至少可以得到500元救济金,“然后街道和派出所的人可以把娃儿带去接受治疗。”向副主任还答应尽快解决李赶寿吃低保的事。

本月5日下午,向副主任联系上记者称,记者走后,街道办事处的同志一直在寻找李涛,希望找到后将他送进医院治疗。但是,三天了,没有看见他的踪影。

亲人和政府应联手帮助精神病人

精神病人对社会和公众造成的伤害,是突然的,巨大的,让人防不胜防。

眼下,我国对精神病人的管理以亲属为主,政府为辅的模式,这种做法实行起来却很困难。主要障碍在于许多家庭没有财力和精力长期管理精神病人,比如李涛的父母。在采访中,他们无数次地向记者哭诉:“我们早就管不了儿子了。”失控的、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人,是一颗威胁公共安全的“不定时炸弹”。我们建议,对于威胁公共安全的精神病患者,政府应当强制治疗,别让精神病人威胁公共安全。

相关新闻链接:

9岁女孩解不出难题 吞20颗泰诺叫妈妈买棺材

升学失利女孩绝食五天 精神失常只相信母亲

[责任编辑:wyborden]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