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天下财经 > 正文

药品出厂价市场价应由国家公布

http://cq.QQ.com  2010年03月08日07:35   重庆商报    评论0

药品出厂价市场价应由国家公布

高春芳委员 新华社 图

药品出厂价市场价应由国家公布

温建民委员 新华社 图

  “医改,预防比治疗更重要,我建议为13亿中国人建立健康疾病图谱,防患于未然!”昨天,全国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举行新闻发布会,高春芳、吴以岭、董协良、吕爱平、温建民等5名政协委员就医改问题回答中外媒体的提问,高春芳表示,预防与治疗的费用是1∶15,医改不能忽视预防的重要性。他还建议,药品出厂价和最终市场定价应该由国家统一公布。

·
·
·
·
·
·

  谈医改 药品出厂价和市场定价应透明

  对于正在加快推进的医改,这些政协委员们均表示,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需要一个逐步解决的过程,应有信心,但期盼度不宜过高,“因为医改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吕爱平认为,目前推行的药品零加成政策,很难说单凭这一手段就能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还应该采取医疗保障等其他一系列配套措施。

  温建民则表示,“以药养医”机制的形成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的,想用一两年、两三年的时间把几十年的整个机制改变过来,他觉得有一定困难。“医药分家要逐步推进,因为这涉及到深层次的问题。”温建民认为这一过程将是“摸着石头过河”。

  对于药品流通环节复杂导致药价高昂的问题,高春芳直言,“作为一个委员来讲,我很不满意。”他曾多次递交提案,建议取消中间环节,“现在有诸多原因使这个制度还没有完全形成。我认为,药品从研究到生产,到最后批准,到最后临床应用的过程,应该是一个完整的管理过程。”

  高春芳认为,药品的出厂价和最终市场定价应该经过论证,透明化,并由国家统一公布。

  谈预防 为13亿中国人设健康疾病图谱

  “大家都知道华佗是名医,但是不知道他哥哥们比他还厉害。华佗大哥在患者没有得病之前,一看患者的脸,就知道患者吃点什么药可以预防的;华佗二哥,是在患者快发病的时候,给患者用一点辛温解表的药,一吃,患者就不用去看病了。”高春芳说,“我们要学华佗的哥哥,全民健康意识增强了,中国人才能更加健康。”

  温建民附和说,《黄帝内经》早就提出了“上工治未病”,最好的大夫不是疾病发生以后才治疗,而是“治未病”。

  “我跑了二十多个省市调研,发现慢性病的发生率在提高,而慢性病治疗的费用和预防的费用大概是1∶15的比例,甚至还要高一些。想要全民健康,必须把预防为主作为我们国家的国策,应该从国家层面重视预防为主。”高春芳认为,“现在100个中国人里有2~3个得糖尿病,有的30多岁就得了,这是世界第一了。除此之外,心血管疾病、脑血管疾病、肿瘤的发生率也都很高,如果不从预防为主,吃坏了,喝坏了,吃出糖尿病了,吃成大胖子了,再去治疗就晚了。国家给的这些钱是一滴水扔到大海里,对全民健康基本不起作用。”

  因此,高春芳建议,应该为13亿中国人建立一个健康疾病图谱,“社区和农村卫生所要肩负起责任来,让每个人都知道怎么吃、怎么喝、怎么预防,这样才能以最少的投入获得最大的产出,让中华民族的健康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谈中药 中药副作用远比西药少得多

  近期发生的几起中医药毒副作用事件也成了昨天政协委员热议话题,“小柴胡汤是治疗肝炎很好的药,但使用不当产生了一些副作用,国外就把它归为中药的副作用。”吴以岭说,“实际上这是不对的,因为他不懂中药。”

  温建民也认为,不能一棍子把中医药打死,“是药三分毒,但中医药的副作用要远比西医药少得多,但中医药须经过专门培训,毒副作用才能降到最低。一些中医药毒副作用,特别是注射剂,可能是生产环节上的问题,也可能是临床应用、医生把握不好的问题,还有的是运输问题。不能因为是中医药出现一两个问题,就一棍子打死。”

  “我国97%的西药师仿制药,原创都在国外。”吴以岭说,“中医药是最有自主创新、原创很可能取得很多专利的领域。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西药正走入低谷,中医药整体优势正受到国外关注,现在我国重大专项以及马上要开始的‘十二五’重大课题当中,都加大了对中医药的研发支持力度,中医药的特色和优势会越来越明显。”

  谈医闹 有些地方已形成一股黑恶势力

  “医闹已经严重影响到医改的进行,有些地方医闹已经形成了一股黑恶势力,严重影响了医院医生的职业环境。要推进医改进程,先要搞好医患关系。”温建民说,“医患关系紧张到我们很多医生跟我说,我现在看每个病人,我首先把他当作我的一个原告,我是一个被告。”

  对于出现过度治疗和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不少医卫界委员将其归结为现在的制度,“比如一个小的阑尾炎手术,如果各项检查不彻底、不完整,中间出了一些医疗上发生的并发症,患者就会反过来告医生说,你为什么没有做这些检查?”高春芳说,“本来这个小手术只需5项检查就行了,可举证倒置的规定就迫使一些不合理的东西出现。”

  董协良也认为,举证倒置出台后,医生不得不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来保护自己,所以本不该的检查也要去做,这样,患者的负担就加重了。

  温建民认为,这些让医疗行业成了一个高风险的职业,医生每天面临的压力都很大。所以,医生的寿命是比较短的,“医护人员当中得高血压、心血管疾病的人很多,得抑郁症的也很多,甚至自杀的也有,已经升至自杀排行的前三位了。”据广州日报

  精彩语录

  大家都知道华佗是名医,但是不知道他哥哥们比他还厉害。华佗大哥在患者没有得病之前,一看患者的脸,就知道患者吃点什么药可以预防;华佗二哥,是在患者快发病的时候,给患者用一点辛温解表的药,一吃,患者就不用去看病了。

  从三皇五帝到现在,有人给农民买单了,这就是世界最大的进步。——高春芳

  很多医生跟我说,我现在看每个病人,我首先把他当作我的一个原告,我是一个被告。

  我是骨科大夫,天天开刀,我这一辈子,一个红包都没有收。——温建民

  相关新闻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坦陈:

  医改谈“钱”谈得多

  对“人”关注得太少

  据北京晨报报道 全国政协医疗卫生界委员昨天举行联组讨论,王立东、王宇等委员分别就我国疫苗质量、医学院并入高校后的发展现状等问题提出建议。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回应委员建议时指出,目前医改有过多强调“卫生经济学”的嫌疑,过多注意“钱”在医疗卫生事业中的作用,而忽视了人的因素。

  医改不是“卫生经济学”

  来自河南的王立东委员坦率地提出:“以前独立的医学院并入大学后,有谁可以讲得清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的医学院里还有多少人在搞基础医学?”

  黄洁夫就此表示:“我们的医改的确存在过多强调‘卫生经济学’的问题,一谈医改就是资金投入怎么分配。‘钱’的因素我们关注得很多、很细,但是的确是在医改成功更为关键的‘人’的因素上关注得太少了。”他说,人的因素才是医改成功的关键。

  黄洁夫坦言,在前些年医学院校与综合性大学合并以后,医学院现在的情况是发展了还是萎缩了,需要认真调查。“王立东委员说得好,现在与临床医学相比,搞基础医学研究的教师待遇这么低,谁还有心思为国家培养这些影响医学学术长远发展大问题的人才?”他说,这一问题已经使得中国的基础医学面临重大危机。医学院校并入高校后,一些院校的特色没有了,很多医学院失去了保持自身发展的条件,恐怕在院校合并之后还有一些具体操作问题没有解决。而医学院本身的发展问题又和我们现在的医改成功与否直接相关,没有充足的人才保障,中国的医改就不可能成功。

  三种疫苗实行评价制度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委员表示,我国现在的疫苗产量已经较之往年有较大增加,但是在疫苗的质量上还有很大欠缺,这一问题关切到亿万中国人的福祉,急需得到改善。

  参加联组讨论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副局长吴浈回应说,今年国家药监局将率先针对麻风病、乙肝、狂犬病三种疫苗实行评价制度,以保障疫苗的质量。之所以对这三种疫苗先实行评价制度,就是因为它们接种范围较广,或危害性较大。

  他同时表示,国家药监局去年仅批准了739个药品上市,这个数字比以前上万的批准数量有着极大反差。

(重庆商报)

[责任编辑:Wycaijing]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