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天下财经 > 正文

教育部解读新教改草案 省级政府获主导权

http://cq.QQ.com  2010年03月02日10:57   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0

  核心提示:依据新教改草案,省级政府将拥有其所主管高校设置和调整学校、学科及专业布局的权力,拥有审批设立实施专科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的权力。

  3月1日,教育部举行发布会,解读新鲜出炉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与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下文简称《征求意见稿》)。

  依照计划,此后两天还将举办类似的新闻发布会,三场发布会主题分别锁定基础教育、高等教育以及职业教育。

  在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基础教育的投入保障问题再次成为各方关注焦点。依照《征求意见稿》文本,到2020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将达到4%。

  对此目标的实现,与会者多表示需“尽力为之”。而在此前一天在国新办举办的新闻发布会,财政部相关负责人更对这一目标的实现表示“信心很大,难度不小”。

  而《征求意见稿》中所提及的“加强省级政府教育统筹”,也被视作是破解地方教育改革与投入激励性不足的一剂药方。

  4%能否实现?

  毋庸讳言,办教育,需要真金白银。

  财政部统计数据显示,从2004年到2008年,我国公共财政教育支出从4000多亿元飙升至9700多亿元,翻了一番还多。但是,民众却普遍感觉“上学难”、“上学贵”,教育与医疗、住房被称作压在人民头顶的“新三座大山”。

  诸多怪现状,多被舆论归之为“投入不足”。最为有利的证据,就是十余年前中央政府提出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4%的目标,久未实现。

  而在最新出炉的《征求意见稿》中,起草者重拾这一目标,并将其实现的时间定于2012年。

  在“总体战略”中提出,“切实保证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优先安排教育发展,财政资金优先保障教育投入,公共资源优先满足教育和人力资源开发需要”。

  《征求意见稿》甚至专辟一章谈“保障经费投入”问题,指出“提高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2012年达到4%”。

  接近起草小组的人士表示,文本中的相关表述,表明相关部门之间对于加大教育投入已达成某种共识,而4%目标的提出,也是“部门之间互相博弈的结果”。

  早在1993年公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中,执政者就明确提出“到2000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达到4%。”而在2006年国务院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中,再一次重申了这个概念。

  然而,后来所发生的一切,仿佛使4%的目标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据《2007年全国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统计公告》显示,2007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为3.32%,比上年的3%增加了0.32个百分点。

  而2008年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重达到历史最高,但也只占GDP的3.48%,与此4%的目标尚有一定的距离。

  而在出席国新办发布会的财政部副部长丁学东眼中,本届政府上任以来,是“我国教育经费增长最快的时期之一,也是我国教育事业进步最快的时期之一”。核心提示:依据新教改草案,省级政府将拥有其所主管高校设置和调整学校、学科及专业布局的权力,拥有审批设立实施专科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的权力。

  4%目标之所以迟迟未能达到,财政部方面多强调的是我国现存的特殊财政体制。

  “我们跟其它国家的体制不太一样,实现4%有很多体制方面的障碍。”财政部教科文司相关人士表示。

  在他看来,问题的症结在于“我国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比较低”。财政部的相关研究表明,中国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大概只有不到25%,而西方国家这个比重很高,一般超过50%。

  “我国正处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时期,要求财政重点保障的,包括教育、农业、科技、社会保障、医疗卫生等重点支出项目比较多,而短期内提高财政收入占GDP比重的难度也比较大。”丁学东表示。

  而据本报记者获悉,在此前《征求意见稿》起草过程中,财政部相关负责人曾向高层递交了一份名为《关于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例达到4%问题的分析报告》,表示依照现有的统计口径短时期内实现4%的目标难度不小。

  该报告建议,“通过调整财政性教育经费口径来提高公共教育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比如将军事院校和党校经费、政府教育管理部门的行政支出、以及政府对各级各类学校无偿划拨的土地也计入财政性教育经费中。

  对于财政部的上述观点,我国著名的教育经济学家、《征求意见稿》专家组成员北京师范大学王善迈教授明确表示了反对,他认为简单地把我国公共教育支出水平低归因于我国财政收入水平低“并不科学”。

  他给出的理由是,中国财政收入统计口径与国际通行口径并不相同。国内目前只统计预算内收入,长时期以来不包括地方财政出让土地收入,社保收入在我国基本上是以费而非税形式统计,其收支游离于财政预算外独立运行。

  “如将预算外各种收入纳入财政收入,则财政收入水平大大高于目前达到的水平”,王善迈表示。

  值得欣喜的是,本次公布的《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了2012年达到4%的目标,财政部负责人也在发布会上强调,要通过种种措施来努力在未来3年左右时间实现这一目标。

  这些措施包括: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加大对教育的投入,在年初财政预算安排中,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教育投入,在年初财政预算安排中,中央和地方各级财政教育支出增长幅度都要明显高于财政经常性收入增长的幅度。

  “在预算执行过程中,还要根据财政超收的情况追加教育经费,要向教育等民生领域倾斜。”丁学东表示。

  此外,财政部还表示要努力筹措其他财政性教育资金,通过采取足额增收教育费附加和地方教育费附加等措施,逐步建立政府多渠道筹措财政性教育经费的长效机制。

  《征求意见稿》中亦明确提出,要按增值税、营业税、消费税的3%足额征收教育费附加,专项用于教育事业。核心提示:依据新教改草案,省级政府将拥有其所主管高校设置和调整学校、学科及专业布局的权力,拥有审批设立实施专科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的权力。

  以省级政府为主管理高等教育

  根据最新公布的《征求意见稿》文本,到2020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达到多少,这份方案并没有直接给出。

  而据一位接近起草组的人士透露,最初起草小组曾提及2020年的目标,即要达到GDP的5%。该人士坦言,“毕竟4%的目标已提出多年,仍未有实现,现在提5%,实现起来难度应该非常大”。

  其实,据本报记者了解,围绕着这个问题,包括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各部门在起草过程中都有不同的声音:

  一方观点认为随着未来中国教育的发展,加大投入势在必行,可以将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提高到5%或者是更高的比例;而另一方则倾向于在国家教育经费适当增加的情况下,更着重于提高相关经费的使用效率。

  “目前,《规划纲要》起草小组基本上确定了该指标:到2020年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能够达到5%,全口径的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能够达到7%-7.2%。”该专家表示。

  而据他介绍,这一标准主要是依照国际通行的教育生均经费指数来测算出来的。到2020年,义务教育阶段(包括学前教育)所需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应为3%,高中教育阶段为1%,高等教育阶段大致为1.1%,三者相加为5.1%。

  不过,亦有人士强调,如果不改变现行的经费筹措体制,2020年达到5%的指标将会是“镜花水月”。

  “4%的指标,为什么我们都达不到,其中有一点是钱掌握在谁手里?我曾经做过统计,教育财政的钱,中央财政只占11%,地方财政占了89%。”北京大学教育经济与管理系副主任岳昌君博士表示。

  据上述接近起草组人士透露,其专门就此问题与财政部的相关负责人有过交流,对方表示,“包括中央转移支付的部分在内,教育经费90%在地方政府手中,我们财政部只能管中央支出的10%那部分,其余的大头是各个省的一把手拍板决定的”。

  正是由于教育财政的钱集中在地方政府手里,带来不少问题。

  首先是一个固定的指标并不能适用于不同的地区。比如有些地方的教育不缺钱,江浙一带因其GDP规模大,尽管不到教育经费的4%,但钱很仍很充裕。但是西部地区,如果按照GDP的4%来核算的话,根本不足以支撑当地教育的发展。

  “对这个事我们有过好几年的研究,中央政府很着急,但直接加大投入肯定是不管用的,中央拨下来的钱往往会对地方的教育投入有一个"挤出效应"。”财政部教科文司相关人士表示。

  为此,有学者表示,应该去思索为什么地方政府花在教育投入上的激励性不够强,“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要将地方政府预算投入的激励机制建立起来”。核心提示:依据新教改草案,省级政府将拥有其所主管高校设置和调整学校、学科及专业布局的权力,拥有审批设立实施专科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的权力。

  本次《征求意见稿》,一个显著的亮点就是“加强省级政府教育统筹”。

  文本中明确提出:义务教育全面纳入财政保障范围,实行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根据职责共同负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负责统筹落实的投入体制。进一步完善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项目、按比例分担的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提高保障水平。

  与之同时,过往属于中央政府的职能也被下放到省级政府,其中尤以完善以省级政府为主管理高等教育的体制最具突破意义。

  依据《征求意见稿》,省级政府将拥有其所主管高校设置和调整学校、学科及专业布局的权力,拥有审批设立实施专科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的权力,拥有审批省级政府管理本科院校学士学位授予单位和已确定为硕士学位授予单位的学位授予点的权力。

  “省级统筹,其实是赋予地方更多的自主权,将办教育的责任与权力都交给地方,促使地方进行制度创新”。上述接近起草组人士表示。

  至于说省级统筹会不会加剧中西部经济欠发达省份的财政负担,该人士表示“大可不必担心”。因为中央政府可以采取加大转移支付力度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因为现在中央财政统筹占到了总财力的60%,完全可以在统筹支付上做文章,以支持中西部经济欠发达省份的教育发展。

(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Wycaijing]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