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正文

重塑中国传统孝文化的建议

http://cq.QQ.com  2010年03月04日11:33   腾讯·大渝网    评论0

2009年,田景军等三位大学生以山东曲阜南辛镇43个村庄2000多个家庭中1186位65岁以上老人为调查对象,历时两个月完成的一份《农村老人生存现状考察报告》。报告显示农村老人生存现状不容乐观。

·
·
·
·
·
·

近年来,农村老人在失去劳动能力特别是生活不能自理后,被儿女视为。“累赘”已是很普遍的现象,老话常说的“享儿孙福。不知什么时候竟变成了一种奢望。有的老人由几个儿子轮流供养,但儿子们常常互相推诿,形成“三个和尚没水吃”状况;有的老人独居一处,儿子每年给一些口粮和零花钱,但老人一年的供养费常常不如孙子一个月的零花钱;有的老人子女多,分家时一旦做不到一碗水端平,就有可能引火上身,成为儿女不肯供养的最佳托辞;还有的老人由于儿子媳妇外出打工无人照顾,只好自己下田耕作,处于完全自养状态。在湖北京山,仍靠种口粮地维持生计、年龄最大的老人是86岁。如今,一些年轻人的养老行为不再受孝道伦理、传统价值的支配,完全步入了经济理性算计的时代。

而由此引起的是,近几年农村老人自杀比例一直呈上升趋势。据2004年卫生部统计年鉴中的抽样调查,2003年农村75—80岁的老年人自杀高达101/10万人,80岁以上更高达l32/10万人,比同龄城镇老人高63%和67%。

2008年9 -10月,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组织近40人的调研队伍在湖北京山县孙桥镇S村作了为期半个月的调查。据不完全统计,近20年,村里几乎每年都有一两例老年人自杀,每l0个死亡老人中就有3.4人是自杀身亡。至于自杀原因,不是因为得了重病没钱治,就是因为子女不孝。

不孝种种,成因何在? 调查报告将“不肖子孙”分为如下类型——家庭积怨型(房屋、田地分配不均)、情感麻木型、身不由己型、无理取闹型、有利可图型、怕老婆型、甩包袱型、教育失当型。解剖中国孝文化发祥地的南辛,即可管窥究竟哪里出了问题?调查组发现,“三不管”老人多感叹老运不济,却少有人反思教育失当。就拿被南辛当地人视为“风俗习惯”的“躲儿庄”来说,有儿子的人家若娶亲,哪怕举债,房子也一定要修漂亮,否则很难娶上媳妇。所以,没钱盖新房的人家,父母必将老屋腾给儿子,而自己则另觅栖身之地。“儿住瓦房,孙住楼,老头老太住村头。”在一些专家学者看来,这种反常现象恰恰助长了子辈的自私,在某种程度上也为今后的不孝埋下了伏笔。而面对这种“风俗习惯”,乡村基层干部深感“清官难断家务事”,根本无法插手。

千百年来,孝作为一种社会观念形态,已深深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中,成为中华民族的文化心理的积淀,子女侍奉父母、为老年人养老送终被看作是人生中最有价值的事情。然而,为什么时至今日,孝道观念竟然变得如此淡化甚至虚无呢?孝经在当代怎么变成了一本难念的经?

有专家认为,“五四”新文化运动到改革开放前,我们对传统孝道文化缺乏全面正确的认识,对其中优秀的民族道德传统缺乏应有的宣传和提倡,没有将传统孝道文化中的道德精华传承下来。改革开放以后,由于西方思想文化的渗透以及市场经济所带来的拜金主义、个人主义、享乐主义的负面影响,加之独生子女的特殊生长环境,使得传统孝道文化又一次受到冲击。

然而,中国流传了几千年的“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已在人们思想观念中根深蒂固。在农村,家庭养老几乎是唯一可被老年人接受的养老模式,依赖子女养老目前仍是农村养老的主流。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及广大农民脱贫致富的强烈要求,大批农村青壮年涌向城市,农村出现了大量“留守老人”和“空巢老人”,农村家庭养老和集体养老功能逐渐弱化,农村养老问题日渐突显。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竞争的激烈、更重视自我价值实现的理念、对经济利益的过分追逐等,都使得养老的“机会成本”(包括时间、金钱等成本)急剧上升,从而导致传统的孝文化难以维系。有的家庭甚至把老人是否有用、是否有钱作为对待老人的尺码,而不是把赡养老人看成是自己应尽的义务。

目前我国农村老人有9000多万,占全国老年人口的65%以上。如何使他们能够“老有所养”,是中国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对于城市老人来说,由于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有退休金、医疗补助等方面的社会保障,他们的养老问题基本由国家承担。但对于农村老人来说,其面临的困境就要多得多。一方面,农村老人失去劳动力之后就不再有独立的经济来源,另一方面,他们所能获得的社会养老保障仍十分有限,这都使得农村老人在整个养老过程中处于完全的被动地位。

较之于西方国家的“先富后老”,我国的老龄化是典型的“未富先老”。眼下,即便是在城市,社会化养老保险体系的资金、制度、人才、思想等各方面还都缺乏应有的准备,人口基数庞大又缺乏前期储备的广大农村更是力所不及。如此看来,重塑中国传统孝文化是农村养老的现实选择。没有全社会孝文化意识的增强,老年人权益保障事业难以取得实质性成效。

继承传统孝道推行中的社会保障内容,建立农村社会养老保障体系,将家庭养老与社会养老结合起来,是当前解决农村养老问题的根本途径。首先,要建立和完善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合作医疗制度和社会救济制度。其次,还要大力发展农村集体经济,为农村社会养老提供财力支持;

近年来,随着“国学热”的出现,孝道教育也在升温。面对我国家庭结构的历史性变化,面对老龄社会的提前到来,面对在更大空间,以至全球范围的求学、求职、谋发展,家庭集聚时间被极大缩减,面对各种不讲亲情,不讲道德,只讲金钱与竞争的外来文化的冲击,全社会应当行动起来,重拾这一民族传统美德。

为此建议:把孝纳入全体公民尤其是干部、公务员的基本道德规范,建议立法机构适时补充修改有关法律、法令,用法制的力量保证孝行的全面实施。

重塑传统孝文化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它要求综合运用各种手段,调动一切积极因素,逐渐培养、增强全体社会成员特别是年轻人的家庭责任感和义务感,中国传统孝文化才有可能得到复兴。

目前,新加坡法律已有孝的相关条款,韩国也于2008年7月通过并颁布了《孝道资助奖励法》。早在2004年,南京市老龄委主任就建议在刑法中增设“不孝罪”条款,不久后成都市一位名叫李宗发的律师向四川省人大提交了一份《四川省父母子女家庭关系规定》即“孝法”的立法草案建议稿,希望能为“孝”立法。这些事例说明,在中国孝道立法工作已经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

在现代多元化社会,用法律的力量调解民事行为、推动善行,尽管要比单纯的道德教育具有更直接的效果,但在实际操作层面上还有一定的难度。像韩国那样通过奖励法来为孝道做出示范、引导、鼓励、褒奖,用制度的力量保证一种善行的全面实施,目前来看,在我国也不失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法。建议全国人大对此组织专题研究。

[责任编辑:wyskyzhan]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