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社会新闻 > 正文

民工夫妇买不到火车票 买辆摩托骑回家(图)

http://cq.QQ.com  2010年02月04日07:58   重庆晚报    评论0

A 3天3夜从广东骑到武胜

B 住三四十元一晚的旅馆

C 两人瘦了一圈,安全到家

民工夫妇买不到火车票 买辆摩托骑回家(图)

骑行1400公里,丁小兵夫妇风尘仆仆。 记者 史宗伟 摄

年味越来越浓,离乡在外打拼一年的民工兄弟们,候鸟般纷纷往家赶。然而,火车票难买,乘坐汽车和飞机价太高,他们无奈选择另类艰辛、冒险的交通工具。

·
·
·
·
·
·

昨晨,市高速公路执法支队四大队队员,在渝武高速公路劝离一对满面风尘、冒险在滚滚车流中骑摩托回乡的民工夫妇。送别他们时,执法队员送他们水果、饼干和矿泉水,叮嘱“回家路上安全第一”。

吓人!

摩托驶上高速公路

驾驶摩托车的丈夫叫丁小兵,今年37岁,四川省武胜县双星乡村民,摩托后座上坐着她妻子,后座架子上绑着的两件行李,把她夹在丈夫身后。

昨上午9时许,渝武高速公路三溪口路段往北碚方向,四大队队员姜峡、刘舰发现前方三四百米外的车流中,一辆摩托载着一男一女,混杂在车流中高速行驶,时速在60公里以上。后座上的女人可能是极度害怕,把男子的腰箍得死死的,双目紧闭满脸痛苦。

经喊话和提前紧急疏导,摩托脱离车流,驶到紧急停车道。两人跳下摩托,姜峡感受到这对男女乘摩托的艰辛和狼狈。

骑手正是丁小兵。他满脸灰尘,眼球血红,满脸疲惫,防寒服和牛仔裤沾着油迹和灰尘,已难看出本色。丁妻很憔悴,叫苦“坐了3天摩托,屁股都坐麻了”。

无奈!

回乡路千里骑摩托

初步了解丁小兵夫妻骑摩托上高速公路原因后,执法队员调来拖车,免费送他们到收费站下道。

原来,丁小兵和妻子在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一家五金厂打工,迄今近5年。上月底,在这家厂打工的另6个老乡,先后在当地买摩托,载着行李往家赶。

上月31日,丁小兵和妻子决定效仿这种方式回家,原因很简单:若通过厂里在当地火车票代理点购票,须20人以上才能买到往重庆方向的车票,然而人数凑够。他去代理点和售票亭排队买票,买不到往重庆方向的车票,票贩手里也没有票。

当天上午,丁小兵买了一辆摩托车,把两件行李绑在后座上,载着妻子踏上1400公里的回家路。为防迷路,他花1600元买了一部带GPS卫星导航功能的手机。

艰辛!

3天3夜两人瘦了13斤

昨中午,丁小兵和妻子终于回到老家。

记者见到他们时,他们正在家里吃面条。两碗面下肚,满面风尘的丁小兵恢复精神,道出3天3夜骑摩托回乡线路:

在GPS导航下,他们从佛山出发,经广东肇庆,过广西南宁,再改道贵阳和遵义。前晚,他们来到渝黔高速公路贵州段与我市交界处——三元收费站。昨日凌晨4时许,他们离开当地的廉价旅馆,顺210国道往我市主城方向赶,驶到渝武高速时被执法队员发现。

“骑摩托最怕下雨,更怕在途中生病,或被不法人员敲诈抢劫。”他说,庆幸的是,回家路上天气一直不错,妻子吃晕车药后不怎么晕车。不过,问题也接踵而来:妻子吃晕车药后,老是犯困,在南宁时,妻子竟在车上睡着了,摩托避让车辆时,妻子被甩出车外。

“还好,她只是膝盖被擦伤。擦了一点碘酒,又上路了……一路上,我们回乡太不容易。”他说,害怕妻子再次从后座上摔下受伤,他小心翼翼驾车的同时,每逢偏僻路段,还留意前方是否有形迹可疑的人拦路,车后有无可疑车辆跟踪——包里信用卡中存有辛苦一年的血汗钱。她则担心丈夫驾车疲惫,不小心发生车祸,更担心她和丈夫若同时出车祸,家里的老人和娃儿该啷个办。

晚上,他们住三四十元的旅馆,白天吃方便面和盒饭。昨下午,丁小兵和妻子先后称了一下秤,丁小兵瘦了8斤,妻子瘦了5斤。

忧虑!

民工骑车回乡趋多

昨日,武胜县双星乡工农村村委会书记廖军介绍,丁小兵夫妻是该村2社村民。村委会近两年通过对回乡村民的随机走访,发现一个忧虑的问题:春运期间回乡火车票难买,许多人开始骑摩托回乡。

廖军认为,骑摩托回乡的现象,是目前春运民工潮中不可忽视的新趋势,运输企业或政府相关部门应该重视。

■首席记者 黄艳春 实习生 赵一繁

[责任编辑:wyyoyowang]

相关专题: 2010春运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