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正文

长沙样本:当钉子户遇上“公共利益”

http://cq.QQ.com  2010年02月03日15:35   南方都市报    评论0
1 2 3 4

早些时候,征收指挥部曾发布一道措辞强硬的命令,要求征收范围内的商户必须在3天内停止经营,在去年5月份开始,东牌楼社区内的所有工商营业执照和年检手续已被停止。

坚守的队伍日渐消瘦,进入1月,已经从原来的73户减少到三十几户。丁文茵的老宅被“强征”之后,袁冬梅更感觉到了大势已去———她也收到了最后通牒。在最开始的补偿协议中,政府承诺归还因为历史原因袁家失去的142平米的房屋面积,加上目前的51平米,袁冬梅可以获得193平米的补偿,算上各类奖励,可获110多万元的补偿。

·
·
·
·
·
·

随着谈判不断破裂,政府给了她最后的选择———如果不按期签署协议,本要补偿的142平米将不复存在,按照4516元/平米乘以51平米计算,共计补偿袁冬梅23.0406万元。

1月23日,高音喇叭再次响起。这天,广播员不再向大家宣传政府的政策,而是提醒留守的居民们,空寂的社区内需要“防止犯人藏匿”、要“防火防盗”。社区内的垃圾站与公共厕所此时已被拆除,污水横流,垃圾遍地,恶臭破败,仿佛一朝回到“解放前”。

就政府而言,这些公共设置已无存在的必要,因为早在一个多月前,东牌楼累计签订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已达922户,协议签订率达91.7%。同样的视角,政府认为这是把所有的工作前置的结果,也是政府作为征收主体的体现之一。

“政府在前期做了大量的细致的工作,避免了拆迁过程中产生钉子户以及漫长的拆迁过程。”严国益说。

根据芙蓉区官方统计,从去年7月下旬开始,街道、社区和有关部门近200名工作人员走访了居民1089户,发放资料5000多份,召开居民群众座谈会30余场。从去年8月29日开始,芙蓉区各部门抽调50%以上机关干部全面参与征收补偿工作。工作的成效被纳入年终考核。

袁冬梅也因此前所未有地见到各类基层干部。教育局、税务局、检察院、法院———总有人上门做工作,每次从三四个人到十几个人不等,最多的一次是12个人,最晚的时间是凌晨2点。

她感觉压力无形。比如,一次税务局的人向她出具了征收出租房屋税金的通知,“我家是特困户,就靠出租补贴,按说不要缴税呀”。

一个要求匿名的芙蓉区机关干部说,从去年8月31日起就把主要精力集中到拆迁工作上了。本职工作也不能丢,每天电话就响个不停,各企业要审批要办事一律得预约,而且每周也就两个半天时间集中办公。“忙得不亦乐乎。”

芙蓉区委书记钟钢在一次视察中说,公安、城管等部门要加大工作力度;工商、税务等部门要加大对经营户的管理力度,对个别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征收户,不积极配合征收工作的,要通过其单位、部门做工作;对于困难户,要积极为其解决实际困难,争取早日签订协议。

严国益觉得,这些行政的代价是值得的。按照以往的拆迁模式,之前预想的是两年,现在不到半年就搬走92%。在同一路段上的“丰盛世代大厦”

是2004年就开始的棚户区改造项目,2005年开始拆迁,直到现在也没有拆迁完,“在长沙,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长沙试水

长沙开始小范围试点,探讨如何利用征收来推动拆迁。“结果对重点建设有很大的帮助”

拆迁变法为政府征收,自《物权法》出台后便被持续关注。发生于2009年岁末的成都“唐福珍自焚”与“北大五学者上书”将关注推至新的高点。

就在丁家老宅倒下的同一天,国务院法制办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召开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草案)》的第二次专家学者座谈会。丁文茵不会想到,《长沙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安置工作规定》正是这一条例在地方上的“先行先试”。

长沙《规定》于2009年7月1日发布实施,共计19条。除明确“各区人民政府负责本辖区内房屋征收与补偿安置工作的组织和实施”外,对于征收的核心问题诸如“公共利益的界定”、“征收程序指定”以及“补偿机制”等均未明晰或制定,其着眼点限于即将开始的该市大规模棚户区改造。

长沙市政府法制办副主任钱晓刚解释,这个《规定》并没有对征收做出更多的规定与解释,“也没有这个权力”,只是对征收在操作层面上的细化,在程序上做一些设计与规范,从程序上保证征收主体的行为规范。

她说,立法的根本是《物权法》的相关要义,但其中不乏地方的现实需求。

《物权法》出台后,作为基层政府在实践的过程中遇到了大量的拆迁与《物权法》相矛盾的地方,“在长沙市区及各区县也都出现了大量的类似问题。无论是区县政府还是开发商都向市政府反映以后究竟该怎么做,困扰严重,工作受阻。”

此间,全国都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因为国家一直没有更该拆迁条例,地方政府在操作中引发了一系列问题。根据住建部统计,近年来,因拆迁行政裁决和行政强制执行不规范引发的上访已成为群体性上访的主要原因。

湖南难以置身世外。因为存在障碍,拆迁出现了搞不动的现象,城市的重点建设也没有铺开加快。钱晓刚说,由是,长沙最开始在区县小范围试点了征收的模式,探讨如何利用征收来推动拆迁。

相关专题: 地产周刊3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