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正文

长沙样本:当钉子户遇上“公共利益”

http://cq.QQ.com  2010年02月03日15:35   南方都市报    评论0
第 1 2 3 4

拆迁“变法”长沙样本:当钉子户遇上“公共利益”

变“拆”为“征”,新条例能否去掉拆迁暴力与暴利?

1月20日,湖南长沙,芙蓉区尚德街34号老宅被“征收”,轰然倒下。

屋主丁文茵坚守了四个月又15天。在过去差不多接近一个世纪的光景里,丁家在此繁衍生息了四代。

同一天,在首都北京,国务院法制办再次就修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组织了专家座谈,讨论的条例草案名称也更名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

·
·
·
·
·
·

由“拆迁”到“征收”,是条例修改中最引人注目的焦点,就此而言,在2009年7月便已经出台《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安置工作规定》的长沙市,可谓先行实验。

条例修改在即,争议甫定,然细节勘误,尚有一段很远的路要走。实施半年之久的长沙“征收规定”,从字面上去掉了“暴力血腥”的强制拆迁色彩,拆迁主体由开发商变成政府,除了补偿之争,被拆迁户还将面临更强大的行政压力。此外,公共利益模糊的边界,仍是日后引发新问题的根源所在。

中心区老宅被强“征”

副区长解释:政府要进行棚户区改造,这是公共利益的要求

除下了点小雨,1月20日这天与往常没有什么不同。

早上9点钟刚过,丁文茵吃完早饭,照例来到尚德街34号老宅,敲门、开锁,替换晚上在此坚守的父亲。自从被下达了“强制征收通知书”以来,父女俩日夜轮班倒,阻挡着任何试图闯进老宅的“征收者”。

门开了,丁文茵喊着父亲,迈步准备进屋。就在此时———用她自己的话形容,“简直是电光火石之间”———七八个壮实的汉子突然从四面八方扑来,分成两拨,一拨人架着她,另一拨架着父亲,快速出屋。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又训练有素。

丁家父女被架住后,接下来的一幕则颇有戏剧性:一批民工打扮的人从旁边的政府征收指挥部里冲出,拿着铁锹、锤子开始卸门、砸窗户、搬东西。丁文茵欲用手机拍照,随即被当地民警带走,父亲被送进医院,劈里啪啦声中,尚德街34号老宅陷入一片尘埃,一切就都结束了。

丁文茵记得,“征收”概念第一次进入生活,是2009年8月初,一夜之间贴满社区各个角落的一纸公告。这个盖有“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政府”大印的公告称,政府为棚户区改造、环境整治、主次干道的道路给排水等工程建设,决定对东牌楼国有土地上房屋及附属物进行征收。

对于“征收”,丁文茵不懂,邻里们也大都不解,“这究竟咋回事,这房子不让住了?”对于法律稍有研究的居民陈建农查阅《物权法》,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来这里征收是为了啥?

政府很快给出了答案:为实施城市规划,提升城市品位,改善居民生活环境,加快芙蓉区东牌楼地区棚户区改造、环境治理和中央商务区的建设,长沙市政府拟收回东牌楼路范围内国有土地使用权。

长沙市芙蓉区副区长严国益进一步解释,政府要对东牌楼进行棚户区改造,这是大多数居民的呼声,政府收回土地使用权而不是开发商来拆迁,是公共利益的要求,即可征收。

进入9月份,大家开始逐渐体味到“征收”气息,在位于社区中心的征收指挥部楼顶,3个硕大的喇叭分别面向西、南、北三个方向。每天早晨8点整,一个雄浑的男中音准时响起,宣读着区政府的各类公告。

在低矮的居民区中,通常墙壁上血红的“拆”字也被“征”字代替。在即将进行拆迁的棚户住宅区中,没有了开发商彪悍的身影,一群群区直机关和街道社区干部上门,不断更新的、以编号形式印发的公开信,被不定期散发到各家各户。

这一切也一度让丁文茵觉得,尽管故土难离,但如果非走不可,相比于开发商唯利是图又不择手段的行为,“征收倒是更容易让人接受”。

补偿的分歧

芙蓉区政府明确表示,就地安置是不可能的;而4563元/平米的补偿标准,大概只有该地段市场价格的一半左右

因为处于城市的中心商业区,丁文茵与家人把尚德街34号的老宅改成拥有11个房间的旅馆,尽管条件有限价格不高,生意倒也过得去,守着一帮老邻里,日子舒顺而悠闲。

相关专题: 地产周刊3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