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09渝西频道 > 正文

大学生被跳楼者砸中瘫痪 父亲求市民发短信鼓励

http://cq.QQ.com  2010年01月18日15:37   重庆商报    评论0

大学生被跳楼者砸中瘫痪 父亲求市民发短信鼓励

“我女儿现在最需要的是信心,希望好心市民能发条励志短信鼓励她!”昨日,重庆房产职业学院女大学生肖若曦的父亲肖亚军哭着恳请本报“帮他一个忙”。去年10月25日,一名女子从沙坪坝三峡广场一居民楼6楼跳楼自杀,落下时砸在正从步行街上路过的肖若曦身上,导致肖若曦高位瘫痪。昨日,仍在市六院治疗的肖若曦首次向记者倾吐了自己的心里话:“我要学张海迪和桑兰,坚强地活下去!”

·
·
·
·
·
·

有一周时间 她醒来就哭

“小曦清醒后的最初一段时间,只要晚上一关灯,她就感到紧张、恐慌,非常怕黑夜。”昨日上午10点,肖亚军神情忧伤地看着女儿说,当初他们怕女儿知道自己将在轮椅上度过一辈子后难以接受,不让她看电视,不让她接手机,刻意隐瞒她的伤情。大概一个月前,一名爱心人士到医院看望鼓励肖若曦时,无意透露了她今后将难以站立的信息,小曦精神随即近乎崩溃。

“有一周时间,她一醒来就哭。”肖亚军含泪说,那段时间,小曦一反常态,见了灯光就烦,他们晚上照顾她时甚至都不敢开灯。

据小曦主治医生介绍,肖若曦因腰椎受重击断裂,除非出现奇迹,今后将很难站立。他说,经过多次手术,今后她能坐起来就算不错了。

想坐起看书 累得满头大汗

“看着女儿时常露出绝望的神情,我心如刀绞。”肖亚军说,从上月底开始,他买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书放在病房,女儿有时想看书,可倔强的她不愿由父母和陪护人员念给她听,多次挣扎着想坐起来自己拿书看,可每次都不能成功。后来,肖亚军想了一个办法:女儿想看书时就把她抱到轮椅上,让她在旁人的帮助下阅读。目前,小曦在轮椅上最长能看5分钟的书。

肖亚军说,目前女儿治病已花了20多万元,高额的治疗费令经济拮据的他们寝食难安。不过如何让女儿勇敢面对现实,树立对生活的信心,才是他和妻子目前最忧心的。

“女儿现在最需要的是信心”

“她目前最方便的就是躺着看亲友发给她的短信。”肖亚军说,有一天他在单位给女儿发了3条短信:“每一种创伤,都是一种成熟”、“世上没有绝望的处境,只有对处境绝望的人”、“身体的缺陷,往往可以是一种奋勇向上的激励”。当晚,他到医院时,小曦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还主动告诉他,她收到了短信。

肖亚军说,目前,他几乎每天都要给女儿发一两条励志短信。有一次,小曦给他回短信:“爸爸真好”,他当时高兴得哭了。肖亚军说,他现在正为没有好的励志短信发给女儿而发愁。“我女儿现在最需要的是信心。”肖亚军哭着恳请记者:“如果市民有好的励志短信,希望能在百忙之中发一条给他女儿,那将是女儿收到的最好礼物。”肖亚军说,小曦现在能动的几乎只有手,如果有空能翻看好心人发给她的励志短信,她一定会很高兴。

肖亚军说,小曦的手机号码是15023104160。不过小曦的身体还极度虚弱,希望好心市民只发短信,不要打电话,以免影响小曦的康复治疗。为了筛选好的励志短信,市民也可致电本报热线966965,待本报筛选后再转发小曦。

新闻面对面

“我要自己养活自己”

昨日,肖若曦接受了记者采访。

记者:你能接受你的遭遇了吗?

肖若曦:出事后,我一直不肯相信这是真的,但现在我清醒了,我躲也躲不脱了,只能去面对它了。

记者:你知道今后可能的结果吗?

肖若曦:我知道我可能永远站不起来了,但我要努力活下去,要努力成为重庆的张海迪,不让关爱我的好心人失望。

记者:康复了,你打算做什么?

肖若曦(流泪):完成我的大学学业,不知一年后我能不能返回学校。

记者:将来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肖若曦:我站不起来了,但我的脑和手是好的,我要争取能自己养活自己,不让爸妈操心。

律师说法

律师免费帮伤者维权 近期起诉责任方

“我女儿遭遇飞来横祸,可现在都没人为她的治疗买单。”昨日,肖亚军说,目前女儿的治疗费,几乎都是社会各界捐助的。昨日,重庆原野律师事务所陈晔、戴厚奎律师表示将免费为肖若曦提供法律援助,打算于近日将跳楼女子的家人、三峡广场商圈办和事发大楼的物管公司告上法庭,索讨赔偿。

陈晔、戴厚奎律师称,死者财产继承人肯定会被列上被告席,因为死者财产继承人享有死者的遗产,因此应对小曦的伤情负责。此外,肖父认为三峡广场商圈办和大楼的物业管理公司在该件事情上存在过错和管理疏漏,也难脱干系。

陈晔律师称,由于跳楼自杀的女子(直接侵权人)是成年人,据传也没有多少遗产可供执行,如果情况属实这就会留下一个巨大的赔偿金缺口,而应当由谁来承担这样的补充赔偿责任,目前有关法规在这方面规定得还比较模糊,在司法实践上也有争议。陈晔律师称,在国外出现这样的情形,往往是由慈善组织介入,并保障伤者今后的医疗费用不至于中断。

本版稿件由记者 张畅 杨圣泉 采写

相关新闻

天降叉棍案今开庭大楼61业主成被告

2008年11月发生在渝州新城小区2号楼的“天降叉棍伤人案”(本报曾作报道),今日将在九龙坡区法院公开审理。

惨剧:摆摊叉棍扎进头顶

2008年11月,22岁的袁梅(化名)像往常一样在渝州新城外摆摊时,一根长约1.3米的叉棍突然从天而降,金属弯钩扎进她的头顶。经医生及时抢救,袁梅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事发后,叉棍的主人却一直不现身,袁梅治疗的巨额费用无人承担。

起诉:希望“凶手”现身

袁梅的丈夫林磊无奈之下,只得聘请胡朝万律师将该楼最有嫌疑的61户业主告上了法庭。针对状告61户业主,但只有一户才是真正的“凶手”、其余业主将被冤枉的事实,林磊无奈地说,假如他是楼上的无辜业主,也同样会觉得气愤和委屈,不过为给妻子治病,他只能出此下策。他希望“凶手”能有点公德心,在看到其他邻居被冤枉的份上,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并赔偿医疗费用。

应诉:仅一名被告请律师

昨日,记者来到该栋大楼,得知已被列为被告的61户业主中的部分业主早在事发前就已把房子租了出去。因此他们认为就算被推上被告席,也是租赁户而非他们。而大部分业主则口头上向记者诉苦说,事发当天他们要么在上班,要么没在家,根本不会动叉棍,因此叉棍绝对不是从自家阳台上掉下去的。但众人却都拿不出证据,不知如何在今日的庭审中为自己洗脱责任。据了解,在61户被告业主中,目前只有该楼三楼一家宾馆聘请了律师为自己辩护,并且还准备了充足的叉棍不是从他们那里掉下去的证据。

律师:“不在家”不能证清白

对此,袁梅案的代理律师胡朝万说,他仍会把房子已租出去的业主告上法庭,因为业主是此案的第一责任人,判决后,业主可向租赁户追偿。而对于部分业主口头上“不在家”的口供,其真实性需要质疑。

截至昨日记者发稿,仍无业主主动站出来承认对此事负责,大部分业主则表示自己不会出席今日的庭审。大部分业主说,就算法院判他们(61户业主)输了官司,他们也不会赔偿,因为自己“问心无愧”,但他们愿意以同情者的身份为袁梅捐款,帮助袁梅康复。

[责任编辑:wycqtacy]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