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渝西民生 > 正文

“天降叉棍案”周五开庭 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http://cq.QQ.com  2010年01月14日10:04   重庆时报    评论0

手术前理发师对袁梅的头发进行清理 本报资料图 马力 摄

手术前理发师对袁梅的头发进行清理 本报资料图 马力 摄

刚搬来的租赁者

不洗衣服没叉棍

家里当时没人在

律师:家里没人也不能免除嫌疑

(记者 汤伟)13个月过去了,林磊只要走过渝州新城新世纪超市门前的那片公共通道,就会想起妻子袁梅被从天而降的叉棍刺进头颅的那一刻。在一年多时间里,林磊坚守在这片“伤心地”,天天想得到“答案”。目前,他们已将最有嫌疑的61户业主告上法庭,索赔40万元。此案将于15日在九龙坡法院一号法庭公开审理。

·
·
·
·
·
·

受害者家人 坚守伤心地等答案

欠债 被迫卖了新房还债

“这件事情把我们的生活彻底毁了,房子没了,我被重新打回原形。”昨天下午,林磊说,经过进城10多年的打拼,他于2007年在渝中区大坪买了套商品房,2008年刚把买房借的钱还完,妻子就遭遇“天降叉棍”事件,医治期间又欠了近10万的债务,不得已他又在去年将新房卖掉,用于偿还债务。

目前,林磊就在渝州新城附近租房住,家中除了病重的妻子,还有一岁多的女儿,他年迈的老母亲也从永川赶来帮忙照顾。在他看来,仍然坚守在“伤心地”,不仅是希望奇迹出现,第一时间看到凶手自动现身,也希望就在原地得到一个圆满的结果。

起诉 至今没去挨家挨户找凶手

除了在事发后第二天,林磊去了一次渝州新城2栋张贴《寻人启事》,之后他再也没有与嫌疑楼层的居民接触过。

“我怎么去找?只有一个凶手,要我挨家挨户去敲门,肯定会冤枉更多的人,我也不想。”林磊说,如果换成他是楼上的住户,他也觉得气愤和委屈。

“我不是很懂法,但我确实也没有办法,妻子治病要钱啊。”林磊回忆,事发后,他张贴《寻人启事》只想把凶手找出来,让他承担医疗费用就可以了。没几天,代理律师就告诉他要起诉100多家住户,林磊当时第一反应是“怎么会牵涉到这么多人?”但当时妻子正面临巨额医疗费用,他立即就同意了。

残疾 年轻妈妈变“药罐”

今年23岁的袁梅本是巴南区石龙镇的农妇,身体一直很健康。事发前几个月,她还为林磊生下了个女儿,可现在,她成了智力缺损7级伤残、左侧肢体不完全瘫痪7级伤残、颅骨缺损10级伤残的残疾人士。每天,袁梅至少要吃3种药稳定病情,每周要花去近百元的医药费。

林磊说,妻子现在只能做简单的动作,如穿衣、吃饭等,不能搬动重物,不能做清洁等稍费体力的劳动,还不能受冷水刺激,一不注意就会头疼头昏。目前,她时不时地还会回老家去调养一段时间。

虽然15日要开庭,但作为此案的直接受害人,袁梅还没有决定是否去法院参加庭审。

律师: “事发时没人在家理由不充足”

昨天,袁梅的代理律师胡朝万说,根据他调查的结果,被告方目前最多的说法就是“房子是租出去的”、“事发时没在家”,但以此来作为不承担的责任的理由并不充分,“举例来说,凶手很可能事先把它放在了阳台,之后在外力的作用下掉下去了。” 胡朝万认为,此案的第一责任人应是业主,判决后,如果业主需要承担赔偿责任,则可以通过法律程序向租赁户追偿。

胡朝万说,最初,此案涉及100多户被告,但为了尽量缩小责任范围,不冤枉更多的人,才最终圈定了7号9号户型住户。事发地是一片公共用地,周围除了居民楼、还有商业城、超市等,难道要把这些单位都加入到被告中?这显然是不合适的。

坠物案有三种判例

烟灰缸案

2000年5月10日夜,市民郝某路过学田湾正街65和67号楼下时,一只从天而降的烟灰缸将其当场砸昏。

判决结果:一审法院判决24户居民中的22户共同分担16万余元的赔偿责任。

瓷片案

2007年1月,一名女士抱着女婴经过广州市荔湾区芳村一幢楼下时,一块由高空抛落的瓷片打中毛太太怀中的女婴。事后,受害方以共同危险行为为由,将该幢楼18户人家告上法院,索赔5万多元。

判决结果:法院认为,扔瓷片行为不是18户人共同的,因此不算实施共同侵害,应属于普通侵权,应找到具体侵权者由其赔偿。但由于证据不足、找不到扔瓷片的人,故法院不支持原告方的诉讼请求。

玻璃案

2006年5月31日晚,深圳向南小学学生小宇经过一幢名叫“好来居”的高层居民楼时,被楼上掉下的一块方形玻璃砸死。小宇的父母遂将好来居二层以上73家住户及物业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70多万元。

判决结果:一审法院认为,没有证据证明73家居民有过错行为,但物业公司有管理疏忽行为,因此判决物业公司承担30%的赔偿责任,73家居民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方

有人为表清白请律师

上周五,成为被告的61户居民曾组织在一起开会讨论如何应对此事,但很快变成了“声讨大会”,由于始终没有找到“凶手”,大家甚至把责怪的对象指向了受害一方和律师,最终,这个协商会只能草草收场,目前,大家的态度大致分为3类。

“实力派”

此案中,成为被告的是事发楼层3楼至27楼7、9号户型的61名业主。而3楼是一家宾馆,目前已经换了老板。昨天,成为被告的宾馆前老板周女士表示,“公安机关要求我们窗子不能开多了,所以那个户型的阳台门被床挡着,而且我们宾馆从来不自己洗衣物,都有专门的洗涤公司负责,不可能有叉棍。”

在周女士看来,她的证据非常充分,算是被告中有“实力”的,为求稳妥,她还聘请了律师。

“激进派”

“我当时正在建材市场的门市,还是我姐姐事后给我说楼下出事了。”目前,很多被告都表示,不会出庭,不管任何结果,也不会赔钱。而家住15楼的刘女士算是其中最“激进”的一位。

“如果受害方生活确实困难,我可能出于同情还会捐点钱,但要把我当成‘凶手’赔钱,我不干。”刘女士说,她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对于没做过的事,她绝对不愿意承担任何责任。

“保守派”

还有一类被告则是无可奈何的“保守派”。昨天在渝州新城2栋12楼7号居民房内,租赁户向先生正在收拾自己的行李,他于去年6月才搬到这里居住,目前正准备退租,所以,天降叉棍一事与他无关。

加载中...

[责任编辑:wycqtacy]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