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社会新闻 > 正文

火车票实名制撵走主城黄牛党 有人准备改行

http://cq.QQ.com  2010年01月13日08:57   重庆商报    评论0

火车票实名制撵走主城黄牛党 有人准备改行

菜园坝附近,民警抓获的涉嫌非法倒票人员 记者 梁杰 摄(资料图片)

火车票实名制售票2月4日试行在即,曾一度猖獗的“黄牛党”将何去何从?连续两天,本报记者到菜园坝火车站暗访,发现有的“黄牛党”计划改行,还有的准备转战区县,到未试行火车票实名制的车站倒票。昨天,重铁警方称,他们在今年春运中将新增两个重点工作:一是在未试行火车票实名制的车站布下重兵,打击“黄牛党”;二是严查办假证倒票的“黄牛党”。

·
·
·
·
·
·

有人准备节后改行

前天,记者假扮欲买票的乘客,认识了来自四川岳池县的“黄牛党”李芬,并相约在菜园坝见面。李芬称,两年多前,她和丈夫来渝打工,租住在菜园坝附近。“因钱不好赚”,她经人介绍当起了票贩。在聊天中,她告诉记者:自己每月收入约800元。

李芬说,自己当票贩两年多,两个春节都在兴奋与紧张中度过。兴奋的是,春运期间收入赶超白领;紧张的是,去年看到一名女票贩被捕的新闻,担心自己“久走夜路必闯鬼”。“我早就不想当票贩了,而且火车票实名制试行后生意将更难做。”她说,春节后准备改行去找份事做。

有人准备转战区县

李芬还透露,她认识的两名票贩已离开重庆,到没有试行火车票实名制的区县火车站倒票。李芬称,两名同伴告诉她,区县票好弄、竞争较少,照样可赚钱。

前日下午,记者佯装乘客在菜园坝火车站走动时,遇到票贩何丽。她在聊天中告诉记者,现在需要乘客的身份证,否则无法买票。

记者离开时,何丽称,试行火车票实名制后,生意难做了。目前她仍在观望:看实名制是否有漏洞可钻;如果主城赚不到钱,不排除到区县火车站去发展。

10日和11日,记者在菜园坝火车站共询问了9名向记者叫卖火车票的票贩,其中7人在“闲聊”时称,在实名制与铁路公安的“夹击”下,是否转战区县和改行,将视情况而定。

警方:严打票贩转战

重铁警方昨日称,我市主城火车站的“黄牛党”,约80%来自合川、武胜、邻水、岳池等市内外农村,只有约20%是主城人。目前警方正在密切关注“黄牛党”的新动向。并据此确定今年春运工作的重点。

重铁警方透露:他们已开始布署,严防票贩转战没有试行实名制的火车站,比如沙区火车站等;二是加大对票贩制假证的打击力度:对火车站周边的假证贩子,实行拉网式搜查打击。

警方提醒,我市实行试点的火车站,已备有先进的验证仪器。市民不要听信“黄牛党”办假证买票的宣传,以防蚀财又无法上车。

新闻背景

重庆黄牛党30年 倒票花样越来越多

昨日,重铁警方向记者披露了重庆30年来“黄牛党”的发展历程。

“黄牛党”一代(上世纪八十年代)

民工改行当“黄牛党”

重铁警方披露,重庆票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已产生,他们中有不少人是农民工。有农民工买到票后,看到别人缺票急得团团转,便将自己的票高价卖出。于是他们渐渐演变成“黄牛党”。警方称,这一代“黄牛党”相对单纯,贩票方式也简单——他们将票揣在身上直接向人叫卖。

“黄牛党”二代(上世纪九十年代)

“黄牛党”开始职业化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些“黄牛党”开始带着兄弟姐妹加入到“黄牛党”中,并越来越职业化,倒票手法也开始多了起来。

“黄牛党”三代(2000年后)

身上无票 惩处难

随着打击力度加强,“黄牛党”也随之开始“进化”。一名铁路警察说,在2000年后,他们在打击“黄牛党”时,发现他们身上往往都不带票,在确定业务后再拿票到背街小巷交易。

此外,“黄牛党”还形成了一个票务网络,一些“黄牛党”接到业务后,自己手里没有某班车的票,便找其他“黄牛党”周转车票,共同牟利。

“黄牛党”四代(2005年后)

票藏婴儿“尿不湿”

到2005年前后,“黄牛党”倒票手法有了些新变化。重铁警方介绍,这代“黄牛党”藏票有秘术,花样极多:有的抱着孩子,将票藏在婴儿的“尿不湿”内;有的将票藏于天花板;有的将票藏于泡菜坛,甚至是高压锅内……

而在2007年后,由于打击力度加大,网络庞大的“黄牛党”在主城已很少,有的被迫转战各区县。剩下的小“串串”每人藏票常常只有10张左右,打击费力,收获也不大。

本组稿件由记者 聂超 黎静 采写

相关专题:

2010年春运全报道

腾讯·大渝网_内容页迷你推荐位

相关专题: 2010春运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