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综合健康新闻 > 正文

调查显示我国1/6艾滋病感染者曾被拒绝就业

http://cq.QQ.com  2009年12月02日11:02   中国新闻网     评论0
第 1 2

2009年12月1日央视《新闻1+1》播出《艾滋病:病名,还是污名?》,以下是节目实录:

·
·
·
·
·
·

主持人(董倩):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前一段时间,在云南大理有一家专门为男性同性恋提供服务的酒吧开始试营业了,而且它得到的是当地卫生部门的支持。这家酒吧开设的目的是当地人希望探索出一条去防治艾滋病的一种新的途径,但是由于有同性恋这三个字,它自然也就得到了很多的异乎寻常的关注。今天是世界艾滋病日,本来是应当它开业的日子,但是这家酒吧却没有正式开业,这是为什么呢?

(播放短片)

解说:云南大理下关的一家酒吧,和其它一般的酒吧不同,这是一间专为男男同性恋者提供服务的酒吧,在这里,同性恋者不需要隐瞒自己的性取向,大家可以平等自然地交流。

12月1日,世界艾滋病日,这天本应该也是这间酒吧试营业结束,正式开业的日子,然而,今天成为新闻的却是这家酒吧推迟了开业时间。

记者:延期开业的决定是谁做出来的是呢?

张建波(大理州艾滋病促进会):是由他们志愿者组织自己讨论以后决定的。

记者:做出延期这样一个决定的具体原因是什么呢?

张建波:就是担心自己被暴露,被照片照到,然后隐私等等,家庭、朋友、社会、工作的压力,会影响他们正常的生活。

解说:张建波,专门针对同性恋防治艾滋病的NGO组织好朋友工作组的创建者,同时也是一位医务工作者。开办酒吧,为男同性恋者提供服务的构想也是他提出来的,想法得到了大理市政府支持,并且让志愿者们来选址、装修、设计和经营。

张建波:这个酒吧开以后,主要目的就是增加更多男男同性恋的覆盖面,让他们有一个来的地方,他过来以后,其实他到这个地方,我们才可以到这个地方来干预。

解说:最初的设想却没有变化现实,今天我们拨通了给予酒吧资金支持的大理市卫生局的电话。

刘科长(大理卫生局宣传科):那个酒吧里面现在媒体多得很,你说它开张,开不了,现在有十多的媒体记者在那里,大家都关注这个酒吧。现在我今天都接到五六个,要酒吧的电话,要去酒吧去采访,那个酒吧都曝光了,还有那个同性恋者接受采访谁愿意,谁还愿意去那个地方。

张建波:因为大量的媒体涌进来,等着要照同性恋的照片一样的感觉,怎么说呢?这是一个很尴尬的境界,没有料到这个报道会引起这么大的一个反响。

解说:尴尬,还不仅仅是张建波的感受,同性恋酒吧要开业的消息经媒体报道后,他还受到了一些人的谩骂和质疑。

张建波:包括我的手机上,包括电话上,都给我一些谩骂、攻击。

记者:这些谩骂、攻击都是涉及哪些方面的?

张建波:说我就是性变态,还有些短信过来,还有说我是不应该这么做,反人类的。

解说:而除了张建波,防艾组织中的其他志愿者也承受着各方的压力。

张建波:志愿者的话,本来在我们这边仅仅是一个志愿者,也许他不是同性恋,他仅仅是愿意做这个工作的人,但是因为被报道以后,过份地关注了同性恋这一块,因为他们可能也是同性恋这样子,家里人也可能不理解。因为他们担心这样的大的媒体进行这方面的报道等等,使他们的工作陷入一种困境,所以有些失望。

解说:据了解,酒吧现在已经撤出了全体在酒吧内从事艾滋病志愿服务的工作人员,关门歇业,并且不允许任何志愿服务者再向外界透露酒吧的地址。那么对于这家引起各方关注的酒吧来说,到底还有没有开业的希望呢?张建波:

肯定要做的,不是关掉,包括我们厅长,都批字,包括我们市政府、市委,也是支持这个事的,等风过以后,然后再进行开业。

刘科长:下一步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我从你们中央电视台的话,不要去关注酒吧,去关注这种探索的方式。

主持人:今天我们演播室请到是中央党校的靳薇教授。

靳薇教授在中央党校给参加培训的这些党政领导干部讲述防治艾滋病方面的知识,因为这样的一个群体,会直接影响到政策方面的制定。

靳教授,我们刚才看了这样一个短片,提多本来今天要开业的这家酒吧,却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开业,按说像艾滋病这个问题是需要得到社会的关注,需要得到媒体的关注的,为什么在媒体关注他们的时候,他们反而倒不开业了?

靳薇(中央党校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

我觉得这个问题就是双重敏感,艾滋病本身就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同性恋也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这两个东西叠加在一起,就让这个事情变得很不寻常,我感觉是这样的,我也呼吁,我觉得媒体关注是有必要的,但是关注的方式应该注意,本身它这个事情就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你怎么样关注,怎么样从正面来施加我们媒体的影响,我们说这个媒体在目前防治艾滋病这个工作当中,作用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皮德比奥特(音)曾经说过一句话,一个记者他的作用超过我们的医生。我们媒体怎么样发挥这种超过我们的医生的作用,怎么样正面地来支持和推动这样一个艾滋病防治工作,而不是仅仅从猎奇,这样的一种角度。

主持人:您说的是一部分,他们对这件事情的报道,因为有同性恋这样三个字、艾滋病三个字,所以会用猎奇的方式来报道。但是刚才张建波医生也说到了,他说媒体的报道会使我们的工作陷入困境,我想他指的应当是一种媒体对这件事情的关注,为什么媒体的关注有的时候反而会让这件事情陷入困境?

靳薇:因为我们讲到艾滋病和同性恋都是非常敏感的问题,这样的一些人群,实际上在社会歧视很严重的情况下,一种媒体的不当的曝光,要去那里拍人家照片,要去那里录像,做这样的一些,就等于是把他们无数的激光等照到他们本来是……

主持人:您说的是他们不当的关注,如果说是正当的关注,会不会也给他们的工作带来困境?

靳薇:正当的关注,我觉得比方说,去探索一下这种方式,大理当地的卫生局,他们政府部门为什么愿意支持这样的一个工作,它的初衷是什么,它想达到的目的是什么,这样做能不能起到一个很好地阻碍艾滋病蔓延的作用。我觉得从事情的本身,正面的报道,正面的宣传,而不要着眼在同性恋、艾滋病这样一些很敏感的这种(事情上),尤其是要照同性恋,照片,不要这种猎奇的,或者是一种想抓眼球,想扩大收视率这样,或者是卖报纸。

主持人:您说的是媒体这个方面,我们再关注大理市卫生局,他们能做到这一点,从资金上支持,并给他们提供一些宽松的条件,我觉得做到这一点挺不容易的,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靳薇:对。我觉得,其实他们也已经讲得特别好了,就是说卫生部门,政府部门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个是同性恋人群它现在在水面之下,他是一个很隐蔽的人群。今年中国CDC也报道,一个是通过性途径传播的比例在增长,当中通过男男同性性行为传播的比例也在增长,我们政府要去做工作,我们的CDC一方要去做工作,但是这些人他有藏在地下,怎么做工作呢?通过支持这样的一个酒吧,或者支持这样的一个活动的场所的开办,让这些人有一个地方可以活动,我们是要干预他们。

主持人:是干预一种方式。

靳薇:不是纵容他们。

主持人:您说到这儿,正好今年在10月份的时候,哈尔滨出现了这么一件事,当地的疾控中心,给所谓的这些小姐给她们培训,告诉她们怎么去防病,怎么去治病。当地的公安机关就认为,你们这是在变相地承认这种小姐职业的合法法,当地大理市卫生部门这样做,会不会也是引来这些方面的议论?

靳薇:这个我觉得政府部门包括卫生部门,这么做肯定是要承受着一些压力,可能媒体的关注把这个压力放大了,这个压力来自于哪方面呢?我觉得就是人主流道德的一种观念。实际上,我觉得艾滋病防治当中,好多专家经常讲“两害相全取其轻”,可能就是我们应该一方面要扫黄,就是淫秽的,色情的这样一个不正当的这样一些方式,肯定政府要做工作,要用一些管理的手段来减少这些现象。同时我们不可能一夜之间,让这样的一种,比方说性交易这种现象消失,我们既然不能消失,就应该降低它的危害。大理这个酒吧它也是这样的,既然我们现在没有改变这些人的性取向,不管它是先天的也好,还是后天由各种因素导致的也好,他的性取向就是男性喜欢男性,而且他愿意和男性发生性行为。既然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些人的性取向,那么就应该减少性途径的传播。所以,我觉得大理市的卫生局和卫生部门可以说做了一个很好的事情,但是在目前这种社会环境下,肯定也担着一些道德的风险和压力。

主持人:需要很多部门的理解,因为可能卫生部门对于艾滋病这样的一个社会问题的理解和其它的职能部门对这个的理解,恐怕不是特别匹配。

靳薇:对,所以我就想说什么,很多专家就提到,艾滋病的出现实际上是对全人类的挑战,这个挑战不仅仅是它威胁到人的生命,威胁到人的健康,还意味着我们旧有的一些管理社会的方式,意味着我们过去的比方说法律、道德,和我们旧有的一些观念可能都要做相应的调整和改变,目的是什么呢?我觉得小平过去讲的一个“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现在我觉得不管是什么办法,只要能遏制艾滋病的蔓延,我们都应该拿来试一试。在主流社会的层面上,我们要歌颂真善美,我们要倡导人间美好的一些感情,但是同时,比方说对性交易这样的一些事情,也要采取一些措施来降低它的危害。

主持人:您现在收看的《新闻1+1》,我们的节目稍后继续。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