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社会新闻 > 正文

他放弃治重病只想讨回欠薪 带女友去三亚旅游

http://cq.QQ.com  2009年11月27日07:46   重庆商报    评论0

他放弃治重病只想讨回欠薪 带女友去三亚旅游

昨日,南岸区,陈玮(左)拉着女友的手希望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带她去三亚 记者 吴珊 摄

“我只想和她一起去旅行,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23日,26岁的陈玮(化名)被查出身患绝症,由于家庭条件不宽裕,他打算放弃继续治病,唯一的心愿就是和相恋4年的女友小李一起去旅行,带着她去实现一个三亚的梦。但是,前公司拖欠他的18036元赔偿金一直没有支付,这笔“旅费”让陈玮心慌了:“我们的愿望,真的能在那个时间到来之前实现吗?”

·
·
·
·
·
·

苦命的爱情

家里穷靠打工挣手术费

昨日上午,记者联系上发帖人陈玮,来到他住的南坪西路57号楼。一个偏瘦的小伙子打开房门,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中药味,陈玮指着身后的女孩:“这是我女朋友小李。”在这个灯光昏暗约25平方米的住房内,只有简陋的家具,连冰箱和空调都没有。

今年26岁的陈玮是贵州遵义绥阳县农村人,2003年来到永川的重庆经贸学院学计算机专业,因感冒查出自己肾有问题。2004年初,他因病休学回遵义,在当地查出自己肾衰竭,仅左肾功能正常。治疗期间,父母为他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而陈玮则坚持靠打工继续挣着手术费。2004年下半年,陈玮退学去了广州打工,“我还是想读书,2005年又回到重庆师范学院读成教。”那年,陈玮在沙坪坝一家计算机培训机构学习,并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小李。

女友三天吃一块钱的菜

说到这里,两人脸上有了微笑,“我们就是对彼此有感觉,就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很不容易。”陈玮是农村来的,小李一家是城里人,最初她父母并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两人在一起后都非常节约,“她经常都买1块钱的菜吃三天。”陈玮眼睛湿润了;“我曾发誓一定要好好学习,以后找份好工作,给她一个幸福温暖的家。”

小李红着眼说陈玮人很好,“我们相识的第一年,他没有任何收入。但我生日那天,他却买了11朵红玫瑰在家门口等候我。”她深情地看着陈玮说道:“那玫瑰为什么那么香?我到现在还记得。”小李母亲跟他们一起住,她告诉记者,平日里都是陈玮下班之后再去买菜回家为她们做饭。

病情恶化每天流鼻血

陈玮瘦削的脸上充满无奈与憔悴的神色,“我现在做开发软件工作,每月2000多元工资,还有保险,本来打算春节结婚的。”这半个月,陈玮每天晚上流鼻血、手脚有些麻木、血压很高、肾脏胀痛。11月23日,他们到西南医院检查,才知道病情恶化了。“右肾完全坏死,左肾也严重受损,医生说是尿毒症初期。”西南医院吴雄飞教授表示,陈玮的病情只有做透析或换肾,如果不治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我不想因为自己一个人拖垮几个家。”陈玮曾提出分手,但小李坚决不同意。“她是舍不得我们四年多的这个感情,不习惯没有我用手做她枕头睡觉。她现在学着做菜、坚持每天督促我吃药。我知道,她在我面前强装笑颜。”

父亲要捐肾女方愿卖房

“一个人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多穿点衣服、多吃点有营养的,这是每次妈打电话来要对我嘱咐的。”陈玮告诉记者,上中学时,母亲为了175元的学费钱,背起家里一百多斤还没有晒干的油菜籽,走了6公里的路低价把油菜籽卖给别人。“我每年春节才回家一次,每次看到他们脸上的皱纹和满是茧的双手,我都想哭。”陈玮的父母25日才知道儿子的病情,74岁的父亲当即要捐肾给儿子,“但医生说爸爸年纪大了,我还没好好报答父母。”陈玮低头哭泣。而小李的母亲也表示,想把家里还没钱装修的还建房卖了给陈玮治病。

23岁的张旗镇是唯一知道陈玮病情的朋友。他告诉记者,陈玮平时很热心,朋友有什么困难都会帮助。“我没有想到他会得这么严重的病。”在张旗镇眼中,陈玮是个亡命工作的人,经常为了早点完成一项工作通宵加班,“现在他每天都还是坚持工作,他女朋友的母亲也没有收入,现在就靠他一个人支撑这个家。”

网上发帖

生命尽头只想带着她去三亚

“我想和我女朋友一起去我生命中的第一次旅行,也是最后一次。”近日,一篇名为《生命的最后旅程,想陪女友到三亚》的帖子在天涯重庆社区受到许多网友的关注。发帖人“WEILAI”称自己患有尿毒症,考虑到家庭经济条件困难,决定放弃治疗。但是,在他生命结束之前,他想完成和自己心爱的女友一起去丽江、三亚旅行的夙愿。“Weilai”在帖中表示,因为自己所工作的上一家公司迟迟没有支付1.8万多元的劳动赔偿金,这个愿望,也许只是他的一番美梦。

被扣留的“旅费”

圆梦的钱一直被拖欠

“我只想要回我该得的,我真的想陪你去三亚。”2007年9月陈玮开始在重庆华企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但因公司一直未与自己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办理社会保险,每个月工资也只有1000多元,2009年4月,陈玮提出辞职。离职后他申请了劳动仲裁,记者看到渝中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书写到:“重庆华企科技有限公司应向陈玮支付因未签订劳动合同而应支付的二倍工资差额15850元,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2186元”,可是该公司则拒绝支付。陈玮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也迟迟没有回音,“讨不回我就只能放弃治疗”。陈玮哭着这样说道。听到陈玮要用救命钱来圆自己的梦,李小姐靠在男友的肩膀上哭了,“人在一切都在,这样的旅行我去了也不安心。我不放弃,我要你好好治病。”

记者来到位于上清寺的华企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领导出去开会了,自己是新员工不了解情况。随后记者拨通了公司管理人员崔良丁的电话,他说:“我对这个事情不清楚,我不负责这个事情。”记者正要询问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他就挂断了电话。

大渝网友声音

网友声音:愿捐钱为楼主圆梦

“富二代富二代”:楼主,请不要放弃治疗,没有什么比活着更有意义。

“dudu1937”:只要能挽留住你的生命,你可以更好的回报给你的亲人们!

“爱河月光”:我提议,我们每一个人捐助10元钱(多者不限),为楼主圆梦!

“两江一水”:我们的钱不是拿给你,而是要你帮我们实现每个人内心中对你们这份真爱的期望,其实是你们帮我们圆梦!

记者 刘敏 实习生 余音 腾讯·大渝网_内容页迷你推荐位

[责任编辑:wybonny]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