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综合健康新闻 > 正文

东莞16岁甲流患者被隔离后自杀 强制隔离之殇

http://cq.QQ.com  2009年11月11日13:23   南都周刊     评论0
第 1 2 3

16岁的少年娄某龙,在隔离了10多个小时后,从6楼坠下身亡。有人将其死亡原因归结于封闭的隔离制度,而后者正是第一波甲流来袭时,让东莞在全国大放异彩的“功臣”。

·
·
·
·
·
·

10月28日一大早,彭元就提着苹果来到十和田电子厂外的职工宿舍。

这是一栋乳白色的7层楼房,他的女朋友小鱼被隔离在第5层。

3天前,小鱼因为体温超过38℃,且伴有咳嗽、身体乏力等现象,被要求住进这里,与她一起的,还有另外38名同事。

小鱼的心情很糟糕,并没有下来见彭元。自从厂里出现甲流疫情后,她觉得患上流感,简直是倒霉至极。

让彭元放不下心的是,在小鱼被强制隔离的前两天,就在这栋楼里,一个叫娄某龙的16岁男工,在隔离了10多个小时后,从6楼坠楼身亡。一些十和田的员工猜测,跳楼者是因为不满隔离生活想离开,但被保安拒绝后,情绪失控而跳楼的。

没亲眼见到女友的彭元非常担心,他只能选择打电话,但是戴着口罩的小鱼,并不怎么理睬他。在隔离期间,口罩是她必须配戴的防护品,而作为被隔离者,最大的活动是只有当食堂做好饭菜后,值班警卫拿着扩音器,喊她们下来拿盒饭和水。

自从一周前发现厂里有83人患有流感症状,并有6人确诊为甲流后,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樟洋富达工业区的十和田电子厂,就拉起了抵抗甲流的“警报”,厂方要求所有员工,只要出现流感样症状,须立即向上级请假,去医院就诊;症状严重者,得进行为期一周的隔离治疗。

程度较重的密切接触者,集中在酒店进行隔离;程度稍轻的,实行居家隔离;在外围,则实行全镇范围内的整体防控,这是国家疾控中心根据东莞市石排镇防治甲流经验总结而成的“石排模式”,其防控体系是主要精华所在。

6月19日,东莞市石排镇中心小学一年级同一个班级的6名学生被确诊为甲型H1N1流感患者,这是中国首宗聚集性流感病例。但是,“石排模式”却将其变成“全国防治甲流最安全、最轻松的地方”。

无法承受之重

从天而降的病毒袭击,以及娄某龙的死亡,就像一道阴霾,笼罩在这家工厂之上,直到截稿之日,樟木头镇警方并未给出这个年轻人的具体死因,只是排除了他杀。

记者在采访中,试图了解这个少年更多的信息,但因种种原因不得而知。一名在十和田干了多年的安姓老员工说,他见过娄某龙,但这个年轻人刚来工厂,所以并不是很清楚他的具体情况。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