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性教育 > 正文

   

真实记录堕胎少女 当代性教育成社会难题
http://cq.QQ.com  2009年06月15日15:49   CCTV新闻调查     评论0
第 1 2 3 4

少女堕胎在今天已经不再是新闻,但近几年来这个人群出现了让人吃惊的增长速度,以至于在全国各地都成立了专门的救助中心来帮助她们实施手术。对于古老的中国来说这一现象前所未有,而这一切发生的是如此之快,以至于我们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这背后的原因,对于这些身体长大却未成年的孩子来说,她们究竟是怎样看待性、情感和自己的身体的,今天的《新闻调查》我们一起探索。

·
·
·
·
·
·

小李:想想成功率不会这么高的,没想到就中了。

小寒:天时、地利、人和这样子,这就是四个字,情不自禁。

小青:做药流的时候,第一次往下掉孩子的时候我就大哭了一场,而且哭了很长很长时间。

小崔:如果我再大三岁的话,我一定会把孩子生下来。

解说:你所听到的这些声音,来自一些曾经有过意外怀孕和堕胎经历的孩子,而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十五六岁。

学生:你知道为什么能够怀孕吗?

学生:不知道,你讲讲。

学生:你知道什么是性吗?

学生:性别!

学生:男人靠得住,母猪就能上树!

学生:以前初中的时候,跟我们班女生讨论人为什么会怀孕,她妈是医生,然后回家问她妈,说什么是精子,什么是卵子,结果她妈不但没告诉她,还给她一个嘴巴子。

学生:第二天跟我说,贼痛苦,以后再也不敢问了。

解说:我国19岁以下的青少年中,平均5%-10%的男孩和3%-8%的女孩有过性经历或者性体验。但是他们中有多少人知道安全防护的知识呢?十五六岁,正是最无忧无虑的年纪,也是最花样的年华,怀孕本不是他们这个年龄需要考虑的话题,但是随着近年来少女意外怀孕的数字日渐上升,全国许多省市纷纷成立了少女意外怀孕救助中心。他们救助的对象就是那些年龄很小,初尝禁果,意外怀孕的孩子们。今年年初我们来到由共青团长春市委挑头,联合吉林生殖保健医院和吉林省性学学会共同成立的长春少女救助中心。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两个曾经在这里流产的女孩儿。

解说:“成长留下的足迹,一个又一个,待再回首,那歪拧的印迹已经迷失方向,……拖着满是泥浆的双腿,才懂得,什么叫做无助,回头吗?”

字幕:璐璐,16岁,曾经堕胎三次。

解说:璐璐,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从小跟着母亲和姥姥长大。她告诉我们,她的第一次性经历完全是出于好奇。

记者:那一年你多大?

璐璐:14岁,虚岁。之后我们就分手了,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记者:为什么?

璐璐: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没有找他,一见到他,我就会觉得恶心,肮脏,非常肮脏,我觉得没法面对他,接受不了,觉得很不好意思,很害羞。

记者:第一次之前你是深思熟虑过吗?

璐璐:没有没有,很突然的,他也是在没经过我的同意的情况下,当时明白怎么回事以后第一感觉就是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说了N个不行,然后还是行了,然后明明知道这种尝试是不对的,然后还是去做了,真就一直是好奇心在作祟。

记者:跟你原来的想象一样吗?

璐璐: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没有一丝丝的温存,而且对于我来说,我就得完全是他的生理需要。

解说:然而当时,年仅十三岁的璐璐并没有意识到这次尝试的后果。

璐璐:我一天能吃六斤西红柿,什么都不吃,就吃六斤西红柿,吃完就吐。

记者:你当时怎么理解身体的这个反映?

璐璐:觉得喜欢吃,就觉得甜,甜里带酸觉得很好吃。

记者:那你吐的时候呢?

璐璐:吐的时候觉得可能是肠胃性感冒。

记者:压根没有往怀孕上想?

璐璐:压根就没想。

解说:直到有一天,璐璐的母亲发现了女儿的异常。

记者:你妈怎么察觉?

璐璐:我妈觉得很不正常,我妈多次询问我,然后我就咬定牙关誓死不说,但是身体上的变化掩盖不了,然后越来越胖,能吃,吃完就吐,吐完还吃,吃完还吐。然后就做试孕,反应相当强烈,我妈说完了,这孩子真怀孕了。

解说:就这样,13岁的璐璐,有了第一次的堕胎经历。她在日记中写道:这是一段多么让我不愿回忆的过去,午夜梦回时惊醒的,只抹不了那铁器进入我身体的疼痛,和自己无知的脸。

记者:你原来没有预计会走这么远?

璐璐:没有,没有。一岁出场亮相,十岁天天向上,十二岁远大理想,十三岁就有一种想法想挂在墙上了。

记者:既然已经后悔了,后来为什么还会去做?

璐璐:自暴自弃。

解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璐璐又交往了几个男友,堕过一次胎,等到她第三次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为了怕家人重责,她整整瞒了半年。当她来到长春少女救助中心的时候,孩子已经六个半月了。当时,王继强主任接待了她。

王继强(长春少女救助中心副主任):当时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不应该是少女吧。

记者:怎么呢?

王继强(长春少女救助中心副主任):这孩子长得特成熟,我说就说,看你的年龄好像不像是少女,你不应该在我们这儿救助。

记者:她说什么?

王继强(长春少女救助中心副主任):她说多大算是少女,我说应该是18周岁以下,她说我没到18周岁,她说我16。

解说:与前两次流产不同的是,当时胎儿已经基本成型,只能引产。

璐璐:当她准备好器具的时候,把我手压在底下的时候,一针就扎下了,很细的小管子扎在肚子上,当时就是能听到“当”的一声,就是那种骨骼碎的那种,嘎巴一声响声,第一感觉就是给孩子扎透了,一使劲她往出一拽,孩子一下出来了。当时就给我拎起来了,我旁边就是天平,(她说)你看,一个小姑娘,2斤7两,我不知道为啥,我就感觉她毛茸茸的,很可爱,皮肤就是那种晶莹剔透的红,我不知道你看没看过恐怖片《饺子》,比那个孩子要大,但是皮肤一定晶莹剔透的红。

记者:你当时看到她心里是什么感觉?

璐璐:我扼杀了她生存的权利,到后来胎动给我的感觉太强烈了,那种震撼完全以前没有过的,她会动了。

记者:你觉得怀孕对于一个拥有幸福家庭的成年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璐璐:更加幸福。

记者:那么对于一个16岁女孩子来说呢?

璐璐:一种要不起的幸福,一种承担不起的幸福。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