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正文

 

丁学良:“全世界都羡慕我们”?封闭的悲哀
http://cq.QQ.com  2008年05月05日13:55   时代信报    评论0

信息畅通、心态开放成国家进步基本前提条件

编者按:

为什么要开放?这个问题可以有很多答案,最直观地回答想来可以这样表述:唯有开放———包括人流、物流、信息流的开放———之后,我们才可能拥有一个可感可见的、用以衡量自己和别人的坐标体系,才能知道自己的位置所在;而唯有知道自己的位置所在,我们才能据此进行必要的反思、总结抑或检讨,然后决定今后的方向与措施。

·
·
·
·
·
·

“三把尺子”论的科学性,很大程度上正在于此。

正如本文作者所说,“最可怕的是不知道落后。”

———不知道落后,其原因就是没有开放或者不够开放;而不知道落后的结果,很可能就是继续落后、永远落后……

■“全世界都羡慕我们”———封闭状态下诞生的“国家级的面子工程”让人震撼!

■总结这30年的历史,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刺激中国下一步发展的、更为先进的想法和启发,以及更好的创新之源。

■创新源自何方?源自对世界的了解与把握。

丁学良/文

现在常有“愤青”、“愤中”反对进一步开放。但是,偶尔有机会面对面,我发现没人可以站在“愤青”的立场,跟我理性、平静地辩论超过三五分钟。“看你身上穿的衣服、你所用的东西,然后再回家看看你家里所有的家具、电器,你工作场所的一切设备,你能讲出哪几样东西是160年以前中国原来就有的?”遇到这些问题,他们通常就不回答了。

中国必须开放、进一步开放———不开放怎么办?

超越物质层面的变化

回顾中国社会过去30年的变化,我们看到更多的是在物质层面。但是若对物质方面的变化冷静分析,我们会发现背后很多是观念的、态度的、价值取向的、甚至是生活哲学等等方面的变化所导致的差异。

只要承认自己落后,下面的事情就比较好办了。

“文革”期间来华访问的外国人,有几个地方是必被安排“参观”的,哪怕不去天坛、长城,这几个地方也一定要让老外看。比如,上海江南造船厂制造的万吨水压机。那时的宣传称,这台设备赶上并超过了国际先进水平。

那时来中国的外国人,大多是有特殊背景的,基本都是中国政府的官方客人。接待者总要宣传这台水压机是如何“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鼓舞下,赶上或超过世界水平”。终于有一次,一位外国客人实在忍不住了,就问解说员:你知道当今世界上,水压机的先进水平是怎样的?你有技术参数吗?

这个老外估计是搞工程技术的,他的问题一下让中国讲解员楞了,“不知道。”“不知道?那你怎么说这台一万吨的就是赶上和超过了世界先进水平啊?”后来,我们才知道,一万吨的水压机,外国在19世纪末就造出来了。

所以,不承认人家先进,还不可怕;而不知道人家先进,才是最可怕的。

国家面子工程的悲哀

另外一件我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发生在1998年的某个邻国。

那是我第一次到这个国家。当地政府特地安排小学生给我们这批外国学者表演。

这应该是当地最高的艺术水平了,无论唱歌、跳舞都非常优秀,但一看孩子们穿的衣服,我就感到很悲哀。

———这支表演队应该是国家级的面子工程了,可小演员们身上穿的却是在中国最贫穷的地方才可以见到的最廉价化纤布。因为颜色不好看,透光、容易散线,在中国稍好一点点的农村都不会用这玩意了。

表演的压轴节目是一首歌,整个表演队伍全部上场,用母语、英文和中文3种语言轮换着唱,歌名是“全世界都羡慕我们”。我对这里的其他宣传,觉得还能忍受,但这个“全世界都羡慕我们”,却让我震撼!写歌的人肯定不是孩子,而且可能是发自内心地创作了这个东西———“全世界都羡慕我们”,这歌名说明,他们认为自己的国家是最好的,东方要学他、西方要学他;大国要学他,小国也要学他。

这对于我们来说,是顶级的黑色幽默;但对那些孩子来说,则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这是蒙昧的真诚。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再强调,一个国家若无开放,则绝无好的改革。

“信息要素”至关重要

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现代化,形式多样。但不管是鼓励外贸趋向,还是发展IT产业,或来料加工,其最简单的区分,是以“现代经济技术水平”为标尺,是先来者还是后来者?

对于后来者,或者后发展者,要想进入现代国家的行列,什么最重要?当然,你需要钱、需要技术、需要人,什么都需要。

但是,没有什么比需要真实的、尽可能完整或准确的资讯来源更重要了。信息(information)、观念(ideas)、别人给你的启发或者灵感(inspirations)、学习的样板(models,)、别人给你的教训(lessons)等等,所有这些,至关重要。

因此,尽可能准确和真实的信息的自由畅通,是一个后发展国家进步的基本前提条件。无此条件,其他方面的正确与错误,都无法扭转趋势。资讯是前提条件(pre-condition)。

我们现在争论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做得好与坏,预测下一个30年会怎样,前提是要实事求是地总结过去30年中,哪些做法具备可持续性。社会政策方面、政治方面、法律方面、经济方面、环境方面,哪些做得比较好?哪些做得不好?

中国下一个30年是否保持这样高速增长,目前尚难预测。但我们至少可以预测未来15年中,过去的哪些做法还能继续产生正面的作用?哪些做法过去也许产生了好的作用,但是现在越来越产生负面的作用。下一个15年应否继续下去?能继续下去的,会是我们未来发展的跳板。对不能持续者,改是必然。但怎么改?中国不仅要总结过去30年,眼光还得对准世界,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

国情不应成为“理由”

总结这30年的历史,最重要的是要找到刺激中国下一步发展更为先进的想法(ideas)和启发(inspirations),以及更好的创新之源(sources of innovation)。

创新源自何方?眼光要瞄准外面的世界,但这并非是百分之百的拷贝。

其实,哪一个国家没有自己的国情?不能以“国情”为借口拒绝向别人学习。

中国必须要把眼光放到国际上,尽可能把握大的趋势,研判哪些政策、体制、方法、组织形态能产生可持续的好效果。这才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作者为香港经济大学教授

“重庆发展”这一道题的求解,首先需要建立一个坐标。

[责任编辑:wyxingrzhao]

相关专题: 解放思想扩大开放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