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9旬抗战老兵的心愿: 临终前我想见儿女最后一面】2018年11月,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重庆志愿者莲子心事重重,她曾经帮助过的一名重庆合川9旬抗战老兵朱廷全向她诉说了埋藏在心里多年的心愿: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找到失散65年的孩子。“朱爷爷之前从来没跟我们说过这件事,他现在把毕生最大的愿望托付给我,除了感到很震惊,我也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他找到亲人。”怀着殷切的希望,莲子和她的同事踏上了帮朱爷爷寻找亲人的道路。

03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原来,据朱爷爷回忆,1943年11月左右,在合川龙市双河村的家里,正值青春年少的朱廷全被抓壮丁,经合川到重庆,最后到黔江,他被分到六战区独立兵工团第六团第二营,曾到秀山、湖南等地作战,后来驻守湖北恩施。日本投降后,他跟随部队到武汉,因曾在战场上受过重伤,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朱廷全不愿意再去东北打内战,便离开部队,在武汉和老乡一起讨生活。(图为朱爷爷穿戴整齐、收拾好屋子等待儿女到来。)

04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正是因为流落到湖北的这段经历,让朱廷全简单的生活泛起了涟漪。大约1949年,在湖北监利县朱河镇刘合乡,小地名挨着一个叫“王府三桥”的地方,有户人家叫汪本善,其儿子意外死亡,刚好朱廷全流落到那里,这户人家便收留了他,认作养子。养父把儿媳妇吴慧珍嫁给当时的朱爷爷,这个儿媳妇与前夫育有一个儿子叫“幼儿”,后又怀上了朱廷全的孩子。

05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然而好景不长,1953年的那个夏天,已经离开重庆老家多年的朱廷全因太过思念自己的父母,不顾妻子和养父的阻拦,毅然决定回重庆探亲。原本只是打算回家看望父母后便再回到湖北,并把二老一并接过去,不料回到家后,朱廷全得知母亲早已去世,而父亲见他竟然没有死在战场上,再加上自己的另外3个儿子都不幸身故,便死活都不愿意让朱爷爷再离开。父母命,不可违。当时的朱爷爷便不好离去,尽管他心里也非常思念自己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

“我尝试着跟父亲和继母沟通,也去找过相关领导表明想法,无奈父母无论如何都不答应,他们年纪大了没有劳动能力,无法独立生活,我只好留在家里。”回想起当年那个无奈的选择,朱爷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一错过,竟是大半个世纪。

06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其实朱爷爷回到合川老家后的那4、5年,常常写信给远在湖北的妻子,并向她询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也许是心有埋怨吧,妻子始终不肯告诉他。“我走的时候跟她说,如果生的是男孩就叫‘川川’,生的是女孩就叫‘秀秀’。可是无论我怎么问她都不肯告诉我,后来不知怎么的,给她写信就再也没有回复了。”1980年左右,朱爷爷的父亲去世,他再也没好意思回湖北寻找妻儿了。“这么多年了都没回去过,他们肯定很恨我,不愿意接受我,我也没好意思找他们了。”

时光飞逝,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已经成了满头白发的老爷爷,而在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角落牵挂着远方的妻儿。“年后我就满100岁了,已经没有多少时日,能在临死前见到我的孩子,就心满意足了。”这是一个历经沧桑,满心疲惫的老爷爷毕生最大的心愿,他说,半个多世纪以来,曾有无数次在梦里与亲人团聚。

07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等待了65年的重逢:连做梦都梦见跟父亲相见】2018年12月8日,对于65岁的汪全喜来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曾以为父亲也许早已不在人世,没想到却还能再见面。就在认亲的前一天下午,她带着丈夫谢良科和孙子,以及哥哥汪全云一行从湖北监利的家里来到合川住下,看着这个父亲生活了一辈子的城市,她的心里又欢喜又复杂:“原来他就是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原来他就是在这里为了照顾自己的父母,放弃了我和妈妈……”

08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当天早上8点不到,汪全喜早早起床收拾,带着专程送给父亲的家乡特产,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向她找了、念了大半辈子的父亲。“刚开始湖北那边的志愿者告诉我们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我们都还不相信,以为他应该已经不在了,没想到今天真的就能见到他,心里非常开心。”汪全喜是个不善言辞的普通妇人,但一谈及自己从未见过的父亲,她就变得很感性。

“大约是2008年的时候,有一次她晚上做了个梦,梦见终于和爸爸重逢了,没想到这个梦过了10年,她才终于有机会见到爸爸,真的太不容易了。”66岁的谢良科亲眼见证了妻子是如何思念自己的父亲,看到一家人终于能团员,他的眼里似乎也泛出感动的泪花。(图为女儿汪全喜与朱爷爷的第一次相见。)

09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如果说这世上有一种关系,无论经历了多少波折和磨难,彼此间仍然愿意爱护对方,为对方付出,那便是亲人。半个多世纪的沧海桑田,依旧无法阻断骨肉亲情。在重逢的那一刻,没有埋怨、没有放声哭喊,他们只是温柔地、默默地看着彼此,然后拉起对方的双手,紧紧握住,而此时他们的眼睛,看到的只有对方,就这样久久的,仿佛想通过眼神向对方诉说这半个多世纪的思念。“爸爸,我是秀秀……”

朱爷爷此刻终于知道,原来自己心心念念的孩子是个姑娘,如今她已经成为了另一个孩子的婆婆,果真是岁月催人老。而在女儿一旁站着的,便是他的儿子“幼儿”。这间不大的老房子,突然被一股温暖的沉默笼罩,周围前来祝福的邻居、志愿者等都被排开在外,这只是属于他们的空间。(图为朱爷爷与儿女交谈。)

10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待一家人坐下,朱爷爷拿出早已为孩子们准备好的红包一一发给他们。“你们要收好,这是我的心意。”孩子们也都拿出自己为爸爸准备的礼物。这是一个逢年过节时,最寻常的画面,长辈给孩子包红包,但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刻,却等待了65年。

“我给你们妈妈写过很多信,刚开始会回,后来就再也没回了。不是我不想去找你们,是我父母不让我去,我的3个弟弟都死了,没人照顾他们。”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女儿,朱爷爷认为自己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试图通过解释来获得子女的谅解。这一幕,看得让人有些心疼。

11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你落的什么地址啊?妈妈后来改嫁了,都死了30年了……”说着说着,汪全喜终于细细地哭出声音来。

“我好多次都想去找你们,可父母不同意,后来父亲去世了,我就再也没好意思去找你们。”一个无比愧疚的父亲再次解释到。

“怎么不好意思了?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们,找到了就别再回去了,我们养你……”这是一个女儿对父亲深深的思念。

12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我记得你走的那年发洪水,那时我才8岁,妈妈和爷爷都不同意。我们后来一直在找你,还在网上发了帖子,可始终没有下落。”当再次见到父亲时,已经73岁的汪全云忍不住那股思念之情说到。那时才8岁的小男孩还不懂事,他怎么也想不到,下一次再见到父亲会时隔65年之久,再见到父亲,他已经是满头白发的垂垂老者。生活真是对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此时此刻,他只想陪伴在9旬老父的身边,不需要任何解释和语言,就已经很幸福。

13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即将办“百岁宴” 老人希望孩子们能常回来看看】从2018年11月28日早上9点发布“寻亲启事”,到2018年12月8日朱爷爷和儿女重逢,总共只花了11天的时间,志愿者莲子对于能如此迅速地找到朱爷爷的亲人赶到很欣慰。“这多亏了湖北志愿者的帮助一切才会这么顺利,其实朱爷爷的孩子们也一直在找他,血缘亲情是永远割舍不断的。”

这一场重逢,足足等待了65年,当询问朱爷爷今后会不会跟随子女到湖北养老时,朱爷爷却给了否定的答案。“我在老家住习惯了,不想离开,也不愿意他们离开湖北搬来这里照顾我,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有家人需要照顾,只希望他们能常回来看看我,我偶尔也能去孩子们家里耍几天就心满意足了。我有个侄儿有车,他说会开车送我去湖北耍一段时间,想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说到以后的打算,朱爷爷苍老的眼眸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一天,他等待太久了!(图为志愿者帮助朱爷爷与孙儿视频电话。)

13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我们已经跟家里商量过了,非常愿意接父亲去家里一起生活,他年纪大了,让他一个人生活不太放心,但我们会尊重他的意见,他不愿意离开住了一辈子的老家,我们就会常回来看他、陪伴他。”说这些话时,汪全喜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俩人心照不宣地朝着对方笑着。

13

/16

本期作者:田红俊 陈帝宇

对于朱爷爷来说,眼下还有一件大喜事要隆重操办,那就是2019年春节后,他即将满100岁了。“年后我就满100岁了,已经订了120桌,要大办特办,请街坊邻居都来参加!”此时,这件小小的老屋子里响起了欢快的祝福声、笑声,将认亲时悲伤的情绪一扫而光。希望今后的日子里,这个幸福的家庭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爱和陪伴足以填补65年的错过。(图为女儿汪全喜从湖北家里带来的小吃团子,象征着一家人终于团聚。)

盼了65年!99岁抗战老兵800公里认亲与65岁女儿重逢

撰稿/田红俊

“我好想快点见到他们,想问他们好不好?生活快不快乐?子女好不好?家庭幸不幸福?”2018年12月8日上午9点不到,99岁的朱廷全老人已穿戴整齐,拿了两个高板凳放在身前,上面摆满了瓜子、花生和糖果,他坐在烤炉旁,静静的等候与失联了65年的儿女相见。当问及他此刻是怎样的心情时,朱爷爷眼里泛出了泪花:“没想到此生还能见面……”65年的沧海桑田也阻隔不断血脉亲情,他们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人生波折?

【9旬抗战老兵的心愿:临终前我想见儿女最后一面】

2018年11月,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重庆志愿者莲子心事重重,她曾经帮助过的一名重庆合川9旬抗战老兵朱廷全向她诉说了埋藏在心里多年的心愿: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找到失散65年的孩子。“朱爷爷之前从来没跟我们说过这件事,他现在把毕生最大的愿望托付给我,除了感到很震惊,我也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他找到亲人。”怀着殷切的希望,莲子和她的同事踏上了帮朱爷爷寻找亲人的道路。

原来,据朱爷爷回忆,1943年11月左右,在合川龙市双河村的家里,正值青春年少的朱廷全被抓壮丁,经合川到重庆,最后到黔江,他被分到六战区独立兵工团第六团第二营,曾到秀山、湖南等地作战,后来驻守湖北恩施。日本投降后,他跟随部队到武汉,因曾在战场上受过重伤,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朱廷全不愿意再去东北打内战,便离开部队,在武汉和老乡一起讨生活。

正是因为流落到湖北的这段经历,让朱廷全简单的生活泛起了涟漪。大约1949年,在湖北监利县朱河镇刘合乡,小地名挨着一个叫“王府三桥”的地方,有户人家叫汪本善,其儿子意外死亡,刚好朱廷全流落到那里,这户人家便收留了他,认作养子。养父把儿媳妇吴慧珍嫁给当时的朱爷爷,这个儿媳妇与前夫育有一个儿子叫“幼儿”,后又怀上了朱廷全的孩子。

然而好景不长,1953年的那个夏天,已经离开重庆老家多年的朱廷全因太过思念自己的父母,不顾妻子和养父的阻拦,毅然决定回重庆探亲。原本只是打算回家看望父母后便再回到湖北,并把二老一并接过去,不料回到家后,朱廷全得知母亲早已去世,而父亲见他竟然没有死在战场上,再加上自己的另外3个儿子都不幸身故,便死活都不愿意让朱爷爷再离开。父母命,不可违。当时的朱爷爷便不好离去,尽管他心里也非常思念自己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

“我尝试着跟父亲和继母沟通,也去找过相关领导表明想法,无奈父母无论如何都不答应,他们年纪大了没有劳动能力,无法独立生活,我只好留在家里。”回想起当年那个无奈的选择,朱爷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一错过,竟是大半个世纪。

其实朱爷爷回到合川老家后的那4、5年,常常写信给远在湖北的妻子,并向她询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也许是心有埋怨吧,妻子始终不肯告诉他。“我走的时候跟她说,如果生的是男孩就叫‘川川’,生的是女孩就叫‘秀秀’。可是无论我怎么问她都不肯告诉我,后来不知怎么的,给她写信就再也没有回复了。”1980年左右,朱爷爷的父亲去世,他再也没好意思回湖北寻找妻儿了。“这么多年了都没回去过,他们肯定很恨我,不愿意接受我,我也没好意思找他们了。”

时光飞逝,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已经成了满头白发的老爷爷,而在他的心里,始终有一个角落牵挂着远方的妻儿。“年后我就满100岁了,已经没有多少时日,能在临死前见到我的孩子,就心满意足了。”这是一个历经沧桑,满心疲惫的老爷爷毕生最大的心愿,他说,半个多世纪以来,曾有无数次在梦里与亲人团聚。

【等待了65年的重逢:连做梦都梦见跟父亲相见】

2018年12月8日,对于65岁的汪全喜来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曾以为父亲也许早已不在人世,没想到却还能再见面。就在认亲的前一天下午,她带着丈夫谢良科和孙子,以及哥哥汪全云一行从湖北监利的家里来到合川住下,看着这个父亲生活了一辈子的城市,她的心里又欢喜又复杂:“原来他就是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原来他就是在这里为了照顾自己的父母,放弃了我和妈妈……”

当天早上8点不到,汪全喜早早起床收拾,带着专程送给父亲的家乡特产,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向她找了、念了大半辈子的父亲。“刚开始湖北那边的志愿者告诉我们这个好消息的时候,我们都还不相信,以为他应该已经不在了,没想到今天真的就能见到他,心里非常开心。”汪全喜是个不善言辞的普通妇人,但一谈及自己从未见过的父亲,她就变得很感性。

“大约是2008年的时候,有一次她晚上做了个梦,梦见终于和爸爸重逢了,没想到这个梦过了10年,她才终于有机会见到爸爸,真的太不容易了。”66岁的谢良科亲眼见证了妻子是如何思念自己的父亲,看到一家人终于能团员,他的眼里似乎也泛出感动的泪花。

如果说这世上有一种关系,无论经历了多少波折和磨难,彼此间仍然愿意爱护对方,为对方付出,那便是亲人。半个多世纪的沧海桑田,依旧无法阻断骨肉亲情。在重逢的那一刻,没有埋怨、没有放声哭喊,他们只是温柔地、默默地看着彼此,然后拉起对方的双手,紧紧握住,而此时他们的眼睛,看到的只有对方,就这样久久的,仿佛想通过眼神向对方诉说这半个多世纪的思念。“爸爸,我是秀秀……”

朱爷爷此刻终于知道,原来自己心心念念的孩子是个姑娘,如今她已经成为了另一个孩子的婆婆,果真是岁月催人老。而在女儿一旁站着的,便是他的儿子“幼儿”。这间不大的老房子,突然被一股温暖的沉默笼罩,周围前来祝福的邻居、志愿者等都被排开在外,这只是属于他们的空间。

待一家人坐下,朱爷爷拿出早已为孩子们准备好的红包一一发给他们。“你们要收好,这是我的心意。”孩子们也都拿出自己为爸爸准备的礼物。这是一个逢年过节时,最寻常的画面,长辈给孩子包红包,但对于他们来说,这一刻,却等待了65年。

“我给你们妈妈写过很多信,刚开始会回,后来就再也没回了。不是我不想去找你们,是我父母不让我去,我的3个弟弟都死了,没人照顾他们。”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女儿,朱爷爷认为自己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试图通过解释来获得子女的谅解。这一幕,看得让人有些心疼。

“你落的什么地址啊?妈妈后来改嫁了,都死了30年了……”说着说着,汪全喜终于细细地哭出声音来。

“我好多次都想去找你们,可父母不同意,后来父亲去世了,我就再也没好意思去找你们。”一个无比愧疚的父亲再次解释到。

“怎么不好意思了?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们,找到了就别再回去了,我们养你……”这是一个女儿对父亲深深的思念。

“我记得你走的那年发洪水,那时我才8岁,妈妈和爷爷都不同意。我们后来一直在找你,还在网上发了帖子,可始终没有下落。”当再次见到父亲时,已经73岁的汪全云忍不住那股思念之情说到。那时才8岁的小男孩还不懂事,他怎么也想不到,下一次再见到父亲会时隔65年之久,再见到父亲,他已经是满头白发的垂垂老者。生活真是对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此时此刻,他只想陪伴在9旬老父的身边,不需要任何解释和语言,就已经很幸福。

【即将办“百岁宴” 老人希望孩子们能常回来看看】

从2018年11月28日早上9点发布“寻亲启事”,到2018年12月8日朱爷爷和儿女重逢,总共只花了11天的时间,志愿者莲子对于能如此迅速地找到朱爷爷的亲人赶到很欣慰。“这多亏了湖北志愿者的帮助一切才会这么顺利,其实朱爷爷的孩子们也一直在找他,血缘亲情是永远割舍不断的。”

这一场重逢,足足等待了65年,当询问朱爷爷今后会不会跟随子女到湖北养老时,朱爷爷却给了否定的答案。“我在老家住习惯了,不想离开,也不愿意他们离开湖北搬来这里照顾我,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有家人需要照顾,只希望他们能常回来看看我,我偶尔也能去孩子们家里耍几天就心满意足了。我有个侄儿有车,他说会开车送我去湖北耍一段时间,想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说到以后的打算,朱爷爷苍老的眼眸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一天,他等待太久了!

“我们已经跟家里商量过了,非常愿意接父亲去家里一起生活,他年纪大了,让他一个人生活不太放心,但我们会尊重他的意见,他不愿意离开住了一辈子的老家,我们就会常回来看他、陪伴他。”说这些话时,汪全喜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俩人心照不宣地朝着对方笑着。

对于朱爷爷来说,眼下还有一件大喜事要隆重操办,那就是2019年春节后,他即将满100岁了。“年后我就满100岁了,已经订了120桌,要大办特办,请街坊邻居都来参加!”此时,这件小小的老屋子里响起了欢快的祝福声、笑声,将认亲时悲伤的情绪一扫而光。希望今后的日子里,这个幸福的家庭能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爱和陪伴足以填补65年的错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