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一个木讷老实的父亲,一个贤惠朴实的母亲,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一个思维敏捷却聋哑的姐姐,一个骨瘦如柴失去意识的小男孩,这是我们在开州区金峰镇金玉社区看到的一家人。

03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8岁男孩高烧成脑瘫 半年痩至22斤】“我以为他像以前感冒一样,发烧送到医院退了烧就好了。”开州区人民医院儿内科,8岁的阳兴国静静躺在床上,偶尔眨一下眼睛,纤长的睫毛格外引人注目。一旁照料的妇女看起来约40岁,断断续续地讲述着小兴国这半年来的遭遇。

04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癫痫、脑瘫、支气管肺炎、心肌损害、肾功能损害——这是多个医院给孩子诊断的病症。

05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去年12月,发烧抽搐的兴国被送进开州区人民医院,持续3天的高烧引起的脑损伤让他失去了对外界的反应能力,再也没有醒过来。见医院救治无果,兴国被父母带回家住了半年。

06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医生说娃娃没得吞咽功能了,都是用注射器往他嘴里推送一点必要的水、牛奶和药物维持生命”,兴国母亲告诉我们,7月4日孩子无法咽下推送的药物、腹部开始膨胀,家人不得不再次将他送到开州区人民医院。

07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曾被医生确诊为癫痫 母亲害怕药物伤胃求索偏方】昏迷以前,除了不会说话,能跑能跳的兴国在村里是十分惹人疼的孩子。扶贫责任人杨建生常介绍说,兴国每次在街上遇见他时,总会礼貌的上前朝他笑笑再腼腆地跑开。

08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4岁时,不会说话、走路姿势不正、偶尔抽搐的兴国被三峡中心医院确诊为癫痫。由于孩子从小患有慢性肠胃炎,母亲担心药物产生,副作用停掉了医生开具的一部分药物,转而求索偏方。从烧灯草到配猪精水,从请乡里赤脚医生到前往四川南充寻方,“这几年能试的方法我都试过了,就盼着孩子能好起来。”由于生长发育迟缓,兴国6岁才开始上幼儿园。

09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兴国房间里,唯一一个玩具是他玩了几年的布偶熊。

10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父亲当小工120元一天撑起全家 照顾孩子一天只吃一顿饭】兴国是阳伦树和二婚妻子生的孩子。1995年,阳伦树前妻去世,同一年,他发现3岁的女儿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声音。连番变故让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有些受挫,收拾行囊远赴海口打工。靠着工地上120元一天当小工,阳伦树一个人撑起了全家的日常开支。儿子和女儿的合影,阳伦树一直珍藏在箱底。

11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2009年,阳兴国出生。尽管儿子也没能摆脱不能说话的噩运,阳伦树仍十分心疼他,“娃儿幼儿园读的特殊学校,今年9月本来准备让他上普通小学,我们想让他过上正常小孩的生活。”去年还在海口打工的他听说孩子退不了烧,急急忙忙地买了飞机票回家,花了600块钱。

12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娃儿生病这半年都是他妈妈一个人在照顾,我每天做好了饭送到医院。”阳伦树说,半年来全家花在孩子身上的治疗费已经有13万,超过一半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钱。家里医院两边跑,还要照顾老母亲和家里养的兔子、十几只鸡,原本118斤的阳伦树很快就瘦到了108斤。“孩子住院后每天都只吃中午这一顿饭”面对我们的追问,阳伦树有些哽咽,“心里不好受,实在吃不下。”

13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杨兴国小朋友无法自主吞咽,多个器官有衰竭趋势,目前只能靠仪器维持生命”开州区人民医院儿内科住院总医师胡伟介绍说,“娃娃重度营养不良,后期想靠康复训练恢复身体机能有一定难度。”

14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我看到电视头说每个娃娃都有个超人救,我娃娃的超人呢?我希望我娃娃站起来,哪怕他傻点疯点。”加护病房802床前,兴国母亲好几次背过身偷偷抹眼泪,“现在住院娃娃每天的医药费都是1000多,亲戚朋友都被借(钱)遍了。”

15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问到孩子以后的治疗方案,阳伦树眼神依然十分坚定,“我清楚所有可能出现的后果,但是只要娃娃还有一口气,这个药就不能断。”

16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阳伦树一家住了多年的房子,半年前危房改造,在相关部门的帮助的下,一家人已经搬到了新的房子居住。“阳伦树一家属于建卡贫困户,除了每月享受的最低生活保障补贴,相关部门还为他们一家购买了精准扶贫险,家人意外或生病都可获得一定比例报销。”提起兴国的情况,扶贫责任人杨建生十分感概,“除了一系列的政策帮扶以外,镇上还为兴国一家申请了额外的大病救助,所有费用报销完后还能领一笔救助金。”

17

/17

本期作者:枕溪 廖梦莹

我们离开时,阳伦树的银行卡里还有最后的3000元钱,“等下去医院把医药费交了就没钱了,下午又要去姐姐家借一点钱。”尽管相应补助齐全,但高额的医药费仍让这个家庭捉襟见肘。有条件的网友可联系阳伦树提供帮助,电话13647539820 或直接转账6217996900017211369(开户行:邮政储蓄开州金峰分理处 开户人:阳伦树)

8岁男孩脑瘫痩至22斤 父亲每天只吃一顿饭

撰稿/枕溪 廖梦莹

“我看到电视头说每个娃娃都有个超人救,

我娃娃的超人呢?

我希望娃娃站起来,哪怕他傻点疯点。”

这是一个脑瘫儿母亲的心愿。

一个木讷老实的父亲,一个贤惠朴实的母亲,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一个思维敏捷却聋哑的姐姐,一个骨瘦如柴失去意识的小男孩,这是我们在开州区金峰镇金玉社区看到的一家人。

【8岁男孩高烧成脑瘫 半年痩至22斤】

“我以为他像以前感冒一样,发烧送到医院退了烧就好了。”开州区人民医院儿内科,8岁的阳兴国静静躺在床上,偶尔眨一下眼睛,纤长的睫毛格外引人注目。一旁照料的妇女看起来约40岁,断断续续地讲述着小兴国这半年来的遭遇。

癫痫、脑瘫、支气管肺炎、心肌损害、肾功能损害——这是多个医院给孩子诊断的病症。

去年12月,发烧抽搐的兴国被送进开州区人民医院,持续3天的高烧引起的脑损伤让他失去了对外界的反应能力,再也没有醒过来。见医院救治无果,兴国被父母带回家住了半年。

回家后的兴国被放置在床上,只有说不出话才道不了整日的煎熬。脑瘫导致四肢强直,无法移动,原本1米3个头的孩子由于身体无法吸收营养,消瘦到只剩22斤。

“医生说娃娃没得吞咽功能了,都是用注射器往他嘴里推送一点必要的水、牛奶和药物维持生命”,兴国母亲告诉我们,7月4日孩子无法咽下推送的药物、腹部开始膨胀,家人不得不再次将他送到开州区人民医院。

【曾被医生确诊为癫痫 母亲害怕药物伤胃求索偏方】

昏迷以前,除了不会说话,能跑能跳的兴国在村里是十分惹人疼的孩子。扶贫责任人杨建生常介绍说,兴国每次在街上遇见他时,总会礼貌的上前朝他笑笑再腼腆地跑开。

4岁时,不会说话、走路姿势不正、偶尔抽搐的兴国被三峡中心医院确诊为癫痫。由于孩子从小患有慢性肠胃炎,母亲担心药物产生,副作用停掉了医生开具的一部分药物,转而求索偏方。从烧灯草到配猪精水,从请乡里赤脚医生到前往四川南充寻方,“这几年能试的方法我都试过了,就盼着孩子能好起来。”由于发育迟缓,兴国6岁才开始上幼儿园。

【父亲当小工120元一天撑起全家 照顾孩子一天只吃一顿饭】

兴国是阳伦树和二婚妻子生的孩子。1995年,阳伦树前妻去世,同一年,他发现3岁的女儿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声音。连番变故让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有些受挫,收拾行囊远赴海口打工。靠着工地上120元一天当小工,阳伦树一个人撑起了全家的日常开支。

2009年,阳兴国出生。尽管儿子也没能摆脱不能说话的噩运,阳伦树仍十分心疼他,“娃儿幼儿园读的特殊学校,今年9月本来准备让他上普通小学,我们想让他过上正常小孩的生活。”去年还在海口打工的他听说孩子退不了烧,急急忙忙地买了飞机票回家,花了600块钱。

“娃儿生病这半年都是他妈妈一个人在照顾,我每天做好了饭送到医院。”阳伦树说,半年来全家花在孩子身上的治疗费已经有13万,超过一半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钱。家里医院两边跑,还要照顾老母亲和家里养的兔子、十几只鸡,原本118斤的阳伦树很快就瘦到了108斤。“孩子住院后每天都只吃中午这一顿饭”面对我们的追问,阳伦树有些哽咽,“心里不好受,实在吃不下。”

【每日医药费超千元 母亲希望超人能帮孩子站起来】

“杨兴国小朋友无法自主吞咽,多个器官有衰竭趋势,目前只能靠仪器维持生命”开州区人民医院儿内科住院总医师胡伟介绍说,“娃娃重度营养不良,后期想靠康复训练恢复身体机能有一定难度。”

“我看到电视头说每个娃娃都有个超人救,我娃娃的超人呢?我希望我娃娃站起来,哪怕他傻点疯点。”加护病房802床前,兴国母亲好几次背过身偷偷抹眼泪,“现在住院娃娃每天的医药费都是1000多,亲戚朋友都被借(钱)遍了。

问到孩子以后的治疗方案,阳伦树眼神依然十分坚定,“我清楚所有可能出现的后果,但是只要娃娃还有一口气,这个药就不能断。”

“阳伦树一家属于建卡贫困户,除了每月享受的最低生活保障补贴,相关部门还为他们一家购买了精准扶贫险,家人意外或生病都可获得一定比例报销。”提起兴国的情况,扶贫责任人杨建生十分感概,“除了一系列的政策帮扶以外,镇上还为兴国一家申请了额外的大病救助,所有费用报销完后还能领一笔救助金。”

“我们离开时,阳伦树的银行卡里还有最后的3000元钱,“等下去医院把医药费交了就没钱了,下午又要去姐姐家借一点钱。”尽管相应补助齐全,但高额的医药费仍让这个家庭捉襟见肘。有条件的网友可联系阳伦树提供帮助,电话13647539820 或直接转账6217996900017211369(开户行:邮政储蓄开州金峰分理处 开户人:阳伦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