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棒棒过年想给孙女包大红包

    在重庆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活跃在车站码头、大街小巷,他们无所不搬,大到家电家具,小到青菜豆腐,他们是山城“棒棒”。一根竹棒,几捆绳子就是全部的劳动工具。 对于棒棒们来说,几乎从拿起棒棒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背井离乡的漂泊。临近年关,他们回家过年吗?这一年他们过得怎样?他们有什么新年愿望?

余师傅,今年68岁,四川广安人,2007年和妻子来到重庆当力哥,一晃十年时间过去,他们的后背慢慢变得佝偻,可是不变的是两人相濡以沫的感情,重的货物余师傅总是争着自己来扛,妻子却担心老伴累着,“其实我身体比他好”。余师傅的收入在棒棒里算是高的,可是他从不舍得给自己多花钱,租的房子是三百元一个月的单间。两老省吃俭用,只为每个月给家里两岁半的小孙女寄生活费,“儿子在外打工还房贷,儿媳带孙女不容易,我们能为他们多做一点算一点。”老两口准备大年三十回家,问有什么新年愿望,他们笑了:“过年我要给小孙女包个大红包!”

谢师傅老家在綦江,70年代来到主城打拼,那时候他还是一个身强体壮的中年人,“没想到二十多年就这么过去了”,他指着旁边一条繁华的街道说,这里以前啥子都没有,是一片空地,现在你看多热闹。谢师傅说他在棒棒里面算年轻的,很多棒棒都是六十多岁了,70岁的也不少,“等我们这一代棒棒老了,退休了,以后可能就没有棒棒了吧。”翻过年,谢师傅说他又老了一岁,他希望自己能多干几年,干到干不动那天。

在沙坪坝人来车往的街边,一个年龄五十岁左右的力哥,坐在路边的隔离墩上,专注地看着报纸,他的棒棒放在一旁。一阵寒风吹过,报纸的一角被翻了过来,他用手抖了抖继续看,丝毫没受影响。我慢慢绕到他左边,想看清他的正脸,只听到他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骂人。“师傅…”我准备打个招呼,还没等我把话说完,他转过身来,很凶的吼道:“走开走开!滚远点!”我愣在那里,一旁的商户好心提醒,这个人好像“不正常”,有时候乱骂人,但是他喜欢隔三差五在旁边报摊买报纸看。

有奖征集线索

体味麻辣人生,探察城事冷暖。腾讯大渝网《麻辣探》是一档关注民生,聚焦重庆的深度报道栏目。现面向网友征集重庆本土城事线索:你关注什么,你不知道什么,你想让我们去为你“打探”什么?2个途径,期盼与你沟通。线索一经采用,将有重酬。

值班QQ:1071313826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版权声明

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电话:86898850

往期回顾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