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孩子,大多是襁褓里的花朵,一代比一代有着更好的生活条件,物质丰腴,却多少遗失了些童年的欢乐。乡里的孩子虽然在物质上略有缺乏,却有着更多的童趣,那是来自大自然的馈赠。没有衣,

他们用夯实的臂膀感受四季的风;没有鞋,他们用双脚感受最真实的土壤;没有食,他们勤劳的汲取大地山林的赠予。他们大多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没有攀比的他们脸上总是挂着最真最满足的笑容。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捉泥鳅

夏天的泥鳅最好捉。夏天雨大,涨水很快,山水便全部往低处的水田里涌。这时的泥鳅也活跃起来,它们纷纷钻出洞,浮出水面,快乐地随波游走。泥鳅随水流过田缺口,便在田巴凼里滞留,很容易被捉住。

雨量稍减,我便兴冲冲戴上斗笠,背上笆篓,提着箢篼,光着脚丫飞快跑去田边缺口处,挨着田边找寻泥鳅,生怕去晚了被别人捉去。水位落差低的缺口边泥鳅最多,泥鳅争先恐后或顺流而下或逆流而上,在田巴凼一团团拥挤着,只要用箢篼轻轻一捞,一条条肥壮的泥鳅便装进了笆篓。

还可以将鳅饵串好放进网中,将一张一张网笼放进池塘。间隔几分钟,就可以收网笼。在塘边叉开双腿,轻轻将网上提。随着网笼慢慢现出水面,网笼里的泥鳅挤挤挨挨转来转去。待网笼提到塘埂上,泥鳅活蹦乱跳,我们便一大把一大把往笆篓里装。

泥鳅不好抓,身子太滑,又喜跳喜钻,手掌要罩得严严实实才能抓进笆篓。有时运气好,还能捞到鲫鱼和螃蟹,鲫鱼温顺,轻轻跳几下便不再动弹;螃蟹凶恶,两只夹子举得高高,气势汹汹,一旦被它夹住手指,便会流血,痛疼难忍,抓它还得从后背下手。泥鳅捞完了,一张一张网笼又串好钓饵重新放进水里,隔会儿再收上岸,又收获颇丰。只两三个小时,笆篓便装得满满的。

晚稻收割时节,也是捉泥鳅的好时光。那时是秋末,天气开始寒冷,大人们不急于犁田耙田,都忙于挖红薯播小麦。田沟里泥鳅多,特别是有水或肥沃的田沟,泥鳅特别肥大。由于在晚稻生长时期去稻田里捉泥鳅,容易弄死禾苗,我们便静候着。

待秋收完毕,我们早已经不住诱惑,小心翼翼下田沟捉泥鳅。先挑泥鳅洞眼大和密集处,用泥巴围住两头,舀干水,一层一层翻转泥巴,泥鳅便被翻出来,抓住放进笆篓。在干旱处,手指无法抠泥,我们就抡锄头挖,一块田挖下来,泥鳅足有好几斤。

泥鳅提回家,哥哥宰杀,姐姐备料,母亲掌厨,父亲烧火。泥鳅用红辣椒、酸菜和着猪油红烧,酸辣细嫩,还可以油炸,用菜油炸出来的泥鳅,香脆酥软。父亲每次吃泥鳅都要倒上一杯老白干,美美的喝上几口。他说,吃这样的美食不喝酒是浪费。我们则毛起吃,吃得肚儿滚圆。暂时吃不完的还可以放养在水缸或盆子里,下顿再捞出来享用。

每当享受着麻辣鲜香的泥鳅佳肴,一家人笑语喧哗,其乐融融。

 
 

采野菌

儿时,最喜欢拣野菌。每年五六月份,青翠的大山便鲜活灵动起来。当隆隆的雷声在山涧响起,纷纷扬扬的雨丝在林间飘过,山林里,悬崖边,藤萝高攀,苔藓遍地。在那湿润丰沛的山林中,就会有鲜活的生命在躁动。山溪边、杂树旁、草丛中便冒出星星点点的野菌。

经过阳光雨水的滋润,雾岚溪水的呼唤,它们便蓬蓬勃勃杂草般疯长,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此时,小孩媳妇大妈老太们,便提着篮子背着背篼,漫山遍野寻找野菌。

山中的野菌,繁殖能力特强,好像与空气一样随处不在。看着头天晚上还毫无异样的土壤,一点也没有野菌生长的迹象,第二天早上,野菌便如花骨朵一样绽放在那碧绿的小草中,娇羞的飘出淡淡的清香。

乡村野菌是一种不需播种,不需耕耘的天然美味,是纯绿色原生态食品,很受人们喜爱。不论是田土边生长的“斗鸡菇”,还是杂草中的“乔巴菌”,都鲜美可口。野菌从不挑三拣四,不管大人小孩,男的女的,谁先找到便是谁的。因此,乡村人祖祖辈辈就与野菌相伴相亲,人人都与野菌结下不解之缘。

山中的野菌实在是招人喜爱,不仅是因为它味美肥嫩,还因为它能变成零用钱,可以买回生活需要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夏季上山找野菌更是一道奇特的风景线,不论是雨天还是晴天,全村不分男女老幼几乎倾巢出动。天还未亮,山林四处便响起了人们杂乱的脚步声。那些找菌子的人,在一处处山腰,一个个垭口,一块块荒野,往来穿梭。

奇怪的是,山上的野菌无论怎么采,都采不完,寻不绝。它们好像无穷无尽,每时每刻都在源源不断地从地皮里冒出来。除了夜间,从早到晚那些林中都有人找寻采摘。采来的野菌他们留下一些自己吃,多余的就提到街上卖,往往刚提拢场口,就被人们抢着买去。

野菌的吃法很多。最简单的是,把野菌清洗后,把锅烧热,放上猪油,烧旺柴火,下锅一阵猛炒,放上少许油盐大蒜,起锅装碗便成。讲究一点的,凉拌、清炖或红烧。最营养的是野菌炖肉汤,放上猪肉或鸡肉,文火慢炖,数小时后,肉烂汤稠,就可细细品味菌汤的鲜美。

野菌种类繁多。以颜色命名的有青头菌、铜绿菌、母猪青、火炭菌、石灰菌;以形状命名的有鸡枞、喇叭菌、牛肝菌、猴子菌、皮条菌;以味道命名的有香喷头、鸡油菌、白香菌、酸芭蕉;还有以节令命名的,如火把菌、杨梅菌、谷熟菌……

乡村的野菌也是孩子最渴望的零花钱。每年,娃娃们一边背着书包,一边找野菌。他们拣回的野菌一般都舍不得吃,提到街上换回钱,买回自己喜欢的糖果或学习用具,还可以买新衣服和心爱的小人书。

后来,我因为读书离开故乡,就难以吃到野菌了,在城里花钱都难以买到新鲜的野菌。每到夏初野菌生长的日子,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思念……

 
 

打酸枣

小时候,最喜欢打酸枣,还是火热的夏季,我就盼酸枣早早成熟。在那饥饿的年代,酸枣不但可以缓解饥饿,那酸咪咪的味道还很合我的胃口。

金秋时节,山坡上,悬崖边,密林里,酸枣树生长正旺。秋色正浓时候,那高大的酸枣树便挂满果实,浓密的叶子中,一颗颗小酸枣青中带黄。树上那一排排乖巧可爱的酸枣,吸引着山沟里大人细崽的目光。他们拿着长竹竿,背着背篼,提着撮箕,密密麻麻围满树下。

酸枣树都是野生,果实大小与一般小枣差不多,酸多于甜。因为口感不太佳,很少有人种植。酸枣树很高大,树干溜滑,不易攀爬。站在树下或爬上主干,用竹竿敲打,酸枣就会如雨点般下落。打酸枣的工具,一把铁钩、一支竹竿和一个装酸枣的背篼或撮箕足以。先用竹竿打比较低的树枝,再把高的树枝用铁钩勾下来打,打完后把酸枣捡起来装进背篼或撮箕。

放学后,我怕被别人抢先,往往来不及回家提撮箕,就跑上山,打下的酸枣用书包装。书包装不了的,把衣服脱下,用棕叶扎住两个袖口,再把捡好的酸枣装入衣服袖子里。酸枣装满了,有些累了,口也渴了,就把酸枣摊在书本上,慢慢吃,既充饥也解渴。

天色渐黑,我满载而归。回到家来,母亲已点燃煤油灯,我把酸枣骄傲的倒出来,和收工回家的父母一起吃,看着父母吃的津津有味,心里甜丝丝的。酸枣颗粒不大,果肉也不厚,在嘴里吮吸它那酸酸的味道。晚上睡在床上,还在想着第二天要早早起来,抢在别人前面去打酸枣。

第二天清晨,我又早早起床出门。秋日的早上,鸟声婉转,空气清新,薄雾缭绕。这时青翠的酸枣树还裹在晨雾里,显得朦朦胧胧。走在山间的羊肠小道上,路边的野草挂满露水,沾湿了我的裤腿,显得凉丝丝的。我心中充满了打酸枣的喜悦,把凉意全抛到九霄云外。待到红日从东边探出笑脸,酸枣打得差不多了,也该上学了,便又急忙赶回家去,吃早饭,背书包。

晚上,我们全家围在院坝的桌边,在明亮的月光下,把酸枣摆在桌上,吃得牙齿发软,牙根发酸。吃不完的,父亲担到街上,卖给供销社,然后买回盐巴、煤油和肥皂等日用品。有一年,父亲还用卖酸枣的钱给我买回一双胶鞋,那时我们很少有鞋穿,一般都是赤脚上学,热天脚板烙得起泡,冬天冷得双脚麻木。看着崭新的胶鞋,我欣喜若狂。

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过酸枣,我多想回到久别的故乡,重新体味一回儿时的乐趣,再尝尝那酸甜的滋味……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刘凤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