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一般,作者梦游了歌乐山,去看一个很久没联系的精神病朋友。由于事出突然,为了见朋友,作者夜赴歌乐山,撞鬼影,游密林,最后还神勇智斗黑车司机,发生了一连串不寻常的

事件。还好各种恐怖惊悚的事件,到最后只是一场梦,奇妙的梦境或许只是源于思念太久未见的朋友。所以,是否真的应该启程歌乐山,见见老友了。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晚上正躺床上,接到阿姨的电话,她说,李亚木想见我,好像有什么事情对我说,大喊大叫的,那里的人没办法,逼不得已才联系家人。阿姨问我能不能上去看一下,并且立马就得去,听语气很急,仿佛我不去就要出什么大乱子。

李亚木是我09年认识的一个朋友,画画的,以艺术家自居,那时候他还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乐观,无话不谈,对生活充满希望,我们一帮人没事还聊聊理想什么的。

但就在2年前,他突然变得很反常,画的东西也暗黑抽象,从开始的举止反常到后来的生活不能自理,有时候会走着走着就把衣服全脱了,口里还念着自由之类的话语。

家里人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带他去看了很多心理医生,但是每次心理医生都被他骂得狗血淋头,在重庆这么个地方,心理医生圈就那么大,很快就传开了,后来再也没有医生敢接诊。

由于经济上的负担,家里承担不了去其他地方看病的钱,但把他关在家里整天听他嘶吼也让人无法忍受,又不忍心放他出去让他像乞丐一样在街头流着鼻涕抠着裤裆,无奈之下只好将他送到了歌乐山精神病院。

他进去之后我去看过他一次,但也真的就是看看,因为他压根儿失去了识别人的能力。再后来,我便没有去过,偶尔想起他的变化,还是感慨万千,只有像他那么温柔和敏感的人,才会有那么大的痛苦。鬼才知道他的内心世界究竟经历了什么可拍的折磨。

我有些诧异,毕竟很久没联系了,怎么突然记起了我,莫非是病情有所好转?没来得及想多想,尽管已是深夜,我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出了门。出门后眼前的一切让我感到震惊,整个世界像变了一个样,忽明忽暗扭曲分离,而我也几乎是一瞬间,就到歌乐山的脚下,平日里可是要花一个小时。

 
 

歌乐山脚下有很多黑车,但这个点应该都已经收班了。我到的时候运气好得像做过准备似的,不仅还有一辆车在,并且像是特意在等我。司机是个大麻子脸,高得像姚明,站在车旁一句话也没说。

我察觉到了有些异常,因为平日里这个点早就没有车在运营了,今天却还有一辆,一般这类司机都会主动上来拉客,但他却一句话也不说。司机脸上没有表情,好像生活对他来说就是一碗炒饭,并没有什么值得开心和悲伤的。

我说不清楚为什么在那样的情况下,我还是上了车。在车上,他喋喋不休,说了很多与他生活有关的无聊事情,我听得脑袋都快炸了。任凭我怎么表示不耐烦,他都视若罔闻,只顾自言自语。

我没有办法,只好把头伸出车外。夜里的山上鬼影重重,从我眼前飞过的每一棵树全都长得尖酸刻薄,不怀好意。马路边的浅草丛中时不时的还会蹦出一只梅花鹿,吓你一跳,有时候连袋鼠也会出来和乌龟一起散步,真是一个奇异的世界。

我仿佛置身在一个原始森林,随后我看到了一些城堡建筑和地中海似的小镇在黑夜中灯火通明,眼看快到山顶了,我把卡在车窗玻璃上的头使劲地缩回车里。

今晚的经历可能是我有生以来,最为惊悚的一次,我刚把脑袋缩回车里,回头的一瞬间,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长着獠牙,脸部溃烂,血肉模糊,并且发出嘶吼的怪物。时间快到我根本没时间叫唤就已经魂飞魄散,心差一点从嗓子眼儿跳了出来。

车里又无路可退,很明显我陷入了绝境。我本能地用双手撑着座位,身子使劲地往后背椅里靠。我整个人被恐惧笼罩着,我想我这次是必死无疑了。就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司机拿下了面具,用他那张恶心的大麻子脸对着我哈哈大笑。

妈的,我气得大发雷霆,险些拿着在车子底座摸到的扳手直接向他砸了过去。我惊魂未定,大叫着,让他停车。他一句话也没说,就把车停下了,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似的指着前面说,那里就是精神病院,你到了。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望去,一座被铁丝网裹得严丝合缝的医院模样的建筑出现我在眼前,里面的灯光昏暗,医院周围的树叶子在黑风中轻轻摇曳,但一点声音也没有,安静得可怕。尽管眼前的一切在这黑暗的夜晚让人毛骨悚然,但是与刚刚的经历比起,我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我下了车,从口袋里拿出20块钱递给他,就像平常下车后支付车费一样。他接过钱,话也没说就揣进口袋里,我等了一会儿,他没有任何反应。于是我开口说,你应该找我2块钱,他说,不是啊,我们说好的20。我才意识到,这TM真的是黑车,我被敲诈了。

明明上车前讲好的价钱,我才不会对黑势力低下我高贵的头颅,就和他理论了起来。这时,他像平日里说翻脸就翻脸的人一样,口里放着狠话,要是我再不从车前走开,就从我身上压过去,边说边发动车子。

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大黑夜,荒山野岭,我干不过他,也没有任何寻求帮助的可能,我想要是我今晚出事,那一定会在滑稽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因为这一切就为了TM区区2块钱。

不过就当时的情况,我好像也没得选择,于是不知哪来的勇气,我指着他,口里放出比他狠很多的话,龟儿子,只要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把你这辆破车砸它个稀巴烂。

在气头上的他哪里听得进去,只管脸上带着肆意的笑容,使着车子慢慢地向我逼近。毫无疑问的是,那辆破车非常成功地碰到了我。

于是,我“嚯”的一声,跳了起来,飞过引擎盖,就在我手里的扳手狠狠地砸向他档风玻璃的时候……哐……

我醒了,像条狗一样非常舒服地趴在床上,姿势优美……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杨戏水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