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总是盼着年,惦记着锅里的鱼肉虾片,算着串门的七大姑八大姨,合计着到手的压岁钱,同小伙伴们嬉笑玩闹点火炮,对大人长辈送祝福讨红包,这,便是儿时的年。一晃,当年丢着甩炮,在牛粪稀

泥巴堆儿旁插冲天炮的孩童已经长大,却再也不再那么盼望年了。不喜欢在热闹的人群中扎堆,受不了七大姑八大姨对工作对爱情的关心,一家人也懒得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准备一大桌年夜饭而是早早在饭店定好位置到点拂袖前往,这,就是如今的年。多怀念小时候的年,多想再嗅一嗅12点后那久久不能散去的炮竹烟味儿,只是,一切都再也回不去。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围着火塘而坐的父亲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用喉咙自言自语的说着:“这年呐,味道一年不如一年,就连吃一顿饭都好像是一种形式,唉!”

父亲在火塘旁边郁闷着,用火钳不时地扒一下燃尽的柴火,被炊烟熏过的猪肉已经上了金黄色,惹得人眼馋。

我把椅子悄悄移动到父亲的身旁,我好奇的问父亲:“父亲您说现在的年没有味道,那你们那个时候有味道的年是什么样子的啊?”父亲立马就把头抬了起来,用一种自豪的眼光告诉我有味的年到底是怎么样的。

父亲说他们那个年代豆油和豆瓣只要2分钱一瓢,水果糖1分钱一个,火炮也是1分钱一个……

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新世纪的人来说,自然是没有见过分分钱长什么样子,肯定也无法体味他们那个时候精神上的欢愉。

父亲说:在那个时候,大人一年最盼望的就是过端午,而小孩,则是盼着年呢。年,始终藏着太多的诱惑和乐趣。一大家子人虽然能在过年前吃上一顿猪肉,但其余的猪肉都要等着过其他节日或是农忙时才从炕上取下,割一小块来煮一大锅萝卜。

只有在过年的那一天,才能实实在在的吃上一次肉。那时候的肉啊,那叫一个香啊,村子里所有的狗仿佛都能通过这香气来判断哪家今日煮了骨头,哪家炒了肉。

 
 

当然吃饱喝足后,走亲访友就像是一项使命一样,各家各户均不约而同的履行着。初一去外婆、舅舅家,初二去姑妈家,初三到大姨家,直到初七便结束了。

一旦有走亲访友这个项目启动后,压岁钱便随之而来。时常是几个亲戚一来就围着火塘坐着,这时候父亲总是眼疾脚快的跪下去给长辈磕一个头,以表示对长辈到来的尊敬和祝愿。

作为回报,长辈会给父亲压岁钱,通常是1角钱,如果能够是5角,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巨款了。

父亲和所有的男孩一样,对鞭炮情有独钟。这时候最热闹的要数村子里的小卖部了,三五成群的孩童,拿着手里的压岁钱飞奔向小卖部。1毛钱买一个大雷管火炮,或者是5分钱买一盒火炮。

他们都拿着自家烧火用的火柴,将这些个火炮放在稀泥巴上开始点火。游戏的规则不是比谁的火炮响,而是比谁炸开的稀泥巴洞洞大。

淘气些的自然会瞧上路边那些长势极好的娃娃菜,尤其是胆子大的,把人家的娃娃菜炸的粉身碎骨。不管主人家知道后会如何咒骂,来年依然像守着诺言一样,来进行这一项游戏。

 
 

父亲说:“其实那个时候并不是喜欢玩火炮,而是喜欢这种气氛,村子里一年只有一次热闹的气氛,只有这个时候才是最自由的,不管孩子做什么淘气的事情,大人们都不会责怪,更加不会打自家的孩子。”

是因为有一句延续到现在都还有的俗语就是,三十夜不能被封印,初一不要被开张,否则在新的一年里,随时都有被父母捶的风险,大人们也是因为这句话所以这几天对孩子们格外宽容。

父亲说;“那个年代的人很容意满足。吃上一顿有肉的饭就幸福的不得了,一块红薯麻糖可以甜一个季节,门前那棵歪脖树上结的酸的要掉牙的橙子也可以温暖整个冬天……

然而现在的你们可完全不一样了,好像从一出生就觉得家里要有电脑,出门要有汽车,任何地方都要有无线网,大鱼大肉吃腻了还得了个挑食的毛病……”

我望着坐在火塘上的父亲,一时间竟无言以对。正如父亲所说,这年的味道飘得太远了,一年又一年的,连村子也悄悄得安静起来了。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杨小霜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