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今年72岁的王洪根本是云阳县一名种庄稼的农民,十多年以前为了到主城挣钱看病、安假牙,他带着老伴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一隅简单砌了一间房屋住下。寒来暑往,没想到在那个四处漏风的房子里,老两口一住就是十多年,他成了最老的“打工”一代。(图文/赵昭维)

03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他心心念念的假牙依然没有着落,而身体却越发不如从前。(图文/赵昭维)

04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王洪根在30多岁时牙齿就开始掉了,那时候家穷加上农村观念落后,每次牙疼他就简单买些消炎药吃了了事,后来牙病越发严重,五年前牙齿全部掉光。他也曾安过假牙,只不过萎缩的牙龈每次戴上假牙就痛,稍微硬一点的东西都吃不了,肉和菜都是煮到稀烂然后囫囵吞下。(图文/赵昭维)

05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长期的营养不良,他患上了胃炎和缺钾。“胃炎我在吃中药调理,钾我也补了四年了,缺钾最恼火,有时候站都站不稳,上次晕过去还送医院抢救了。” (图文/赵昭维)

06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自从生病后,王洪根便干不动重活,老两口的收入除了200百元的低保,便是妻子推小推车卖些烟和饮料,再加上捡捡废纸卖钱得来。(图文/赵昭维)

07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王洪根老伴名叫黄道菊,今年67岁,一个开朗的老太太,聊天时总爱哈哈大笑,如果不是有病例为证,你根本不相信她做过子宫癌二期的手术。(图文/赵昭维)

08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黄道菊很勤劳,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不到六点就要推车出门,到附近工厂旁卖烟,十点左右再推着小推车回来,中午再出去。“一天大约能赚20多元,多的时候能赚30多。”说起老伴的辛苦,王洪根眼中闪过一丝心疼:“我也喊她不要做了,她不听。”(图文/赵昭维)

09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一旁正在整理推车的老伴听到谈话,急忙解释:“我现在身体好得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能挣点算点嘛,娃儿们负担也重。”(图文/赵昭维)

10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其实,王洪根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外打工挣钱供几个孙子外孙上学。儿女也曾让二老不要这么操劳,但是作为父母总不想成为子女的拖累,于是两位老人从云阳来到主城,每月花400元租下渝北某个工厂旁的一小块儿地方,再亲手搬来砖和沙土砌了一间简陋的小屋住下。一边挣钱一边治病,他们在重庆“扎下了根”。(图文/赵昭维)

11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王洪根说,住在这里也没觉得辛苦,就是生病太花钱,每个月挣的钱就够买药。“干了一辈子,分钱没存,还帖进去老本儿。”他有些无奈,说自己已没有太多追求,干到干不动那天就回去了,只是一直想安一副合适的假牙,再尝上一口猪蹄汤,再嚼上一口老伴儿做的咸菜,“那滋味儿,巴适得很!”(图文/赵昭维)

12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老家在重庆长寿农村的李孝林今年77岁,孤苦一生,终身未娶。一辈子勤勤恳恳的他,除了在20多年前就掉光了牙,身体倒也没有大毛病。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高,热乎的饭菜嚼不动了,加之身边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老人越发觉得孤独和冷清。安假牙、找老伴儿成了他余生的梦想,只是,这一切似乎并不容易。(图文/赵昭维)

13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其实,相比农村很多单身老人,李孝林要幸福许多,他在重庆城区有房住。李孝林的弟弟在渝北空港有一处自建房,但他弟弟早已不在那里居住,房子就用来租给附近打工的人,李孝林晚年无依无靠,帮着弟弟守护这栋房子是他唯一的“工作”,作为回报,李孝林可以一直免费住在这里。但是,有了住处依然没有好的生活。(图文/赵昭维)

14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20年前,由于牙周病等多种原因,李孝林的牙齿逐渐掉光了。自那时起,“吃软饭”就成了李孝林的日常。早上吃稀饭、中午吃面,由于消化不好,晚上索性不吃。“那时候穷,掉了牙齿也没人管。”李孝林说,当时觉得自己牙齿都掉光了肯定是活不长了,没想到如今身体没有城里人经常得的“三高”,除了消化问题,他说自己身体还不错。(图文/赵昭维)

15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由于常年无钱安装义齿,李孝林的嘴巴深深的陷进了脸里,极差的消化功能让他觉得很痛苦,他经常把助消化的药物就着饭一起吃。“本来存了点钱想装假牙,现在啥都没有了……”李孝林讲起自己羞于启齿又万分无奈的一段经历。他本来存了一点钱,结果这笔钱被婚介“骗”了去。(图文/赵昭维)

16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单身了一辈子,我是真想找个老伴好好过完剩下的日子。”李孝林坦言,由于穷,农村老家那些人都看不上他,更不会有老太婆愿意和他在一起过日子了。他精打细算,每个月从“五保补贴”里抠出一点钱存下,攒下2000块准备找个老伴。(图文/赵昭维)

17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他看到报纸上的婚姻介绍所广告,独自一人坐了2个小时的车到了观音桥步行街寻找婚介所,交了钱,说了自己的要求,工作人员叫他回家等电话,然后,便没有了然后。先后两次,他好不容易攒下的2000元就这么打了水漂,不要说找老伴,他说自己连个影子都没看着。(图文/赵昭维)

18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如果不找老伴,我省吃俭用存的这点钱装个假牙也多好的,但是现在钱没了,装假牙也没了希望。”老人气愤地向我们诉说自己的苦楚,像个委屈的孩子一样,央求我们帮忙曝光,把这2000块要回来。我们看着他白纸黑字签下的名字,表示真的无能为力。(图文/赵昭维)

19

/19

本期作者:赵昭维

计划为40名贫困缺牙老人免费安装假牙,包括对他们的牙齿进行口腔健康检查、常见牙周病治疗、假牙安装等项目。通过相关咨询,预计平均每例的医疗费用在3000元左右。按照这一标准,一共计划募集120000元善款。

捐赠计划:为贫困老人安假牙。点击进入捐款页面>>

缺牙老人:那一口排骨,我想了二十多年

撰稿/赵昭维

有数据显示,我国至少有6944万人有牙缺失。而在农村,由于各种原因,很多老人掉光牙以后就再也没有能力安一副合适的假牙。当一颗颗牙齿掉光,历经半世辛劳的他们,不得不顶着光秃秃的牙龈,尝遍余生酸甜苦辣。

【老人为治病闹市中建起小屋 一住十多年】

今年72岁的王洪根本是云阳县一名种庄稼的农民,十多年以前为了到主城挣钱看病、安假牙,他带着老伴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一隅简单砌了一间房屋住下。寒来暑往,没想到在那个四处漏风的房子里,老两口一住就是十多年,他成了最老的“打工”一代。

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他心心念念的假牙依然没有着落,而身体却越发不如从前。

王洪根在30多岁时牙齿就开始掉了,那时候家穷加上农村观念落后,每次牙疼他就简单买些消炎药吃了了事,后来牙病越发严重,五年前牙齿全部掉光。他也曾安过假牙,只不过萎缩的牙龈每次戴上假牙就痛,稍微硬一点的东西都吃不了,肉和菜都是煮到稀烂然后囫囵吞下。

长期的营养不良,他患上了胃炎和缺钾。“胃炎我在吃中药调理,钾我也补了四年了,缺钾最恼火,有时候站都站不稳,上次晕过去还送医院抢救了。”

自从生病后,王洪根便干不动重活,老两口的收入除了200百元的低保,便是妻子推小推车卖些烟和饮料,再加上捡捡废纸卖钱得来。

王洪根老伴名叫黄道菊,今年67岁,一个开朗的老太太,聊天时总爱哈哈大笑,如果不是有病例为证,你根本不相信她做过子宫癌二期的手术。

黄道菊很勤劳,每天早上五点多起床,不到六点就要推车出门,到附近工厂旁卖烟,十点左右再推着小推车回来,中午再出去。“一天大约能赚20多元,多的时候能赚30多。”说起老伴的辛苦,王洪根眼中闪过一丝心疼:“我也喊她不要做了,她不听。”

一旁正在整理推车的老伴听到谈话,急忙解释:“我现在身体好得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能挣点算点嘛,娃儿们负担也重。”

其实,王洪根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在外打工挣钱供几个孙子外孙上学。儿女也曾让二老不要这么操劳,但是作为父母总不想成为子女的拖累,于是两位老人从云阳来到主城,每月花400元租下渝北某个工厂旁的一小块儿地方,再亲手搬来砖和沙土砌了一间简陋的小屋住下。一边挣钱一边治病,他们在重庆“扎下了根”。

王洪根说,住在这里也没觉得辛苦,就是生病太花钱,每个月挣的钱就够买药。“干了一辈子,分钱没存,还帖进去老本儿。”他有些无奈,说自己已没有太多追求,干到干不动那天就回去了,只是一直想安一副合适的假牙,再尝上一口猪蹄汤,再嚼上一口老伴儿做的咸菜,“那滋味儿,巴适得很!”

【五保老人存钱安假牙 却被婚介“骗”个精光】

老家在重庆长寿农村的李孝林今年77岁,孤苦一生,终身未娶。一辈子勤勤恳恳的他,除了在20多年前就掉光了牙,身体倒也没有大毛病。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高,热乎的饭菜嚼不动了,加之身边一个亲近的人都没有,老人越发觉得孤独和冷清。安假牙、找老伴儿成了他余生的梦想,只是,这一切似乎并不容易。

其实,相比农村很多单身老人,李孝林要幸福许多,他在重庆城区有房住。李孝林的弟弟在渝北空港有一处自建房,但他弟弟早已不在那里居住,房子就用来租给附近打工的人,李孝林晚年无依无靠,帮着弟弟守护这栋房子是他唯一的“工作”,作为回报,李孝林可以一直免费住在这里。但是,有了住处依然没有好的生活。

20年前,由于牙周病等多种原因,李孝林的牙齿逐渐掉光了。自那时起,“吃软饭”就成了李孝林的日常。早上吃稀饭、中午吃面,由于消化不好,晚上索性不吃。“那时候穷,掉了牙齿也没人管。”李孝林说,当时觉得自己牙齿都掉光了肯定是活不长了,没想到如今身体没有城里人经常得的“三高”,除了消化问题,他说自己身体还不错。

由于常年无钱安装义齿,李孝林的嘴巴深深的陷进了脸里,极差的消化功能让他觉得很痛苦,他经常把助消化的药物就着饭一起吃。“本来存了点钱想装假牙,现在啥都没有了……”李孝林讲起自己羞于启齿又万分无奈的一段经历。他本来存了一点钱,结果这笔钱被婚介“骗”了去。

“单身了一辈子,我是真想找个老伴好好过完剩下的日子。”李孝林坦言,由于穷,农村老家那些人都看不上他,更不会有老太婆愿意和他在一起过日子了。他精打细算,每个月从“五保补贴”里抠出一点钱存下,攒下2000块准备找个老伴。

他看到报纸上的婚姻介绍所广告,独自一人坐了2个小时的车到了观音桥步行街寻找婚介所,交了钱,说了自己的要求,工作人员叫他回家等电话,然后,便没有了然后。先后两次,他好不容易攒下的2000元就这么打了水漂,不要说找老伴,他说自己连个影子都没看着。

“如果不找老伴,我省吃俭用存的这点钱装个假牙也多好的,但是现在钱没了,装假牙也没了希望。”老人气愤地向我们诉说自己的苦楚,像个委屈的孩子一样,央求我们帮忙曝光,把这2000块要回来。我们看着他白纸黑字签下的名字,表示真的无能为力。

评论

扫一扫,关爱贫困缺牙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