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一个双目失明无劳动能力的母亲,一个木讷老实的农民父亲,一个口腔缺了一大块儿的两岁半唇腭裂女儿,这是重庆渝北麻柳乡,一户贫穷绝望的人家。在10月微寒的秋风中,我们来到这里,见到的情况比想象的更糟。(图/陈治 文/赵昭维)

03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你看嘛,嘞个娃儿好造孽,她妈妈脑子也有问题。”我们刚到不久,附近的几户村民便围过来小声议论。只见一个大约50岁的妇女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倚靠着木门,散落的头发遮住大半个脸,旁边有几只苍蝇围着她干枯毛躁的头发飞来飞去。(图/陈治 文/赵昭维)

04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一旁,一个小女孩光着脚玩耍,两只小小的凉拖鞋散落在一旁。“怎么不穿袜子?”我们走过去,赶紧让小孩把鞋子穿上,她将胖嘟嘟的脚丫子塞进凉拖,抬起脏兮兮的小脸打量着我们,嘴巴上缺掉的那一部分,显得触目惊心。(图/陈治 文/赵昭维)

05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我尽量让自己的眼光看起来正常,微笑着递给她玩偶,得到礼物,小女孩很快便和我们熟络起来,很聪明的一个小孩,我们说什么她都能听懂,一会儿来牵我的手,一会儿好奇地摆弄我们的相机。因为口腔的残缺,她一句话话都不会说。我们给她拍照,她就张大嘴巴让我们看。女童父亲说,她遇见马路旁路过的人,有时候会拉住他们,用手指自己的嘴巴。(图/陈治 文/赵昭维)

06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为了让我们详细了解情况,女孩父亲从里屋拿出来一个红色布口袋,身份证、户口簿、病例等都装在里面。我们这才知道,小女孩名叫清清,现在两岁半,患左侧完全性唇腭裂;母亲叫赵桂兰,现在48岁,从小先天失明,没有劳动能力;父亲名叫杨忠成,今年52岁,务农养活整个家,因为妻子看不见,家里煮饭洗衣也是他的活儿;杨忠成本有一个20多岁的大儿子,据他说几年前出去就再也没回来,和家里断了联系。(图/陈治 文/赵昭维)

07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杨忠成还有个哥哥,常年和妻子在外打工,生活也不富裕。同时,这一家几口都没有读过书,没有一个人识字,当地村委会曾给双目失明的赵桂兰提供过办理残疾证的申请表格。因为一直提供不出有效的证明,赵桂兰至今没有办理残疾证,这个一贫如洗的家连低保都没有。他们以前住的房屋因为年久失修早已坍塌,如今住的房子还是村委会好心提供的一处住宅。(图/陈治 文/赵昭维)

08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虽然家穷,但杨忠成却从不想亏待女儿,孩子吃奶粉,他和妻子就喝粥、吃玉米面和红薯,他说:“大人吃不吃都无所谓,但是娃儿不能饿着。”为了让女儿营养跟得上,杨忠成隔三差五就挑着稻谷去集市卖,100多斤稻谷换回一罐318元的奶粉。“以前几乎一周就要吃一罐,现在都是兼着米糊吃,不然不够。”杨忠成说,给女儿喂东西要特别小心,不然孩子要被食物卡住。所以每次做米糊,他都要先把米泡上几个小时,再打成糊。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爱吃甜食,杨忠成怕女儿噎着,只得小心把糕点撕成很小很小的一块儿,守着孩子喂。(图/陈治 文/赵昭维)

09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种庄稼、打零工,从没喊过苦和累的男人,唯一怕的就是孩子生病,“去一次医院就是几百块,上次清清拉肚子输液花了好几百,到处借钱。”给孩子医嘴巴,他说做梦都想,可是无能为力:“我现在挣的钱一家吃饭都不够,我五十多岁了,恐怕到死都存不起钱给她做手术……”(图/陈治 文/赵昭维)

10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我们聊着天,赵桂兰坐在门边,一言不发,我坐到她身边,想看看这个邻居眼中的“脑子有问题”的人,大概是什么样。我问:“你眼睛什么时候看不见的?”她说:“从小就看不到,只有一点黑影。”“孩子的嘴巴有点问题你知道吗?”原本还算平静的她,突然声音变得哽咽,“知道……”话没说完,便别过脸去,用手去抹眼角的泪。我知道这个女人或许并不像大家说的那么“不正常”,只是接连的打击,让她变成如今的样子。(图/陈治 文/赵昭维)

11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我们都陷入沉默,只有一旁的清清和小狗玩得不亦乐乎,她把狗狗的两只脚放到自己后背上,拖着它向前走,哈哈哈地笑出了声儿……她活在无忧无虑的童年里,那里没有残缺的身体、没有无助的父母、没有一贫如洗的家、没有遥不可及的未来。(图/陈治 文/赵昭维)

12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清清,你知道吗,我们多想给你一个没有“缺憾”的未来。(图/陈治 文/赵昭维)

13

/16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在腾讯大渝网的联系下,11月7日,杨忠成和亲戚叶成容带着清清到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进行检查,该院口腔科、口腔颌面外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谭颖徽为清清做了检查,确认可实施唇腭裂手术,清清前后将进行2次手术,预计手术总费用为4万元,预估住院期间和术后康复费用1万元,故我们为杨清清发起总目标额为5万元的募捐。

捐赠计划:让童年的微笑没有“缺憾”。点击进入捐款页面>>

14

/15

本期作者:赵昭维 陈治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唇腭裂的发病率约为1.6‰,每年新发病人约2.5万例。有关专家介绍,唇腭裂是口腔颌面部最常见的先天性畸形。唇腭裂不仅严重影响面部美观,引起上呼吸道感染、并发中耳炎,还影响患者正常进食、发音及就学就业。因此带给患者及其家庭心理上的负面影响,是严重且不可忽视的。唇腭裂在孕期做四维彩超可查出。目前,具体引起胎儿唇腭裂的原因还不明确,有可能是家族基因,也可能是受孕妇年龄的影响,也可能是缺乏叶酸。家长发现孩子兔唇后,应尽早治疗,进行手术,以免长大后给孩子带来身体和心理上的伤害。(图/陈治 文/赵昭维)

唇腭裂女童的“无忧”童年

撰稿/赵昭维

一个双目失明无劳动能力的母亲,一个木讷老实的农民父亲,一个口腔缺了一大块儿的两岁半唇腭裂女儿,这是重庆渝北麻柳乡,一户贫穷绝望的人家。在10月微寒的秋风中,我们来到这里,见到的情况比想象的更糟。

“你看嘛,嘞个娃儿好造孽,她妈妈脑子也有问题。”我们刚到不久,附近的几户村民便围过来小声议论。只见一个大约50岁的妇女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倚靠着木门,散落的头发遮住大半个脸,旁边有几只苍蝇围着她干枯毛躁的头发飞来飞去。

一旁,一个小女孩光着脚玩耍,两只小小的凉拖鞋散落在一旁。“怎么不穿袜子?”我们走过去,赶紧让小孩把鞋子穿上,她将胖嘟嘟的脚丫子塞进凉拖,抬起脏兮兮的小脸打量着我们,嘴巴上缺掉的那一部分,显得触目惊心。

我尽量让自己的眼光看起来正常,微笑着递给她玩偶,得到礼物,小女孩很快便和我们熟络起来,很聪明的一个小孩,我们说什么她都能听懂,一会儿来牵我的手,一会儿好奇地摆弄我们的相机。因为口腔的残缺,她一句话话都不会说。我们给她拍照,她就张大嘴巴让我们看。女童父亲说,她遇见马路旁路过的人,有时候会拉住他们,用手指自己的嘴巴。

一家人全都不识字父亲务农撑起一个家

为了让我们详细了解情况,女孩父亲从里屋拿出来一个红色布口袋,身份证、户口簿、病例等都装在里面。我们这才知道,小女孩名叫清清,现在两岁半,患左侧完全性唇腭裂;母亲叫赵桂兰,现在48岁,从小先天失明,没有劳动能力;父亲名叫杨忠成,今年52岁,务农养活整个家,因为妻子看不见,家里煮饭洗衣也是他的活儿;杨忠成本有一个20多岁的大儿子,据他说几年前出去就再也没回来,和家里断了联系。

杨忠成还有个哥哥,常年和妻子在外打工,生活也不富裕。同时,这一家几口都没有读过书,没有一个人识字,当地村委会曾给双目失明的赵桂兰提供过办理残疾证的申请表格。因为一直提供不出有效的证明,赵桂兰至今没有办理残疾证,这个一贫如洗的家连低保都没有。他们以前住的房屋因为年久失修早已坍塌,如今住的房子还是村委会好心提供的一处住宅。

父亲称自己吃不吃饭无所谓不能让孩子饿着

虽然家穷,但杨忠成却从不想亏待女儿,孩子吃奶粉,他和妻子就喝粥、吃玉米面和红薯,他说:“大人吃不吃都无所谓,但是娃儿不能饿着。”为了让女儿营养跟得上,杨忠成隔三差五就挑着稻谷去集市卖,100多斤稻谷换回一罐318元的奶粉。“以前几乎一周就要吃一罐,现在都是兼着米糊吃,不然不够。”杨忠成说,给女儿喂东西要特别小心,不然孩子要被食物卡住。所以每次做米糊,他都要先把米泡上几个小时,再打成糊。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爱吃甜食,杨忠成怕女儿噎着,只得小心把糕点撕成很小很小的一块儿,守着孩子喂。

种庄稼、打零工,从没喊过苦和累的男人,唯一怕的就是孩子生病,“去一次医院就是几百块,上次清清拉肚子输液花了好几百,到处借钱。”给孩子医嘴巴,他说做梦都想,可是无能为力。

我们聊着天,赵桂兰坐在门边,一言不发,我坐到她身边,想看看这个邻居眼中的“脑子有问题”的人,大概是什么样。我问:“你眼睛什么时候看不见的?”她说:“从小就看不到,只有一点黑影。”“孩子的嘴巴有点问题你知道吗?”原本还算平静的她,突然声音变得哽咽,“知道……”话没说完,便别过脸去,用手去抹眼角的泪。我知道这个女人或许并不像大家说的那么“不正常”,只是接连的打击,让她变成如今的样子。

我们都陷入沉默,只有一旁的清清和小狗玩得不亦乐乎,她把狗狗的两只脚放到自己后背上,拖着它向前走,哈哈哈地笑出了声儿……她活在无忧无虑的童年里,那里没有残缺的身体、没有无助的父母、没有一贫如洗的家、没有遥不可及的未来。

清清,你知道吗,我们多想给你一个没有“缺憾”的未来。

评论

扫一扫,让微笑变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