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正值教师节之际,我们将镜头定格在了大山深处的三尺讲台上,讲述三位山区女教师的故事,饶是青丝变白发,心无尘土爱自宽。(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03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在大足区西南边陲的龙石镇上,有一个总占地不到150平米的村小。这里仅有两间教室(其中一间为孩子的食堂),以及九名学生。孩子们的代课老师叫岳中平,今年49岁,是学校里唯一的教师,除了语文、数学外,她还负责包含思想品德和艺术类的全部科目。(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04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从1996年正式代课开始,岳老师已经在镇上教了21年书。去年在龙门村小教了30几年的杨老师到了退休的年纪,岳老师便被调到了这里来教书。因为地方相对偏僻,岳老师每天到学校都要走40分钟左右的路程。(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05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从民国时期至今,龙门村小有着近百年的历史。最多的时候,学校里有300多个学生,而随着乡镇的发展,现在大部分的孩子都去了镇上或者城里更好的学校。龙门村小的孩子,很多都住在学校附近,去镇上上学的话,起码要多走1、2个小时的路程。一些家长们为了方便,便把孩子送来了这里。(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06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这里的孩子,都很喜欢岳老师,快到放学时,一个孩子因为要去镇上读三年级,抱着岳老师迟迟不放,口中一直念叨着“舍不得老师”岳老师也紧紧地抱着她说:老师也舍不得你。事后,岳老师跟我们说:那个小女孩的母亲,很早就离开了她,所以孩子特别敏感,很依赖她。去年有一天,小女孩特地邀请老师去她家吃饭,后来岳老师才知道那天是她的生日,她希望老师能够陪她一起过。(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07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虽然学校的外观古朴了一些,但是硬件上也还过得去,电脑电视都有,反而最缺的是老师”岳老师说,城里的学校一个教师资格的名额,有几千人争抢,但是即便是龙石镇最好的小学,老师的平均指标只有2.2,也就是说每个班级里,不到3个老师要上完所有的课程。(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08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跟很多老师一样。岳老师曾经最大的心结,也是自己的女儿。曾经因为光顾着学生,岳老师恰恰忽略了自己的孩子。后来女儿一度自闭地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愿出门,仅仅因为心里记着母亲,总是耐心地教导学生,却对自己学习上的疑难不闻不问。但如今女儿早已想通,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当了这么多年的乡村教师,岳老师觉得自己也算功德圆满。(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09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因为条件有限,岳老师从来没有拍过艺术照,也没正式化过妆,化完妆后的她,素色白衣,充满书香气,我们在旁边一个劲儿的夸老师好有气质,岳老师害羞的笑了。(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10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不过因为学校没有镜子,她的脸上流露出更多的是好奇和不安,直到我们将手机调到前置摄像头让她看到自己的模样,她才真正的笑了,那一刻她的笑容,洋溢着岁月沉淀后的自信。(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11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这里树木葱茏,绿意盎然,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电子设备的诱惑,这里有一个老师,九个学生,他们在大山深处,用爱填补着彼此内心深处的缺失。(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12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徐春燕 ,35岁,永川区吉安镇茯苓小学优秀人民教师,语文老师。2014年不幸罹患淋巴癌,与病魔抗战3年,中途因为病症复发选择了化疗以及干细胞移植。目前仍旧在家休养,其最大的心愿便是希望有一天长发及腰时,能够早日重返校园。(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13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徐老师说,在没生病之前,她的头发大概到腰以下的位置。那个时候的她是不折不扣的长发及腰。后来因为生病,头发只能被迫剪掉。“最初是(剪)这么长……后来说不行,还得剪,最后都给剃光了”她用两只手心疼地跟我们比划道。(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14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2014年冬天,徐春燕在下课后发现脸颊酸痛,最初她以为是腮腺炎,没有重视,后来嗓子开始肿了起来及至吞咽困难,徐春燕只能放下手中的工作,进行全面检查。但两次的检查结果都很模糊,徐春燕开始认为是扁桃体的问题,不久又去做了扁桃体手术。(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15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淋巴癌一向被视为是”沉默的癌症”。主要的原因在于淋巴癌的一些徵兆经常让人与一般轻微的病痛,如流行性感冒或伤寒产生混淆,因而导致错误的诊断延误治疗。 那段时间因为食不下咽,加上精神的萎靡,原本100斤的徐春燕,瘦得只剩下80多斤,在此之前,怕家人担心,徐春燕跟丈夫甚至都没敢告诉双方的父母,她试图依靠一些中药调理身体,直到一次出勤她差点晕倒在了回学校的路上……(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16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再后来徐春燕正式被确诊为淋巴癌,必须通过化疗医治。噩梦般的康复之路就此开始,对于身高仅154厘米,体重不到80斤的徐春燕来讲,坚持不哭,是她对自己最大的要求。每每想到每天劳苦奔波的丈夫,儿子,还有家里的父母,她都给自己鼓劲,“为了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连光头都剃过,我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17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除了亲友的鼓励,孩子们的寄语也是那时徐春燕精神上的最大动力。短信、鲜花、图片、贺卡,简单而温馨的话语,常常让徐春燕感觉到一阵暖流。即使是在病痛中,她也会不时用手机耐心回复孩子们的问题,帮他们解决生活的难题和学习的困惑。(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18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经过化疗后一年多的治疗,徐春燕早已出院,但淋巴癌却随时都有复发的可能。从2014年开始出现患病迹象后,除了化疗以及干细胞移植,徐春燕还曾因肠内复发和肺部感染多次住院。(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19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这几年,徐春燕断断续续也回过几次学校,每一次当她回到学校,都能引起学生们的一波簇拥,问她什么时候能够回到学校。(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20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徐老师说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年初的时候,那次因为回学校办事,她悄悄站在二楼的走廊看在做操的孩子们。有一个眼尖的孩子看到了她,叫上了更多孩子把她团团围住。(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21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老师担心孩子太多会对徐老师有影响,便对孩子们说:大家要离徐老师远一点哦,不然你们身上的病菌可能会让老师再次生病的。大家听到后,马上自发地小心翼翼往后退了一米多,看到孩子们又是关切又是担心的眼神,徐老师说,自己真的特别特别感动。(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22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生病这三年,好多孩子都长了个头,脸变圆了,身体也强壮了。同样的时间里,他们在成长,她也在不停的与病魔战斗。自从生病后,徐老师在手机桌面上,添加上了“必须坚强”这四个字,这个人前很少流泪的老师,眼下最大的愿望,便是有一日,待到长发及腰,可以再回学校。(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23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扎根乡村小学18年,38岁范喜兰老师几乎很少走出镇里。我们到兴峰乡中心小学时,刚好遇到一个孩子肚子痛,范老师立马把他护送到了附近的医务室就诊。(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24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这个学校里有一半的孩子都是住读生,因为父母常年外出打工,爷爷奶奶便在家务农,加上学校在山上,路程远,大部分孩子的家长更愿意把孩子交托给老师和学校来照顾照顾。对于孩子们来讲,范老师不仅仅是老师,更像亲人一般。除了学习之外,他们的衣食住行,范老师都要操心。(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25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1999年刚满20岁的范喜兰,选择了回到乡村当一名教师。那时,她被分配到山上很远的一所学校,因为离家太远,她选择了住校。山里的宿舍非常简陋,全校只有范老师一个人住宿,冬天的半夜里,有风呼呼地灌入,树林有野兽发出的声音,她经常被吓得睡不着。因为条件艰苦,老师常年只吃最简单的面条,需要水的时候,还要走上2、3公里路去提。(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26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五年多,后来政府拨款,学校的条件才有所改善。但是因为那会的村小师资缺乏,范老师不得不奔波于周围的四五个学校,为其代课。直到近些年,范老师才在学校稳定下来教语文、数学,同时也教德育和艺术,手工课。(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27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除了周末和寒暑假,范老师大部分都跟学生们在一起。她说,她从来没有拍过“艺术照”连结婚时的登记照都没有,一来是镇上条件有限,二来也没想那么多。(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28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上妆后,老师一直拿着手机在看自己镜中的样子。这个极少走出县城的女人或许从来都没发现过自己可以这么美。但她的美,却早已留在了孩子们的心里。(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29

/29

本期作者:王洋 卡多利亚

像徐春燕、岳中、范喜兰这样的老师不在少数,她们是孩子的老师和亲人,有的甚至为了孩子们放弃山外的安逸生活,在大山里呆了一辈子。她们的故事说也说不完,她们才是最可爱的人。(图/卡多利亚 文/王洋)

大山深处“不一样”的老师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正值教师节之际,我们将镜头定格在了大山深处的三尺讲台上,讲述三位山区女教师的故事,饶是青丝变白发,心无尘土爱自宽。

 

待到长发及腰,患癌老师盼望再回学校

徐春燕 ,35岁,永川区吉安镇茯苓小学优秀人民教师,语文老师。2014年不幸罹患淋巴癌,与病魔抗战3年,中途因为病症复发选择了化疗以及干细胞移植。目前仍旧在家休养,其最大的心愿便是希望有一天长发及腰时,能够早日重返校园。

徐老师说,在没生病之前,她的头发大概到腰以下的位置。那个时候的她是不折不扣的长发及腰。后来因为生病,头发只能被迫剪掉。“最初是(剪)这么长……后来说不行,还得剪,最后都给剃光了”她用两只手心疼地跟我们比划道。

2014年冬天,徐春燕在下课后发现脸颊酸痛,最初她以为是腮腺炎,没有重视,后来嗓子开始肿了起来及至吞咽困难,徐春燕只能放下手中的工作,进行全面检查。但两次的检查结果都很模糊,徐春燕开始认为是扁桃体的问题,不久又去做了扁桃体手术。

淋巴癌一向被视为是”沉默的癌症”。主要的原因在于淋巴癌的一些徵兆经常让人与一般轻微的病痛,如流行性感冒或伤寒产生混淆,因而导致错误的诊断延误治疗。

那段时间因为食不下咽,加上精神的萎靡,原本100斤的徐春燕,瘦得只剩下80多斤,在此之前,怕家人担心,徐春燕跟丈夫甚至都没敢告诉双方的父母,她试图依靠一些中药调理身体,直到一次出勤她差点晕倒在了回学校的路上……

再后来徐春燕正式被确诊为淋巴癌,必须通过化疗医治。噩梦般的康复之路就此开始,对于身高仅154厘米,体重不到80斤的徐春燕来讲,坚持不哭,是她对自己最大的要求。每每想到每天劳苦奔波的丈夫,儿子,还有家里的父母,她都给自己鼓劲,“为了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活下去,连光头都剃过,我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除了亲友的鼓励,孩子们的寄语也是那时徐春燕精神上的最大动力。短信、鲜花、图片、贺卡,简单而温馨的话语,常常让徐春燕感觉到一阵暖流。即使是在病痛中,她也会不时用手机耐心回复孩子们的问题,帮他们解决生活的难题和学习的困惑。

经过化疗后一年多的治疗,徐春燕早已出院,但淋巴癌却随时都有复发的可能。从2014年开始出现患病迹象后,除了化疗以及干细胞移植,徐春燕还曾因肠内复发和肺部感染多次住院。这几年,徐春燕断断续续也回过几次学校,每一次当她回到学校,都能引起学生们的一波簇拥,问她什么时候能够回到学校。

徐老师说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年初的时候,那次因为回学校办事,她悄悄站在二楼的走廊看在做操的孩子们。有一个眼尖的孩子看到了她,叫上了更多孩子把她团团围住。老师担心孩子太多会对徐老师有影响,便对孩子们说:大家要离徐老师远一点哦,不然你们身上的病菌可能会让老师再次生病的。大家听到后,马上自发地小心翼翼往后退了一米多,看到孩子们又是关切又是担心的眼神,徐老师说,自己真的特别特别感动。

生病这三年,好多孩子都长了个头,脸变圆了,身体也强壮了。同样的时间里,他们在成长,她也在不停的与病魔战斗。自从生病后,徐老师在手机桌面上,添加上了“必须坚强”这四个字,这个人前很少流泪的老师,眼下最大的愿望,便是有一日,待到长发及腰,可以再回学校。

 

九个孩子和一个老师

在大足区西南边陲的龙石镇上,有一个总占地不到150平米的村小。这里仅有两间教室(其中一间为孩子的食堂),以及九名学生。孩子们的代课老师叫岳中平,今年49岁,是学校里唯一的教师,除了语文、数学外,她还负责包含思想品德和艺术类的全部科目。

从1996年正式代课开始,岳老师已经在镇上教了21年书。去年在龙门村小教了30几年的杨老师到了退休的年纪,岳老师便被调到了这里来教书。因为地方相对偏僻,岳老师每天到学校都要走40分钟左右的路程。

从民国时期至今,龙门村小有着近百年的历史。最多的时候,学校里有300多个学生,而随着乡镇的发展,现在大部分的孩子都去了镇上或者城里更好的学校。龙门村小的孩子,很多都住在学校附近,去镇上上学的话,起码要多走1、2个小时的路程。一些家长们为了方便,便把孩子送来了这里。

这里的孩子,都很喜欢岳老师,快到放学时,一个孩子因为要去镇上读三年级,抱着岳老师迟迟不放,口中一直念叨着“舍不得老师”岳老师也紧紧地抱着她说:老师也舍不得你。事后,岳老师跟我们说:那个小女孩的母亲,很早就离开了她,所以孩子特别敏感,很依赖她。去年有一天,小女孩特地邀请老师去她家吃饭,后来岳老师才知道那天是她的生日,她希望老师能够陪她一起过。

“虽然学校的外观古朴了一些,但是硬件上也还过得去,电脑电视都有,反而最缺的是老师”岳老师说,城里的学校一个教师资格的名额,有几千人争抢,但是即便是龙石镇最好的小学,老师的平均指标只有2.2,也就是说每个班级里,不到3个老师要上完所有的课程。

跟很多老师一样。岳老师曾经最大的心结,也是自己的女儿。曾经因为光顾着学生,岳老师恰恰忽略了自己的孩子。后来女儿一度自闭地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愿出门,仅仅因为心里记着母亲,总是耐心地教导学生,却对自己学习上的疑难不闻不问。但如今女儿早已想通,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当了这么多年的乡村教师,岳老师觉得自己也算功德圆满。

因为条件有限,岳老师从来没有拍过艺术照,也没正式化过妆,化完妆后的她,素色白衣,充满书香气,我们在旁边一个劲儿的夸老师好有气质,岳老师害羞的笑了,不过因为学校没有镜子,她的脸上流露出更多的是好奇和不安,直到我们将手机调到前置摄像头让她看到自己的模样,她才真正的笑了,那一刻她的笑容,洋溢着岁月沉淀后的自信。

这里树木葱茏,绿意盎然,这里没有城市的喧嚣,没有电子设备的诱惑,这里有一个老师,九个学生,他们在大山深处,用爱填补着彼此内心深处的缺失。

 

她扎根村小18年 曾被野兽声吓得睡不着

扎根乡村小学18年,38岁范喜兰老师几乎很少走出镇里。我们到兴峰乡中心小学时,刚好遇到一个孩子肚子痛,范老师立马把他护送到了附近的医务室就诊。

这个学校里有一半的孩子都是住读生,因为父母常年外出打工,爷爷奶奶便在家务农,加上学校在山上,路程远,大部分孩子的家长更愿意把孩子交托给老师和学校来照顾照顾。对于孩子们来讲,范老师不仅仅是老师,更像亲人一般。除了学习之外,他们的衣食住行,范老师都要操心。

1999年刚满20岁的范喜兰,选择了回到乡村当一名教师。那时,她被分配到山上很远的一所学校,因为离家太远,她选择了住校。山里的宿舍非常简陋,全校只有范老师一个人住宿,冬天的半夜里,有风呼呼地灌入,树林有野兽发出的声音,她经常被吓得睡不着。因为条件艰苦,老师常年只吃最简单的面条,需要水的时候,还要走上2、3公里路去提。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五年多,后来政府拨款,学校的条件才有所改善。但是因为那会的村小师资缺乏,范老师不得不奔波于周围的四五个学校,为其代课。直到近些年,范老师才在学校稳定下来教语文、数学,同时也教德育和艺术,手工课。

除了周末和寒暑假,范老师大部分都跟学生们在一起。她说,她从来没有拍过“艺术照”连结婚时的登记照都没有,一来是镇上条件有限,二来也没想那么多。

上妆后,老师一直拿着手机在看自己镜中的样子。这个极少走出县城的女人或许从来都没发现过自己可以这么美。但她的美,却早已留在了孩子们的心里。

 

大山里不一样的老师

像徐春燕、岳中、范喜兰这样的老师不在少数,她们是孩子的老师和亲人,有的甚至为了孩子们放弃山外的安逸生活,在大山里呆了一辈子。她们的故事说也说不完,她们才是最可爱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