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边最后的摆渡人:月入10元

    松溉镇位于重庆市永川区南部,东接江津区朱扬镇,南临长江,与江津区石蟆镇隔江相望,西靠朱沱镇,北邻何埂镇。 历史上的松溉,水路有上、中、下三个码头,江上往来的船只川流不息。不少江津区的居民会跨过长江,到江对岸的乡镇“赶场”。在永川长江大桥没有开通之前,船便是居民们唯一的交通工具,在交通发达的今天,这种过河方式仍然艰难地存在。50岁的徐才荣和堂弟徐德也许是长江边上最后的摆渡人,渡船往返永川与江津两地已有20余年的时间,曾经来往热闹的江岸,如今只剩他们兄弟俩还在坚守。

徐才荣的父亲徐朝喜今年74岁,1985年开始运送江津与永川的居民过江,是最早一批开过河船的人。最开始徐朝喜是用蒿杆撑船这种需要花费巨大人力的方式,运送居民过江。眼看过江的人越来越多,徐朝喜与亲弟弟合伙,买下了一条柴油船,却没有想到与弟弟的搭档关系一直延续到了下一代的身上。徐才荣和徐德从小在江边长大。徐德和堂哥徐才荣一起从小就在父辈们的船上帮工,直到2006年父辈们正式把船交给他们俩手上。一条船,两个人,除了大风大浪,从此四季无休。

目前每个月除去油钱徐才荣和徐德两个人只能赚到3000元,坐一趟船一人一次三元钱。遇上国庆这样的大节日,来松溉古镇游玩的游客爆满的情况下也不会涨价。徐才荣说到“我开的这个船是方便居民的交通工具,又不是什么用来宰人的景区景点,老人家最喜欢热闹,涨价了难道叫这些老人国庆不过江来赶场吗?”

生意最惨淡的时候徐氏兄弟一个月只赚到十元钱。

说到记忆力最深刻的,莫过于一个准备在徐才荣船上轻生的十七岁女孩。“那天下了雨坐船的人也很少,我就看见有个十七岁的小姑娘上来坐船,但她在船舱里不停来回的走。”这个举动引起徐才荣的警觉了,随后女孩打一个电话语言里带着哭腔且十分急躁,虽然听不清具体内容但徐才荣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小姑娘一眨眼就不见了,我跑向船舱后面去就看到她拉着栏杆一只脚都跨出去了。”如今说起来徐才荣还是心有余悸,如果不是自己及时的将女孩一把拉了进来,后果真是不可设想。

“我们要是不开船了,国家要补贴我们20万,而且这条船我们还可以自己处理,钱都归我们。”徐才容说他们这种船使用年限一般都在15年,他和堂弟徐德的这条船已经开了十三年,到了需要更新换代的时候。但他和堂弟徐德要放弃20万的补贴,准备去重庆造船厂打一条新船。

在重庆还有少数像徐氏兄弟这样的摆渡人,沉默得仿佛与世隔绝。他们默默的看着这座城市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算有繁荣三千,但仍清苦一生坚守在江岸,就像徐才荣说的一样“有些事情,总要有人来做。”

有奖征集线索

体味麻辣人生,探察城事冷暖。腾讯大渝网《麻辣探》是一档关注民生,聚焦重庆的深度报道栏目。现面向网友征集重庆本土城事线索:你关注什么,你不知道什么,你想让我们去为你“打探”什么?2个途径,期盼与你沟通。线索一经采用,将有重酬。

值班QQ:1071313826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版权声明

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电话:86898850

往期回顾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