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女孩拍写真惊艳网络

     穿上唯美的长裙,画上精致的妆容,镜头前的她们和所有爱美的女孩一样,沉浸在摄影师营造的浪漫氛围里,唯一不同的是,她们永远也不可能看见,自己有多美。可是那有怎样?他们说:“我希望别人能看到好看的自己,这跟我自己看不看得见没有关系。”她们是几个盲人女孩,命运残忍夺走了她们世界里的七彩,却夺不走她们内心的阳光。正如胡启莉摸索着收拾按摩床,赖潘用残余的视力慢慢地学习音乐,祝艳媚牵着导盲犬独自判断轻轨的方向一样。他们希望的平等,是带着尊重平和的心,看着她们慢慢地做自己能做的事情。

赖潘,22岁,重庆市特殊教育学院音乐教师,左眼先天性失明,右眼仅能看到1米内的事物,她看东西不得不侧着头,且把东西拿到离眼睛只有5、6厘米的位置。喜欢拍照留影的她,为了看清楚每一张照片,通常需要把手机里的每张照片放大到5-10倍以上。

或许正是因为能看到的比较有限,所以更想留住眼前的美好。赖潘的朋友圈里里大部分都是她的自拍。她最害怕的是有一天梦醒之后会完全地失明,“那是一个无法想象的世界。”这是交谈时,她唯一言辞闪烁的话题。

有了女儿是祝艳媚最幸福的事,谈到女儿的祝艳媚,幸福感溢于言表。然而她却从没有给女儿喂过奶,因为看不见孩子的嘴,奶都是挤出来孩子外婆喂的。她甚至没有真正地看过她:“听别人说,我女儿下巴像我,其他地方像爸爸。我摸她,她的脸圆,头发茸茸的,就像摸小兔子;她鼻子小小的,摸着比较挺;眼睛小小的,嘴巴也小小的……我想应该是红红的吧。”她看着前方,平静而温柔地说着自己对女儿的想象,灰色眼珠不断颤动......

胡启莉的父母从小就把她当成正常的孩子对待,让她去尝试。四五岁的时候,她甚至可以用剪刀用刀子。冬天她想玩水,把水倒在杯子里做请客喝茶的游戏。邻居正常小孩的父母都是担心弄洒了、弄湿了、感冒了。胡启莉妈妈的态度是:幺儿,要得,我去给你烧热水。

每每邻居惊诧于胡启莉的“出格”举动时,爸爸却总是说:“没关系,她只是眼睛看不见,又不是傻。”这句话后来成为了她一生的信条——她给别人发微信,是发文字;出去旅游,玩蹦极、坐过山车;在家休息的时候自己做甜点。

重庆盲人协会会长称,夫妻双盲是现在很多盲人家庭的现状。对于盲人来讲,最普遍的问题就是出行难。无障碍设施的完善,对于盲人有很大影响。

比如现在很多私家车和道路设施对盲道的霸占,使得盲道无法成为更多盲人的指路工具。同时,如果在红绿灯,以及电梯等公众设施上,能够有语音或者盲文的提示,对于盲人会有非常大的帮助。

有奖征集线索

体味麻辣人生,探察城事冷暖。腾讯大渝网《麻辣探》是一档关注民生,聚焦重庆的深度报道栏目。现面向网友征集重庆本土城事线索:你关注什么,你不知道什么,你想让我们去为你“打探”什么?2个途径,期盼与你沟通。线索一经采用,将有重酬。

值班QQ:1071313826

爆料电话:023-86898850

官方微信:搜索账号“大渝网”

版权声明

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出品:大渝网新闻中心电话:86898850

往期回顾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