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总有些人给我们留下或深或浅的印象,之后一别,或许永不得见。那媳妇在那年代,也是崇尚自由,追求美好生活的典型代表,在封建枷锁束缚的旧社会,不为现实低头勇敢追求幸福的勇气也着实

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当年的孩童已经长大,当年勇敢的那媳妇,你可安好?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给婆子妈的一封信您不上网,这封信是没法看到了。其实您不....[详细]
把我的女人还给我不管怎样,一个男人努力打压女人的圈子,....[详细]
妇女节致信老婆老婆,还记得吗,当年我这个傻文青追求你....[详细]
 
 
 
 
 

那是二十几年前的事了,当时的我也还只是个六、七岁的孩童。记得那媳妇姓张,是外婆隔壁罗家那有点木讷的大儿子的新嫁娘,刚结婚那会儿应该也才二十出头吧!

她独自一人住在堂屋旁的厢房里,嫁过来后不久在厢房旁又专门搭了一间狭小的厨房,是原来的羊圈改造的。

对于为什么作为一个新媳妇,却是一个人住、一个人吃饭,当年不谙世事的孩童从没细想过。

记忆中,她中等个儿,身材匀称,面容娇好,性格开朗,爱玩爱笑,爱和我们这些小屁孩儿们凑在一起。

那是炎热的暑假,她的小厢房却一点也不热,应该还有一丝凉爽,不然为什么我们这些孩童总喜欢往她那儿凑呢。

屋子里都是结婚时新做的家具,什么衣柜、床、茶几、饭桌……那时农村的家具都是手工制作,质地却很好,暗红的木漆配上琥珀质感的球形拉手,甚是漂亮。

加上那些精致的玻璃茶具、台灯,对于我这个未见过世面的小孩来说,简直就是美丽的乐园。

 
 

可能是因为嫁过来不久的缘故,那媳妇也没什么其他的玩伴,除了我们这一群无忧无虑的小孩。

就这样,在她那到处是新家具的厢房里,我们可以自由地嬉戏、打闹、捉迷藏;在她那挂着蚊帐的婚床上,我们可以肆意地玩闹、蹦跳、睡大觉。

她也总是陪着我们玩,好像那段日子她从不需要去做农家的活计,夫家也没要求她去做什么需要自家媳妇操办的事情,她也从没主动掺和。

在那段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孩子们很快乐,她也因为我们的快乐而快乐着。可那一天,我却分明看到了她的倔强和忧伤!

那天,我们照例玩得不亦乐乎,这时,厢房的门“嘎”地一声被猛地推开了,门口站着一个人,小伙伴们兀地停止打闹,那媳妇表情很不自然地定了一下,然后脸色坚定地自顾自招呼我们继续玩儿。

因为光线的问题,隔了好一会儿,我才看见是罗家大儿子,正当我们继续游戏时,只听他突然大吼一声“都给我出去!”一帮小孩怔住了,见我们还没怎么动,他又是一声大叫“出去!”

大家吓得连忙起身一窝蜂地逃离了小厢房,身后只听“砰”的一声,门被重重的关上。我们在门外好奇地偷听里面的情况,可情况一点儿都不妙。

 
 

不一会儿就从厢房里传来罗家大儿子和那媳妇的争吵声,为了压过罗家大儿子的气势,平日里那媳妇婉转动听的声音也变成了泼妇般的嘶吼。一群小伙伴都面面相觑,目瞪口呆,他们吵了些什么,我一点也没听进去。没过多久,门又被打开了,罗家大儿子怒气冲冲地从里面走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地钻进了一墙之隔的堂屋内。

可能被刚才的场面吓住了,那天,小伙伴们没有再跑进厢房,只在外面院坝里玩耍。

快到中午时,那媳妇又从厢房里出来,好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一样,进到狭小的厨房里做午饭。当她从厨房里走出来时,她看见了我,而我也正看着她,媳妇笑了,对我说:“瑾,中午在我这儿吃饭,我弄了好吃的哟!”

或许是忌惮罗家大儿子,也或许是想着外婆早上答应我做的红烧肉,我断然拒绝了她的好意,“好嘛!”她失望地笑了一下,这时,我分明看到她脸上挂着一丝淡淡地忧伤。

后来,开学了,我再也没去罗家媳妇那玩儿了。等到有个暑假来临时我才想起曾经玩闹过的厢房,却听闻她已经不在那里了,大人们说是她和罗家大儿子离婚了。

“离婚”!在那个时候,这还是个不常见的词,不甚懂,但我知道从那以后,她再也不会回到那间小厢房了。

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懵懂的孩童也已经结婚生子,经历世事,许多的疑问,现在也多少明了。不知当年那媳妇离婚后,找到自己美好的归宿没有,现在生活得还好吗?

愿世事安好!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瑾怡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