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巷是一条石板路,更是一代人生活的缩影,它承载了道路两旁住户商贩的过往,匆匆几十年,磨光了铺在路上的鹅卵石,也磨掉了老巷的兴旺,取而代之的是机械的咆哮声和拔地而起的高楼。老巷里曾经

来往的行人,已变成了真正的过客,能拾起的只是记忆里关于老巷的那些温暖的人事物。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天空晦暗低沉,凛冽寒风裹挟着细雨撩拨着万物,放眼望去,烟雨渺茫。远近的屋舍、湿润的行道、匆匆的行人、暗沉的池塘以及远处被雾气笼罩得严严实实的只剩下模糊轮廓的高楼,都沉浸在初冬的氛围里。

行人抵御着肆意的寒风,无论是撑着伞的还是头顶塑料袋的,无论是慌忙奔走的还是享受雨中漫步的,大多都消失在柏油马路的尽头。而只有少数的人径直走向那堵被风剥蚀的墙体,并慢慢没去了影踪——那里便是老巷的尽头。

过去老巷的尽头有一条长约两百米的小道,路面有几块被压入泥土的预制板,预制板周围嵌上了数颗大小不均的鹅卵石,灰白相间,参差无序。这样的搭配虽显简单,但深得人们青睐,来往行人皆欣然享受着老巷的静谧与和谐。

此一时,彼一时。如今这块水泥地上裸露着几多车辙的创痕,它深深地烙在这条爬满苔藓曾经行人络绎不绝的巷道上。同样是雨天,看着熙来攘往的人群以及修缮后的闹市街头,再看看这条幽长的老巷以及巷口被风剥蚀的墙体,难免不会感慨一番。

真正认识老巷还得从我念小学三年级说起,那时出于村校各种劣因,经父母周全考虑,他们便让我到镇上念书。由于家里隔镇上有好几里路,我每天早上天没亮就要出门。与现在的条件比起来,那时是何等的艰苦。

我总是喜欢将纸块儿卷成纸筒,然后在纸筒的细缝里塞上干枯的竹壳(本来要塞一点碳末的,可鉴于黑色污染就只好放弃了),而后将少许煤油涂抹于塞有竹壳的一端,就这样,简易的火把就完成了。我和一个小伙伴儿借着火把微弱的光芒一个劲儿的前行。

可是我俩生性胆小,连平日里见惯了的嶙峋怪石都能使我俩发怵好一阵,就别说冒鬼火的坟冢,更别提路人的突然出现或顿然隐去了。我们提心吊胆,一路胡乱猜疑,终于来到了一条别致的路上。之所以别致,是因为其构造独特,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风格,可谓是匠心独运。路的中央是由两块或者三块约两米长的平滑的条石并排而成,其周围嵌入的是方形的石板和形态不一的鹅卵石。放眼望去,虽是混搭,却不失雅致。

 
 

老巷好比一道港湾,我们幼小惊愕的游离心态可以得到平定,相对于刚才路过的地方、见过的事物而言,老巷总是温馨的。天色渐亮,老巷两侧屋舍的窗户陆续亮了起来,暗沉的灯光从布帘的缝隙中探出暖暖的鹅黄色,巷道的模样便更加清晰了。目视远方,有光的地方或明或暗。透着光的大多是开门较早的店铺和零零落落的小餐馆,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当属裁缝铺、铁匠铺和包子铺了。

裁缝铺坐落于巷道伊始的地方,也是最先映入眼帘的。每天早上,在堂屋里总能看见一位身着朴素的老者整理着她那心爱的布匹。她双鬓雪染,如同她穿着的白净朴素的衣物一样夺目。可能是由于年迈的缘故,她的手脚显得有些迟滞,可当她操作起缝纫机来,那娴熟的动作却又能颠覆你对她的看法。

作为小孩子,我们总是无法克制自己的好奇心,于是乎,我们悄悄靠近堂屋门口,当看到那五颜六色的线条跳动在艳丽的布匹上时,顿然间瞠目结舌。当她发现我们的时候,她总爱微微地抬起头,刻意将老花眼镜沿着鼻梁的下方拉一拉,然后滑稽地看着我们,那有趣的动作和童真的眼神总能诱发一阵强烈的欢笑。

那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很多时候口袋里都会装上糖果,她也总喜欢拉杂,说我的母亲她认识,而且根据辈分,我的母亲应该叫她祖祖……当时,我也理不清这样那样的关系,只知道她是一位慈祥的老者,而且口袋里总有一些糖果。

平日里的老巷显得有些清寂,一条白色的巷道蜿蜒着伸向视野的尽头,中间没有阻碍,风可以肆意游荡在巷道的任何角落。巷道两侧的房屋俨然,除了守铺的人,其他房门大多是紧闭的(除了吃饭节点)。在这样的环境下,打铁的声音就愈发清脆了。

铁匠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充满神秘色彩的,怪异的表情、精湛的技艺以及神秘的眼神,对于我来讲一直都是难以捉摸的。

他左手牢牢地扣住铁钳,手臂上的块状肌肉看起来很是结实,炽热的铁块毫无松动的迹象;他的右手紧握铁锤,然后至上而下地奋力敲击着。他每一次敲击都会咬紧牙缝,此时他的面目是狰狞的,着实令人后怕,这时的他足以扼杀掉我所有好奇,就如同炙热的铁遇见冰冷的水一样,最终趋于冷淡。不过,让人折服的是,他老茧纵横的双手总能铸成精致的器具,而每逢赶场吉日,新老顾客总是会纷至沓来,挑选着适合他们的生活用具。

 
 

在日暮时分,我放学的时候,他喜欢远望这条幽长的老巷,神情凝重,复杂的情愫泛动在眼里。他的手里拖着一只长长的烟枪,用煤油打火机点燃卷上的烟叶后,闷闷地抽了起来,烟雾在他的面前缭绕,弥散在徐徐晚风浮动的暮色里,他悠长的情思便也扩散开去了。

赶集日,老巷相对平日的岑寂是非常热闹的,吆喝声、砍价声、拉杂声、笑声、惊叹声……此起彼伏,交织成老巷欢快吟唱的主旋律。

“卖包子咧,又香又甜的包子,不好吃不要钱……”老巷的深处,铁匠铺的不远处,总有行人陆续进出那家包子铺。他家的糖包子是用白砂糖、冰糖、黑芝麻、猪油、面粉混合制成的,肉包子的原料则是用猪肉酱、菜油、面粉、香葱、麻油以及时令小菜搅混制成。

包子铺门前非常宽敞,堆放着蜂窝炉。炉子上是一口大铁锅,而数个重叠着的蒸笼格子便放置在这口盛有一定水位的锅里。不用猜想,那里面肯定有一层薄薄的松毛,上面也一定摆放着整齐的包子,我似乎也闻到了一股松香和着淡淡油脂的味道,浓浓的味觉记忆里,那种油香爽口、百吃不腻的感觉瞬间溢出,诱惑着我的每一个细胞。

孩子总是这样,“初生牛犊不怕虎”,对于那个年代的我们来说,更不知道何谓天高地厚。趁着老板揉面的空隙,小伙伴儿“盛”鬼鬼祟祟地挪到蜂窝炉旁,尔后迅捷地掀开蒸笼盖,并拿出两个包子,接着又悄无声息地合上盖子,最后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

站在包子铺对面的我,甚是惊愕,我似乎看到了盛未来有一段时间将会发生的惨景。我当时问盛,要是被逮住了咋办。他只是笑盈盈地说,怎么会呢,如果真被逮住了我就说我要买包子呗。紧接着,盛塞给我一个包子,虽然我想推阻,可谁又能经得住它的诱惑呢?于是,我失去了理智。

熟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很快地,就在下午上学之际,老板不知道何时出现在我们身后,一把抓住了盛,挣脱未果之后,盛急得哭了。此时的我更是手足无措,情急之下,我从口袋里掏出五毛钱递给他,然后结巴地说我只吃了一个肉包子。

这时,老板变得忍俊不禁,“你这娃子,胆子挺大的,好的不学,专门学使坏。不行,今天非把你送学校不可!”这时盛哭的更厉害了,我的眼角也垂着泪。一想到老师批评人时的模样,想到父亲教育我的场景,我终于也忍不住开始抽泣。这时老板竟畅怀大笑起来,“行了行了,我是吓你们的。你们这些小鬼,不吓吓你们,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快到我铺子里面来……”

我和盛出于胆怯,不利索地腾挪着步子。“快过来……”只见老板从蒸笼里拿出两个包子,分别递给我们。我和盛面面相觑后,只是木讷地看着他。“小孩子应该多读书,多学本事,将来才有出息,才有更多机会到外边的世界去看一看……”说着,他将两个包子塞进我们手里。

我触摸着包子,它仍有余温,就像他说的那番话,虽然我不理解,但是它却刻进了我的脑子里。从那次之后,每当我们想吃包子的时候,总不忘缠着大人购买亦或是编造理由向他们索要零花钱来满足自己的食欲。

直到后来的某一天,我突然发现,包子铺的老板换了,包子的味道竟也变得陌生起来。于是,那家包子铺逐渐被冷落了……从那之后,我对包子的记忆就此定格。

望着这条幽长的巷道,无数行人或隐或现于老巷的尽头,有的是天真的孩童,有的是稳重的行者,还有的就是饱经风霜的老人。这些人总是在这条巷道上披星戴月地奔波着,可随着岁月的变迁,更多的人迷了路,他们从巷道的尽头走了出去,迷失在那遥远的天边,缝衣的老者如此,铁匠如此,包子铺的老板亦如此。

如今想来,老巷何尝不是一座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可基于对生活的编织,更多的人加入到乡愁的浓厚氛围中,只好借着那抹缥缈的记忆寄托悠长的情思。

老巷,这就是我记忆中的老巷,可如今的它,竟在机械的咆哮声中安然睡去……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万庆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