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座折叠的城市迷宫,在这里,没有东南西北,只有上下左右前前后后。这座山城如错落的森林一般存在着,它,是4D的,它,是垂直的,它,更是向上的。如今,迅猛发展的城市化建设推动着重

庆日新月异的变迁,而那些承载着几代人记忆的老街旧宅也在这时代的更迭中逐步淡出人们的视线,但这极富层次的山城轮廓却永远烙印在每一个重庆人的心里。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就像王家卫的同名电影《重庆森林》和重庆没有半毛钱关系一样,我这里所说的“重庆森林”也和这部电影没有一毛钱的关系,这里它就应该是重庆山城的另一个代名词——一座如“森林般”存在的城市。

这里把重庆比作“森林”和我们平常形容的水泥森林又是不一样的,一个是天然的鬼斧神工,而另一个则是人为的精心栽培。

近几年的重庆发展得太快,经济发展水平已经跃居一线城市,曾被戏称“农村直辖市”的它似乎摇身一变成了都市的“摩登女郎”。但看看近两年拍的电影里的重庆,似乎还是老样子。

2006年拍摄的《疯狂的石头》和去年上映的《火锅英雄》都是在重庆取景,但在我看来这近十年的时光飞逝给我们视觉上带来的不同不过是画质的差异和电影中人物服装造型的变化,重庆城还是那座重庆城,给人的感觉阴沉、破旧,始终不如北上广的高大上。

就算是今年大火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利用航拍把重庆的夜景拍得美轮美奂,可景别一但缩小,却还是逃不过扑面而来的市井气息和破败感,只不过在美丽的夜幕笼罩下,倒也多了几分遗世独立的味道。

 
 

被电影“做旧”的重庆给当下许多喜欢怀旧的人们找到了一个怀旧的寄托地,正如王菲在电影片尾曲《你在终点等我》中唱到:“……然后拖着自己到山城隐居”。

提到“隐居”,我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来的就是深山老林里的小茅屋,然后想到的就是那些超凡脱俗的隐士们。回过头来反观我们这些被尘事缠绕的凡夫俗子,要抛下一切隐居深山自然是不可能的,或许选择重庆这座山城短暂栖息几日,已是不错的了。

在山城有种说法叫“上半城”和“下半城”,和山上山下正好相反,上半城是现代繁华的代表,下半城则是岁月静好的象征,而其间的距离不过是一个“十八梯”的长度。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重庆人,同时也是一个资深路痴,想来要在重庆混下去也确实是不太容易。

说重庆是森林,有一点就是因为它有着如森林迷宫般数不清的巷子和走不完的梯坎。都说在森林容易迷路,在重庆也是如此,这可不是只有路痴的我一个人这样认为。

 
 

有一次用打车软件叫车,地图上明明显示我们和车的位置已经重合,但我们和司机愣是用电话沟通了半个小时才找到对方,原来是因为我们不在同一平面上,他在上面而我们在下面。

后来一个江苏的朋友来重庆旅游时,我告诉他在我们这里方位不用“东西南北”,而是“上下左右”,地图有时也不太管用,开始他不信,后来却对此深信不疑。

而我作为他的导游,主要任务就是让他的微信步数排行每天都高居榜首,因为很多时候我们会无意间拐进一条深巷,在偏离目的地的同时也会发现一些惊喜;亦或是走进地下通道,面对众多出口竟不知道该往哪儿出去。对他一个在平原长大的孩子来说,来重庆爬的梯子比他吃的盐还多,在他气喘吁吁的时候,我总会说一句话:这就是重庆最大的特色——爬坡上坎。

现在的重庆就像一个砍伐后只留下树桩的森林一样,城市进程化的发展逼不得已要作出一点牺牲,因此很多老街旧宅都面临着拆迁的命运。

破败衰落的老房子就像那一棵棵将年轮裸露在外的“树桩”一样,铭刻着一个时代的记忆。时代向前走得太快,因此我们才拼命想要抓住点什么,只希望以后山城还在,依旧有森林的味道。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欧海萍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