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一路上,我们会遇见很多人,我们并肩、同行、挥别,然后再遇见其他人。他们或热情或冷漠,我们的交情或深或浅,一切好像都源于一个俗不可耐的“缘”字。有缘我们则

会相遇,即使错过,有缘我们也会再见。希望我们在生活中都能遇见如此热忱的“朱师傅”,也希望我们在待人接物时能珍惜和“朱师傅”的缘。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朱师傅是我家楼下物管,圆脸,胖肚子,刺头,无论走到哪儿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豁达得很。我前年搬到这里,与他互不认识。

我在网上购物,很少买其他东西,十个包裹,九个是书,一个是生活必备品。以前楼下没有寄放箱,全靠物管收取。起初有快递员打电话,叫我确认包裹。我常年在外上班,自然是托物管代收,下班再去取。

一来二去,倒和朱师傅熟悉起来。每次有包裹,若他值班,会隔老远喊,「你的书到了」。次数稍多,他改成,「眼镜,你的书又到了」。今年夏天演变成,「你买这么多书,下次搬家可有得搬」。言语间,颇有些替我着急。

不过在他心里,还是觉得读书好,用他的话说就是,「当年要是多读点书,我现在也不至于当物管」。听他这么说,我是不以为意的,读书什么时候都不晚,有位老奶奶60岁学写字,现在七十多了,还出了书。

我是个慢热的性格,对朱师傅的热情,起初只是笑笑,拿了包裹就走。等到熟悉后,不好意思的说声谢谢。

到最后拿上包裹,会和他攀谈几句,所聊之事颇为单调,无非是住在哪里,家里几口人,不值班的时候会做什么等等。现在想想,大多数话题已记不得,唯一有印象的是,这老头儿喜欢倒腾机械。

今年夏天,我拾起夜跑,每到夜深会跑上几圈。跑完回家,路过物管处,若朱师傅在,会看见他修东西,有时候是闹钟,有时候是收音机,有时候是手表,种类繁多,也不知是他家的,还是楼上住户请他修。

看得多了,有次实在忍不住,我问他,修这些干嘛,直接买一个得了。听到声后,他抬起头看看,一副老花镜架在鼻梁间,像个老学究。见是我问,他笑笑说,老了,夜里值班,大晚上总得找些事做。嘿,有趣的老头,我心想,对他打发时间的办法颇为赞赏。

 
 

正所谓「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有晚夜跑,我把钥匙落家里,没法回家,急得团团转。到楼下,正值朱师傅值班,我问他,现在还有开锁匠没。他见我着急忙慌的,看看时间,夜里十点。很抱歉的对我说,这点儿真没有开锁匠。

当时我穿着跑鞋,短裤,短袖,手里除了手机,什么都没有,他这么一说,那肯定是没人开锁。见我惊慌失措,他忙安慰我,问是否还有备用的钥匙。

多亏他提醒,让我想起办公室还有把钥匙,于是急忙给同事打电话,找她拿办公室钥匙,一小时后顺利拿到,开门回家。高兴地忘了对他说声谢谢。

钥匙拿回来后,事儿没完。我多了个心眼,想找个近一点的地方存把备用钥匙。思前想后,出于对朱师傅的信任,我让他帮忙保管。

朱师傅知道我一个人住,倒是不推辞,不过他不帮忙保管。原因是他值班时间不固定,若我钥匙掉后,找不到人怎么办。原以为这事儿不成,好在他脑子转得快,为我找了个地方把钥匙藏好,藏好后,像是捉迷藏般对我说,这个地方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放心。

自此以后,每次上下班,遇到他值班,我要么对他笑笑,要么客气地问他吃饭没。他多是笑笑,若有包裹,还照样提醒我,只是言语比以往更热情了。

夏去秋来,中秋节后我开启了加班模式,每天早出晚归,为国庆节做活动忙碌,有时候忙到早上六点回家,他看见后,会心疼的叫我注意身体。我又累又乏,勉强的笑笑,说声谢谢关心,回家像挺尸般倒头就睡。

国庆节七天,我每天早上六点出门,晚上八点回家。早上若撞见他,会打趣的说,天不亮就出门,这钱赚得完吗?我叹一口气,无奈的说,没办法,这钱我也不想挣。

就这样,我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其他,和他碰上,偶尔聊一两句,不多。

 
 

原本想等到忙完,找个时间好好感谢他,没曾想前天回家,刚踏进小区,他走过来,把我拉在一旁,悄悄对我说,钥匙还在原地,只有我俩知道的地方。

我楞了一愣,心想他提这事儿干嘛。见我一脸疑惑,他说,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在这里工作,上面说我年纪太大,把我辞了。言语间破为无奈,原来他是在向我告别。

我那天加班,脑子是闷的,加之平时不爱说话,原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快速走开。回到家后,我躺着床上,想想再也看不到他那弥勒佛般笑嘻嘻的样子,不知怎的,眼泪不知不觉掉下来。

前段时间读《北京折叠》,偶然间看某谈话类节目,见曹星原说,以前她并不知道自己办公室为何如此干净,直到某天到学校有点早,开门时,撞见清洁工在帮他打扫房间,那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的折叠早已在无形中存在。

每个人生命中或多或少会有那么些人,无缘由的在一起,无缘由的分开,如同《百家姓》的作者杨葵,他把身边有过交集的59人,用描白的笔法,一一记录下来。在这本书里,有的人还与他有联系,有的早已飘散在风中,有的过上幸福美好的日子,有的仍然对生活充满向往……

人一生中,如果算上擦肩而过的,会遇到多少人呢?有多少人值得被人铭记?亦或是他们的生平事迹,是否值得书写。

一直以来,我坚信最朴实的文字,就是勤勤恳恳的把身边的人、事、物记录下来。而大多数人并非觉得这是种正确的想法,多想着成为文学家、小说家。写字原本是件简单的事,用心观察,用心去写所熟悉的人、事、物,哪怕他们与你只有一面之缘。

多数人太过于在乎文笔,却忘了我们生平写下最美好的文字,说不定是给父母的一封信,或喜欢人的一首诗,一条短信。

只是除去父母、亲朋好友,我们是否对那些生平交集并不深的陌生人有过一点感激?但愿你不会如同我与朱师傅这样,后知后觉。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小山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