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孤陋寡闻,一直以为黄桷兰就是黄桷树开的花。其实从小对黄桷兰就不陌生,每到花开时节,路边不乏提着小篮兜售的老奶奶,洁白含苞的黄桷兰被细巧的红线串着,躺在垫着手帕的篮子里,远远的也

散着香。记得小时候,妈妈总爱买上几朵新鲜的黄桷兰用环形针给我别在胸前,伴着阵阵幽香,连步子都雀跃了起来。入夜,再把香了一整天的黄桷兰从胸前取下,放在枕边,香气萦绕在房间,入梦助眠。这是童年的味道,如今,早已成年的我,路遇阵阵黄桷兰香还是会驻足回望,寻找兜售黄桷兰的老奶奶,还是熟悉的香味,还是熟悉的红线,只是长大后的我雀跃的步子迈得比儿时更大了。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我一直认为味道是很神奇的东西,它就像一段记忆的封印,即使画面早已模糊不清,但当你无意中嗅到相似的气味,它就能瞬间把你带回过去,来一场短暂的灵魂穿越。

饭后消食散步,无意间嗅到一缕黄桷兰的幽香,让我不禁驻足停留,任凭这芬芳将我带回遥远的90年代。

相信大部分重庆人都有同样的黄桷兰情结,她比不上玫瑰娇艳,更不及牡丹名贵,甚至不像山茶一样有个官方身份。她的外貌普普通通,甚至至今还有人认为黄桷兰是黄桷树开的花。

她静静地开在某个小院,你从街上过,只闻得到它淡淡的芬芳。她最闪耀的时刻就是被一根细细的棉线串起来,挂在少女白皙的脖颈上。

小时候,我家对面是一个粮站,大大的铁门时常紧锁,只留一侧让人通行的小门。跨进去后,便是一处开阔的行车地带,道旁两行黄桷树,一到了开花时节,其中一株就无法再伪装了。

她在枝芽上结出一个个小小的乳白色的花骨朵儿,从这时开始,那清幽甜润的香气便远远散播出去,待到含苞欲放时,香气最盛。

 
 

我每天最期待的时刻,就是晚饭后,一家人散步到粮站,这也是小镇上的人们喜欢聚集的地方。

男人们有的一手拿着收音机听新闻,另一只手里转着绿莹莹的保健球;有些上了年纪头发花白的大爷点着旱烟嬉笑怒骂;女人们有齐耳短发的,有扎长辫的,围在一起聊着家长里短。

小孩儿们有的撒欢儿追逐,笑声不绝,现在想来,也不知在乐些什么;女孩儿们在开了花的黄桷兰下捡了花玩过家家;而男孩儿们更爱滚铁环,铁环在水泥地上敲出叮叮当当的交响。

那个时候,妈妈的一条长辫又黑又亮,歌词里“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美丽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细又长”,幼小的我坚定地相信这就是唱的我妈妈。

爸爸的头发还很茂盛,想必如今已习惯地中海的爸爸还是很怀念过去的。他戴着酒瓶底那样厚的眼镜,穿着工厂的灰色套装,把我高举过头顶,让我骑在他肩上去摘那枝头上新鲜的黄桷兰。摘下的花拿回家用棉线串起给我戴,剩下的放在衣柜,每件衣服都熏上了兰花香。

 
 

有时候放学了不直接回家,跟几个小伙伴跑到粮站跳绳。一根幼儿手指粗细的黑色橡皮筋,被三个呈三角站立的女孩儿崩在脚腕处,另三个女孩各占三角的一边,数着拍子跺三下脚,便如舞蹈般跳了起来。

“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

橡皮筋被小姑娘们在脚下翻成了花儿,因着一旁的黄桷兰,这花儿仿佛也透着淡淡的清香。

忽的听见从粮站外远远地传来一声,“婷婷,回家吃饭了!”小伙伴们便各自背上书包往回家的路奔跑。之所以对婷婷印象深刻,全是因为她妈妈在解放碑给她买的价值不菲的美少女战士书包,那真是我们全班女生的心愿啊!

关于那时的回忆,飘散着的都是黄桷兰的味道,那种不浓烈却镌刻在记忆深处的芬芳,就像那时的生活,简简单单,却令人生悦,难以忘怀。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想吃鱼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