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棒棒军,一个特殊的劳动群体,一根扁担或竹棒两根尼龙绳便是他们谋生的工具。在重庆的街头,你扯嗓子的一声“棒棒”便可以引来他们的簇拥,双手握着扁担或竹棒,黝黑的脸上淌着汗水挂着憨厚

的笑容,特别亲切质朴。他们是重庆这座山城的缩影,三五成群,随处可见;他们走街串巷,凭着宽广坚实的臂膀帮市民负重,肩挑背扛,爬坡上坎;他们热情实在,淳厚朴实,挑物扛货的价格也是三言两语便谈定。在讨价还价时,大家一定不要因为块块钱而为难他们,这大热的天儿下力人找的都是辛苦钱,对于咱们来说微不足道的块块钱,或许就是他们养家糊口的积累。很想对这群棒棒军说一声谢谢,谢谢你们为这座城市付出的汗水,你们辛苦了!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夏日正午,被烈日烘烤的城市大地一片滚烫。

“蒋老三,蒋老三!”同伴对这个叫蒋老三的人大声喊道:“别睡了,业务来了!”正在树阴下打盹儿的蒋老三,蹭地一下起身,扛起扁担,朝一辆下货的货车飞奔而去。

有一群像蒋老三这样的人,在重庆城里靠着一根扁担下力气谋生活,前些年叫农民工,现在文明一点了,叫他们“师傅”。不过在重庆城,他们有一个全国知名的名字叫做“山城棒棒军”,那是十多年前,一部同名电视连续剧,让这群人在全国名气更大了。

这些“棒棒军”,无论老家在哪片田园哪座山梁,我都认为,他们是我的老乡。

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他们隐身在城市的阴影里,成为不能显影的底片。所以,我们平时无意中瞥见的他们,总是影影绰绰的样子。忙碌地淌着汗水扛着货物或是疲惫地蜷着身体倚着角落困上一觉都成为了他们日常的缩影。他们在这个城市的一点睡眠,严格意义上讲,并不算睡眠,是潦草地打个盹儿而已。

 
 

我家对面马路上,一排排整齐的香樟树站满大道两端。我一直认为,树是一个城市的衣衫,它们在风中轻舞飞扬的样子,就是城市温柔的表情,内心的涟漪。

而棒棒们常常蜷缩在树下,胳膊撑着脑袋,或者把脑袋歪靠在树干上,响起了轻微的鼾声,让人联想到乡间夜晚的蛙鸣。有时候,他们又像是一群乡村的鸡,半闭半睁着眼帘,在这种半梦半醒之间随时等待觅食。

他们的觅食,就是突然听到一声吆喝:“棒棒,棒棒,过来抬东西!”就像听到号令枪发令,他们脚一抬,胸一伸,以百米速度冲刺。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业务来了。

这一群人,他们在乡下,在群山连绵的山坳里,扛着一根扁担,一扛就是一辈子。所以,他们的肩膀,总是习惯性保持一种倾斜的姿势,就像在城市,他们总是以一种谦卑的姿态让路。农活之余,他们来不及卷起裤腿,又扛着一根缠满绳子的扁担来到城里做苦力,买下柴米油盐,养家糊口。

在城里,他们被唤作“棒棒”。这个称呼,他们并不介意,就像乡下小时候的诨名,每次听到“棒棒”的声音传来,他们就乐呵呵地跑到你跟前来,等待吩咐。其实有贤达之人早就发话了,要称呼他们为师傅。所以有一天,我的儿子喊:“棒棒,快来把废报纸挑去卖了。”我突然伸手给了儿子一耳光,我感到这声称呼把我刺伤了,好痛好痛。

 
 

其实我对他们的凝望,最多是他们在白天的睡眠状态。

在这夏日闷热的午间,他们三五成群,躲在树阴下,起初是聊聊天,后来,有人打起了哈欠,头一歪,便睡去了。

我还看见几个人,他们彼此那样靠着,亲密无间地睡去了。或者,把头靠在一根电线杆子下,开始了简单地打盹。有一次,我看见一个男人把双腿伸得直直的,让一个同伴把头仰靠在他的大腿上睡着了,而在那一个人的身上,又歪靠着一个人的头。

他们就这样,或倚,或躺,或靠,或伏,或蜷,或弓,或抵,或弯,或抱,或缠……保持着最艰辛的姿势,在打一个盹,经历一场小小的睡眠。

每当我走过他们身边,我就会对自己悄悄说:嘘,轻点,不要吵醒了他们啊。每当我经过他们身边,从脚底蔓出的根须,就会把我的心坎儿无声地缠绕,让我疼痛不已。

我曾经患过严重的失眠症,在床上反复折腾却难以入眠。后来,当我看见这些来自乡间大地上的农人,他们那种辛苦却知足的睡眠姿势,我突然释怀了。我睡得很香,有时候还梦见月光,甚至看到了满天繁星。

我的老乡们,在这酷热的夏日间隙里,好好睡吧,哪怕是打一个短短的盹儿。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李晓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