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篾匠的故事我们上回书有说到过,安居古城大名鼎鼎的篾活儿手艺人,人送外号“杨箩篼”。杨篾匠做起篾活儿来那是一绝,全凭手上过的真功夫,何曾想,杨篾匠还掌握着另一门手上过的绝活——

打牌。卖蔑器的钱便是赌资,这边手上过进来,那边手上过出去。有句玩笑话说,十亿人民九亿赌,可这赌博确是不正之风,摊上这兴趣爱好也是毁人,毕竟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啊。还望杨篾匠多做点编篾货的手上活路儿,少沾染点打牌赌博的手上活路儿。

 
《渝人记》是腾讯大渝网精心打造的一档以日记、随笔或杂文的形式记录重庆人生活剪影的精品原创文学栏目。时而开怀酣畅,时而心酸动容;或者云淡风轻,或者快意情仇;要么大笑一场,要么大哭一场——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这里有名家手记,更有百姓心语,把你的经历见闻、所悟所想写出来,让我们共同分享生活在重庆的点点滴滴。投稿文章须未经发表,字数800-2000字,来稿请发送至主持人邮箱2985726322@qq.com,邮件标题格式:《渝人记》+文章标题+作者名。
值班编辑:
官方微信:(微信号:大渝网)
投稿邮箱:2985726322@qq.com
 
重庆人的印度瑜伽之旅回国后的很多时候,我都常常想念在那儿的....[详细]
乡村崽儿“耍事儿”多现在的我已经离开故乡多年,再也没有见到....[详细]
谁说歌乐山没有神经病虽然我装着很镇定,但是我心里非常害怕。....[详细]
送别家公听到家公走了的时候,我的心砰的一下,有....[详细]
也许我是一个“假”重庆人我喜欢重庆人骨子里的热情与直率,我爱重....[详细]
你凭啥占我便宜真正的朋友,会珍惜你的一切:价值、劳动....[详细]
归哉!阳村喜欢故乡无雨有风的天气,橘树结出果实的....[详细]
在重庆的那点小事儿记得到重庆后秋生带我吃的第一顿就是小面....[详细]
人生何处不迷茫正所谓“名缰利锁寂寞路,逍遥自在是平常....[详细]
灶洞里烧汤圆,烫嘴巴还没凉透,我就急不可耐的伸出黑黢黢的小....[详细]
再见超哥我们到达目的地时,超哥还未来。古语有云....[详细]
故乡小镇小镇的深处,残留着一段石板街,那是古老....[详细]
 
 
 
 
 

夏天,是篾匠最忙的时节。农忙要用的篾货供不应求,凉床席子椅子扇子都十分畅销,篾匠一天忙到黑都不得空闲。

杨篾匠的篾货,那更是跛子的屁股——翘货。每月逢1、4、7号安居古城赶场,在琼江和涪江交汇处的安居码头,那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你一眼就可以看到杨篾匠。

但你看到的又不是杨篾匠,而是一大挑背篼、箩篼、箢篼和簸箕、撮箕、筲箕。它们从渡般里慢慢地摇到码头上,再一摇一摇地沿着河岸边的石梯坎缓缓而上,融入安居古城热火朝天的赶集中。

一路上,卖包子馒头油条豆浆的,算命测字看相打卦的,不时有人大声地跟杨篾匠打招呼,“杨篾匠,卖箩篼嗦!”说着把嘴角笑到了后项窝。“箩篼”在重庆话里还有另一个意思——“屁股”。

对此他从不回话,只顾担着篾货走,但遇到认识的“麻疯病人”,就免不了要陪个笑递根烟或者接根烟,然后约好散场后去茶馆搓两把麻将。所谓茶馆,其实是赌馆,因为老板不要茶钱,只收牌桌子钱。

乡场的桥头是杨篾匠摆摊的地方,桥上商贩顾客人来人往,吆喝声讨价声不断。杨篾匠就这样被夹在吆喝声中,安静地吃烟,一根接着一根,然后收钱补钱,五块十块……

杨篾匠手艺好篾货翘,但我认为他勉强算半个手艺人,因为作为篾匠的他更大的爱好却是赌。只可惜运气不好,十打九输。钱输光了,就回家做刷把。做刷把卖刷把都不讲究季节,家家户户一日三餐,要吃饭就要洗锅,洗锅就要用刷把。刷把好脱手,做的速度又快,他分分钟就可以搞好一把,在这方面杨篾匠确实有两刷子,但转眼又把钱拿去牌桌子上输个精光。

不过不管怎样输钱,杨篾匠在编农忙用的篾货上从不乱规矩,只有进入伏天后,才会砍竹子做箩篼背篼箢篼等等,因为春天的竹子要发笋子,砍了竹子影响笋子,还有就是上了水的竹子做篾器不耐用。

 
 

杨篾匠打牌,牌风极其恶劣!赢钱时使劲发烟哈哈大笑,屁眼儿都有笑脸。输了钱就使劲吃烟又决又骂,裤儿都要浑落。

但杨篾匠做篾活儿的时候,却完全又是另外一个人:只见他坐在一方小木凳上,嘴里叨根烟,微眯着眼摇着头跟着收音机里的京剧哼哼,显得那么地怡然自得,满脸都是作为篾匠的满足感幸福感,快活似神仙。

他双腿夹着半成形的箩篼,双手熟练又灵活地来回摆动,箩篼便开始层层叠叠地生长起来,长长的篾丝随着他手臂上突出的青筋跳跃、飞舞,在周围划出一道道近乎完美的弧线来,竟有“形未动,神先领,形已止,神未止”的味道。唐代诗人李群玉对此亦有诗赞曰:“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珥时流盻,修裾欲溯空。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从小我就对手艺人感兴趣,不管是篾匠木匠石匠泥匠,还是修表磨刀补锅打铁,对他们那种一步一步做活儿时的仪式感特别执迷,我可以站着看半天不去屙尿。

就拿杨篾匠编撮箕来说,他叨根烟哼着曲儿,带着把弯刀慢慢地摇进竹林,不一会儿就砍了几根水竹回来,又上坡去砍铁篱笆树。他先把铁篱笆的旁枝清理干净,然后再烧一堆谷草,把铁篱笆枝用火烤成“U”型,用绳子把两头连起来固定住,再挂墙上让它冷却定型,撮箕的筐架骨就做好了。

然后,喝口茶吃上一根烟,再开始劈竹子划篾条。他先把每一根竹子用刀小心地砍掉、修平每一个竹节,再把一筒青竹对剖再对剖。编织用的篾条,须要把篾条的竹皮和竹心剖分成青篾和黄篾,篾器主要用青篾,柔韧又有弹性,黄篾因柔韧性差又不耐用,就用来放厕所里刮屁股。杨篾匠手法老练,剖出来的篾片,粗细均匀,青白分明。接着再将青篾剖成青篾丝,就开始了他“轻拢慢捻抹复挑,先为霓裳后绿腰”的编织之舞。

 
 

杨篾匠的手艺不只用在篾货上,他终究是个会篾活儿的赌徒。一年冬月,杨篾匠一上午只卖掉了两个烤火的灰笼儿,就准备渡船回家打麻将了。

在安居码头看到郑眼镜在卖甘蔗,见他刮、削、砍、切、划,刀法老练而麻溜。杨篾匠的赌瘾一下子就发作了,就上前要跟郑眼镜赌划甘蔗吃豁皮。

郑眼镜卖了十多年的甘蔗,早练就了一手漂亮的刀活儿,于是一口就答应下来。赌一捆甘蔗,约二十来根。人群立马聚拢过来,瞬间就把他俩围了起来。

赌划甘蔗就是拿根甘蔗立地上,用刀尖按住甘蔗梢尖找好平衡,然后抬手举刀,对准甘蔗一下劈下去,削掉的甘蔗皮长度,就是你赢得的甘蔗长度。剩下的由另一方再划。如果你一刀下去直接把整根甘蔗划到根,那这根就全部归你了。最后按长短比输赢,输了的付钱。

郑眼镜发话了:“你杨篾匠划的是竹子,划甘蔗还得看我的郑家刀法,今天我就让你开开眼!这样嘛,你是客,我让你先来!”

看客们一阵欢呼和掌声。

杨篾匠不说话,只见他竖立起一根甘蔗,竹根一样的手指紧握住小刀,看客们还没准备好,他突然手起刀落,好一个漂亮的一刀到根!剖开的两半边甘蔗竟像是量过一样均匀。

郑眼镜还没来得及后悔,杨篾匠两根、三根、四根……欢呼声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把整个码头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这是杨篾匠赌博生涯中有史以来第一次拿到“大满贯”,也是唯一的一次。

篾匠的绝活儿全在手上,打麻将的绝活儿,也在手上。杨篾匠,一个会篾活儿的赌徒,却一辈子都没看清楚想明白,此手非彼手。

版权声明:腾讯大渝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主持人:向开心 文:何磊
出品:腾讯大渝网新闻中心 联系方式:023-86898739
获取更多新闻
关注大渝微信
关于腾讯·大渝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渝律师 | 大渝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Copyright © 1998 - 2015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